当前位置:首页 > 成败故事 > 名人轶事

最後一个和尚--慧明法师

运河岸畔的紫金滨,既是京杭大运河的一条支流,又是江南水乡一个自然村落的地名,地处杭嘉湖平原腹地。

在紫金滨南岸,有一座千年的古刹灵山寺。现在的灵山寺已仅存山门。山门砖壁高逾数丈,构建坚挺。正门上额刻有「灵鹫圣地」四字。站在这衰落不堪却巍峨犹存的山门前,让人可以想象到昔日的灵山寺是何等的气宇轩昂、气象庄严!

灵山寺内一片废墟。庭院右侧,屹立著一块巨石,高约两米,光可鉴人。还有一口千年古井,目力所及之处,只是一片黑暗,深不可测。再一里开外,便是海拔五十米的半山坡。在这水乡平原,灵山寺能够倚山临水,确是一块风水宝地了。

灵山寺始建於唐宋,兴盛於元明。紫金滨距离运河镇不过水路十里,舟楫往来十分便利。据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年)由乡贤修撰的《运河镇志》记载,旧时的灵山寺最隆重的佛事,是每年农历七月三十前後举行的「晒经会」。和尚们将寺中所藏经书,置於庭院中摊晒。传说中凡是翻晒过经书的人,菩萨将保佑其取得好收成。这一带乃江南蚕乡,四乡八邻蚕农无不纷至 来,在烈日下挥汗翻经,祈求菩萨赐福。

清末光绪年间,灵山寺已日渐败落。尚存天王殿、观音殿等。天王殿内,虽然大肚子弥勒依然笑呵呵地,可是走进这殿堂,四大天王仍然使人感到喘不过气来,谁都不敢张狂放肆。

光绪三十三年(一九一○年)初冬的一个深夜,灵山寺的最後一个和尚慧明法师舍命相救被太湖匪徒劫持的十数个良家女子,被匪徒绑於寺内庭院右侧的巨石上活活烧死,灵山寺也被也被一把大火毁於一旦。从此,灵山寺便徒有虚名。

然而,废墟里的那块巨石上,每逢雨雪霜露,便赫然映现出一个年轻和尚,神态安详。

历经百年,巨石上的和尚身形清晰依然,让人不胜惊叹!於是,那久远而又神秘的传说,就在後人一遍又一遍的怀想里,栩栩如生地复活了。

@@@@@@@@@@二

灵山寺的最後一个和尚--慧明法师,年仅三十来岁。长的眉清目秀,神态不俗。

慧明法师不是本乡本土的人,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但他来自何方,却是谁也说不清楚的。那时候,多少紫金滨人怀著好奇心,打听他的来历,慧明法师只是含笑不语。慧明法师主持灵山寺已有五、六年了。他散淡随和,又能医病治疾,在紫金滨深得人缘。

紫金滨地处肥沃平原,历来民风淳朴。他们好生善待慧明法师这个远来的和尚,都把他当作客居异乡的亲戚。清明的甜麦塌饼、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饼、腊月的年糕,还有各式时鲜果蔬∶春菲、竹笋、西瓜、桃子..总有人忘不了给慧明法师捎上一份。慧明法师双手合十答谢∶「阿弥陀佛,不敢不敢..」推辞不得便笑纳了。入乡随俗,随缘而至,不可悖逆了邻里人家的一片好意。

慧明法师每天五更起床,洗漱完毕,便把门首、庭院、天王殿等打扫得乾乾净净、井然有序。似乎从来没有人见他做过佛事,倒是常常看到他在灵山寺外的一块地上莳弄作物。

寺内无佛事,却也有尴尬事发生。一日傍晚,慧明法师从地里回到寺内,忽闻天王殿内传来男女求欢声,心生疑惑,便撞进门去,却见两个痴情男女光了身子,在弥勒佛前的蒲团上,正行鱼水之欢。慧明法师如遇电击一般目瞪口呆∶「阿弥陀佛..」那两个男女惊的手足无措,稍顷回醒过来,双双跪於慧明法师面前,不住地磕头∶「求大师饶过我们,大师开恩..」慧明法师闭了双眼∶「快快离去,休得再来玷污佛家净地。」那两个偷情男女即羞又愧,胡乱地穿上衣服,慌不择路地逃出了灵山寺。

