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败故事 > 名人轶事

皇帝与和尚的故事(三)

法师高材,时称四绝

文帝天嘉年间,有一位洪偃法师,才重一时,甚为文帝所敬重。
当时齐国有一位才华高绝的崔武子,出使陈国,陈国早惮崔武子
的大名,知道他要来,竟无一人敢出任接待伴对之职,文帝临时
决定请才学双优的洪偃法师任接待武子之职。崔武子与洪法师畅
谈以后,竟使那位目空一切的崔武子,加叹而归,敬佩不巳。从
此洪法师即为全国朝野所钦仰。因此,朝庭上下都劝迫法师返俗
为官,于朝庭出任重职。如后秦姚兴迫使道恒、道标返欲为官,
唐太宗劝请玄奘大师返俗一样。皇帝的本意是爱才,可是这些法
师都是不为名利所能诱惑的法王之子。

洪法师因此绝食以死自誓,皇帝不敢强其意志,法师当时有四绝
之称,即是姿容、德行、文章、草隶、冠绝天下。  法师临死
时,对弟子们说“世人为贪心所暗,贪已则惜落一毫,贪他则永
无厌足。至于身死之后,还要高其坟,重其椁,要想在九泉之下,
交结四邻,以为自己富贵。真是可悲可叹!我死之后,把我的鄙
形布施飞走众生即可。”法师圆寂后弟子们遵其所嘱而行。

文帝驾崩后,由他的弟弟宣帝接位,宣帝名绍世小字师利,昭烈
王的次子,身高八尺三寸,勇力过人,善骑射之术,宣帝在位对
佛教弘化也是不遗余力,他受过菩萨戒,在他亲撰胜天王般若忏
文中,一开始就说“菩萨戒弟子皇帝,稽首十万诸佛,无量尊法,
一切贤圣等。”

大建十四年皇太子陈叔宝即位时,就设无遮大会于太极殿,行清
净大舍,大赦天下。

南岳大师,降伏道士

陈宣帝在位时,慧思大师隐居南岳山中,当时有九仙观的道士欧
阳正则等十四人,诡言诬奏,陷害慧思大师,说他在山中埋一木
头于地下,终日咒诅,欲以巫蛊之法,对皇上大大不利。宣帝闻
奏后,马上派差官急诏慧法师进京奏对,差官尚未出京,而大师
忽由空中飞临帝前,使得宣帝驾慌不已,以为大师是神,当时就
问道士诬告之罪,欲杀之弃市,承蒙大师为他们多方求情,最后
改判这些道士到大师寺内为僧众作侍役。敕令有司,治十四个铁
券,铁券上识有十四人姓名,令他们随大师回山服役舂米。但是,
那些道士都是名闻当时老道,怎能舂米呢?后来道士愿将田地送
给寺内赎身回去,因而该地名为留田庄。于是藏其铁券,勒石为
记,石记上说:陈朝皇帝赐南岳慧思大师降伏道士铁卷记。这些
道士害人不着,反害了自己。(本文参考释氏稽古略、佛祖厉代
通载、佛祖总记、辩正录、广弘明集、南岳本记)


〖隋文帝与佛教的关系〗

自从周武灭佛后,佛教元气大伤,隋文帝登极后,大 兴佛教,
隋唐佛教之盛,历史上称它为黄金时代。谈到复兴佛教的功臣-
-隋文帝,他的出身和童年生活以及如何发愿弘扬佛法,值得向
读者介绍的。

文帝出世,紫气满庭

隋文帝杨坚,他出世时,正当是后魏大总七年六月十三日,降生
在般若寺内,当欲生时,红光照室,并有紫气满庭,紫气之色,
能使人的衣服,并为之变紫,顿使内之人,见此异状,惊异不已!
六月的天气炎热,褓母用扇子为小儿扇风,小儿怕冷,寒甚几绝,
已经哭不出声来。