那时,灵山寺左右两边都是田地。慧明法师下地干活的时候,总是遇到三五成群的乡民在各自的田地里耕种劳作。慧明法师与乡民们一边干活、一边热情地寒暄招呼,没有一点儿隔阂。说笑之间,时间就飞快的溜走了。乡野之地,乡民们往往说著笑著便打岔了。这不,一个妇人侃起了「荤话」∶「慧明法师,晚上寂寞不寂寞?要不要找个小媳妇?」对面的桑园里一阵哄笑。慧明法师白净的脸上泛起潮红,连忙低声念∶「阿弥陀佛..」又一个妇人接著喊道∶「你要是觉得慧明法师寂寞,乾脆把你那宝贝女儿阿兰嫁给他--」,「我是想把女儿嫁给他,可他不要呢--慧明法师你说是不是?」乡村妇女的玩笑没遮没拦、无拘无束、把慧明法师臊得满脸通红,只顾低头干活。

慧明法师认识这个叫阿兰的姑娘。文静秀美、亭亭玉立。去年春上,她患了失眠症,整夜整夜不能入睡,多次外出求医不愈。身子便日益消瘦起来,面黄肌瘦、神情憔悴。

有一天,阿兰姑娘由她娘陪著来到灵山寺,在弥勒佛前虔诚地求拜。慧明法师问明情由後,开了一张处方∶

石菖蒲三钱、五味子三钱。

然後交予阿兰娘,说∶「试试这个方子吧。药抓回来以後,加两碗水、黄酒六钱,水煎,滤汁後在睡觉前三小时服用。记著,要连续服七天。」

阿兰娘半信半疑地照著做了。一个疗程後,阿兰的失眠症果然痊愈了。晚上悍然入睡之後,一觉睡到了大天亮,面色也红润起来了。喜得阿兰娘逢人便说∶「州府的郎中都不及灵山寺的慧明法师。」还带了阿兰专程来拜谢慧明法师。慧明法师阻挡不及,只见阿兰已双膝跪地∶「谢谢慧明法师--」,慧明法师赶紧还礼∶「阿弥陀佛、快快请起。」

慧明法师妙手回春,十分了得。名声传开,村民一旦患有疑难杂症,便来找他医治。到了後来,外乡村的病人都慕名而来,求医问诊。慧明法师有求必应,态度和蔼,且分文不取,所以口碑极好,都称他是华陀再世。

运河镇上有一个做蚕丝生意的绅人,他的公子患「羊癫疯」,发作起来跌倒在地,口吐白沫,十分可怕。寻遍医家、化费千金,无奈顽症难愈。闻得乡人传说,这绅人立即带了公子快船而来,见了慧明法师便许愿∶「法师若能治愈小儿病根,当以千金酬谢。」慧明法师淡淡一笑,祥察病情後,提笔开了处方∶郁金六钱、明矾六钱、全蝎六钱。又仔细嘱咐了一番服用方法。半年之後,绅人欢天喜地赶至灵山寺,对慧明法师说∶「法师真乃神医也。小儿服了法师药方後,从未复发。只是,当初一诺千金..」,慧明法师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但求众生平安,岂为钱财?」绅人听了甚为羞愧,在弥勒佛前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又向灵山寺捐了一百两纹银。

@@@@@@@@@@三

光绪三十三年(一九一○年),初冬。

一天深夜,沈睡中的慧明法师被灵山寺外的敲门声、吆喝声惊醒了,他赶紧披衣下床,打开大门。只见一夥汉子掌著明晃晃的火把,涌入灵山寺,随後押进来十几个哭哭啼啼的女子,个个都年轻标致。慧明法师定眼一看,阿兰姑娘也在其中,她绝望而又哀怜地看了慧明法师一眼。慧明法师悚然一惊。

一个匪首模样的汉子,满脸络腮鹤樱凶神恶煞般地对慧明法师说∶「借你的宝地用一下,把这几个女人关起来,我们还要出去办事儿。」

慧明法师冷冷说道∶「阿弥陀佛,敝寺..」

「少棉嗦!」匪首吼了一声,踢开天王殿的大门,把这些年青女子推进殿内,又留下两个喽罗严加看守∶「要是跑了一个女人,小心你们的脑袋。」说罢,把手一挥,其馀土匪飞快下船,疾速而去。

慧明法师走过天王殿,殿内女子泣声嘤嘤,深夜听来,尤为悲切。他回到卧室,心乱如麻。他知道,这夥太湖匪徒劫财劫色,恶名远扬。每到一处打劫,必有内线。哪家有财物,哪家有美女,都是一清二楚,所以屡屡得逞,气焰嚣张。这夥强盗,肯定又是去打劫了,而且将很快折回,天亮以前逃离紫金滨。这些良家女子,看来难逃厄运。