这时,忽然有一此丘尼,无因而至,对文帝的父亲说:“你们不
用为此儿担心,他有天佛所佑”,并替小儿取一乳名--那罗延,
梵语那罗延,含金刚不坏之义。这位比丘尼又说:“此儿来处不
比寻常,你们欲家秽杂,由我来抚养。”文帝的父母既不认识那
尼师,当然不愿意将爱子让一个尼师来抚养。可是那罗延小儿很
怪,他看见尼师就不哭。一离开神尼他就啼哭不休,使得太祖全
家无法止儿啼,后来只有忍痛让神尼来抚养。

太祖割宅为尼寺,开一小门相通,小儿由神尼带去抚养,因此文
帝在褓襁之际,就与神尼过着出家生活,吃斋奉佛,有十三年之
久。

智仙神尼,梵行高远

上面所说神尼法名智仙,河东蒲坂刘氏女。她从小出家,而且精
研戒行。有一天她忽然不见了,寺内和尚怕她堕入井中去,到处
寻找,原来她在佛堂中俨然如禅者入定。那时她只有七发,可见
神尼生来就不平凡。从此以禅定为她专修功课,并常言吉凶成败
之事,莫不奇验。她住的般若寺时,也就是文帝降生时的地。

皇妣抱儿,化身为龙

当初神尼领养那罗延时,曾与其父母有所约定,不得她的允许,
不得随便抱看小儿。有一天。皇妣很想念儿子,乘神尼离开时,
就偷偷的走进儿房,从床上将小儿抱起,忽然抱在手上的小儿,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竟是抱的一条龙,惊惶恐怖,双手发抖,
小儿堕地,小儿大叫。皇妣来时,神尼不知,及至闻声赶来一看,
见小儿坠地上,就将小儿从地上抱起来对皇妣说:“为什么要来
妄触我儿?令其晚得天下。”从此皇妣们,都不敢来抱此儿,全
由神尼负责教养。

那罗延七岁时,神尼有一天对他说道:“儿当大贵,从东国来,
佛法当灭,由儿兴之。”

神尼沉静寡言,精修道业。文帝在寺内由神尼教养,一直到十三
岁,方始离开佛寺回到自己家中。而神尼在般若寺内,住了四十
余年,从不走寺门之外,到了周武灭法,神尼才隐住皇家,内著
法服,戒行不改。

文帝后来果然如神尼所说:自山东入为太子,重兴佛法,皆如神
尼数十年前的预言。

舍利神异,数之不尽

文帝登极后,常常对群臣讲,追念阿 梨,这是他小时对神尼的
称呼。文帝又说:“我兴由佛法,而好食麻豆,前身似从道人中
来,(那时称出家人为道人)由小时住寺至今,乐闻钟声。”

文帝登位时,智仙神尼早已圆寂,为了要报她的恩德,敕令史官
王劭为神尼作傅,并发大愿,度僧弘法。

仁寿元年文帝和皇后在宫内感获舍利,并放光明,以砧锤试之,
一无所损。因此忆起往年,当文帝未登位时,遇一梵僧,以舍利
一布袋送给他,并对他说:“檩越他日为普天慈父,此是大觉遗
灵,故留与供养。”僧去后,再找此僧也没有了。

他登极时,曾与昙迁法师各置舍利于掌上而数,或少或多,始终
无法数定,迁法师说:“诸佛法身,过于数量,非世间所测。”
文帝用七宝瓶贮之,及至海内大定,这才忆起梵僧之言。因此将
舍利分送各州郡建塔供养,塔下皆图有智仙神尼之像。有的书中
记载舍利是智仙神尼的舍利,南京摄山栖霞寺就有这一座舍利塔,
塔上出有智仙神尼的像,不知者都说是神尼的舍利,共实不是。
这是文帝建塔给像报恩之义。

文帝在塔铭上说:“菩萨戒佛弟子,大隋皇帝坚,敬白十万一切
三宝,弟子蒙三宝福佑,为苍生君父,思与民遮,共建菩提,今
故分布利,诸州供养,欲使共修善业,同登妙果,仍为弟子,法
界幽显,三涂八难,忏悔行道。奉请十方常住三宝,愿起慈悲,
受弟子等请,降赴道场,证明弟子,为诸众生,发露忏悔。