慧明法师苦思良策。自己身单力薄,断不是那两个匪徒的对手。若鲁莽行事,丢了自己的性命不说,那些女子却是一个也救不了。去报官府?时间也来不及了,走运河镇回来一趟,怕这些良家女子早已被匪徒掠抢而去了。怎麽办?在万籁俱静的黑夜里,他甚至听得清自己的心跳声。

终於,心急如焚的慧明法师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他点亮蜡烛,熬了一锅稀饭,放了食盐和蔬菜,又加了几味草药,把稀饭煮得清香四溢。然後,端到天王殿门口,谦恭地对两个匪徒说∶「敝寺乃清净之地,请两位施主就此素斋充充饥吧。」两个匪徒闻著香味,高兴极了∶「和尚,多谢了。」便狼吞虎咽般地喝完了稀饭。没过多久,忽然睡意袭来,竟然在地上酣睡起来。

慧明法师立即打开殿门,唤了一声∶「阿兰姑娘..」,阿兰闻声泣道∶「慧明法师,救救我。」殿内女子一齐哭喊起来∶「法师,快救救我们吧。」慧明法师赶紧制止大家别声张,并飞快地为她们逐一松绑。幽暗的烛光下,慧明法师神色庄重,对大家说∶「你们马上从後院出去,翻过半山坡,再四下分散躲藏起来,到了天亮就没事了。」众女子跪下磕谢,慧明法师一跺脚道∶「时间紧迫,还不快走。」

看著众女子终於逃出魔掌,慧明法师不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忽见阿兰又急匆匆冲进殿来,拉起他的手说道∶「慧明法师,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慧明法师抽回自己的手,坚决地说∶「我不能走!」阿兰充满忧虑地说∶「你放了我们,那些土匪要杀了你的。」慧明法师神态安详∶「若是在劫难逃,我又岂能苟且偷生?阿兰姑娘,你快走吧!」阿兰双眼噙泪,动情地叫道∶「慧明法师,你..」慧明法师决绝地挥了挥手,转过身去。

阿兰一步三回头,哭泣著离开了灵山寺。

@@@@@@@@@@四

三更时分,匪首带了人打劫回来,在灵山寺外又是敲门又是叫喊,观内兀自寂静无声,撞进门去,只见那两个看守得匪徒倒在天王殿门口,犹在呼呼酣睡,踢了两脚,没有任何反应,又一脚揣开天王殿的大门,却见殿内空空如也,那些年青标致的女子全无踪影。

--唯有慧明法师,端坐於蒲团之上,仿佛入定一般。

满脸络腮胡的匪首气急败坏, 空一掌把慧明法师打倒在地,一脚踩著他的胸口∶「臭和尚,竟敢坏我的好事!说,你把这些女人藏到哪里去了?」

鲜血从慧明法师的嘴角渗出,他双目炯炯有神,直视匪首冷冷一笑道∶「本无所来,去无所去!」

匪首需发皆立、双目圆睁,对著慧明法师的胸口狠狠踩了下去,慧明法师痛苦地弓了身子。匪首喝令左右∶「来呀,把这臭和尚绑到外面石头上,给他点天灯。」

匪徒们把慧明法师拖出天王殿,绑在庭院右侧的那块巨石上,又抱来一堆柴禾,置於他的脚下。

匪首咬牙切齿地说∶「不知好歹的臭和尚,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点火!」

慧明法师淡然一笑,抬头仰视苍穹。浩渺无际的天空一片幽蓝,宽广而宁静,无数的星星在煜煜闪烁。这是一个多麽美好的夜晚啊!

熊熊的大火燃烧起来,疯狂的火舌吞噬著慧明法师的法衣和肉体。慧明法师神态安详,犹如凤凰涅盘一般,在烈火中更生。

众匪徒惊慌失措,弃了火把逃离灵山寺。丢弃得火把点燃了天王殿,并迅即蔓延开来。

@@@@@@@@@@五

阿兰并没有逃远,她隐藏在半山坡的树丛里,注视著山脚下的灵山寺,牵挂著慧明法师的生死安危。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祈求著∶「菩萨保佑慧明法师平安无事!」

当灵山寺的大火映红了黎明前的天空时,阿兰猛然惊醒了过来,她不顾一切地冲下山来,冲进灵山寺。

天王殿烈焰熊熊,灼热的空气如巨浪扑来。那块巨石上已一片通红,慧明法师形骸犹在。

「--慧明法师!」

阿兰充满悲怆地呼喊了一声,晶莹的泪珠从她秀美的双眼里涌了出来。在泪眼朦胧中,阿兰仿佛看到,眉清目秀的慧明法师微笑著遁身而去。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