建塔佛事,异僧出现

仁寿元年六月十三日,是隋文帝降生之日,文帝在他生日那天,
怀念父母深恩,延请大德沙门,诵经论道,欲在海内,选择三十
个清静佛寺,建塔供养,栖霞山的舍利塔,就在仁寿元年第一次
所建的。

文帝并下诏道:“朕归依三宝,重兴圣教,思与四海,共修福业,
今使现在未来,俱获利益,宜请沙门三十人,能解佛法,堪宣遵
者,各带待者散官,分道送舍利于诸州起塔。尽卅位现有高僧为
朕及所有人民幽显生灵,七日行道,当地的官员,刺史以下,放
假七日,停止常务,专知建塔之事,同时要在十月十五日正午入
函一时起塔。

皇帝在起塔这一天早上,在左京大兴殿西,迎请佛像,沙门三百
六十人上殿,左右密报人数三次,都是三百六十一人,多出一僧
来,帝见一异僧,披褐色衣对左右说:“勿惊置之”。等到行道
完毕,再找这位异僧,已不复见。文帝说:“佛法重兴,立舍利
塔,必有感应。”果如其言,各地都有瑞应奏闻。

隋文帝重兴佛法,其他的不说,但就两次在各州兴建舍利佛塔就
有八十三所之多。第一次仁寿元年十月十五日,同时舍利入函的
有三十处;第二次是仁寿三年四月初八日,同时舍利塔落成的有
五十三所,关于各地舍利入塔的瑞应,高僧传内均有记载。
(本文参考高僧传,佛祖总载释氏稽古略等)


〖唐太宗与佛教〗

我国佛教在盛唐时,素称为黄金时代,因为唐太宗皇帝不但是位
有道明君,而且也是一位护法仁王,凡是看过唐朝小说的人,都
知道有一个小秦王李世民,他带了一支军队东征西讨,南争北战,
为他的父亲打天下,他的父并唐公李渊,也是唐朝开国的第一任
皇帝,太宗是他的次子。唐室江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隋朝末年,炀帝无道,天下大乱,到处都是盗匪,他们据地称雄,
各霸一方,秦王世民,仁贤爱民,仗义轻财,以德服人,天下归
心。当他起兵打天下时,他父亲对他说:“将来破家亡躯的是汝,
化家为国的也是汝。”后来他果然启兴唐室,统一天下。

太宗有两个没有出息的兄弟,那就是太子建成、齐王元吉,在武
德九年,他们嫉妒秦王的势力,商量谋杀世民,结果都被秦王的
大将们所杀。不久,高祖退位给世民,他三十岁登位后,成为我
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贞观天子。

跟随他打天下的如:程知节(咬金)、秦叔宝(秦琼)、徐绩、
魏微、尉迟敬德(尉迟公)、李靖、萧禹、殷开山、张公瑾、长
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虞世南等文武大臣,都是凌烟上标名
的忠臣,而且这些人都是佛教徒。

小秦王,破阵乐

太宗皇帝不但是中国历史上的明君,在世界各国也都很有名,外
帮小国都称他为“天可汗”玄奘法师在印度求法时,有一次,从
王舍城入祗罗国,祗罗国的国王亲自郊外迎接法师,见面时就问
道:“贵国有贵人出世,作小秦王破阵乐,是怎么一回事?请法
师为我解释说明。”于是玄奘法师便将太宗皇帝如何的神勇英武,
削平天下,躬行尧舜之治等事,加以描述了一遍。祗罗国王听后
大惊,起身向东稽首道:“我当朝贡,拟与法师偕行。玄奘法师
将他自己所作的“制恶见论”给国王看,国王阅后,钦叹的说:
“此论一出,可谓日光既升,莹火夺明了。”并赠送青象名马,
助法师驮经而还。

太宗德政,为民吞蝗

太宗在位,德政很多,例如他放出宫女三千,还她们自由之身,
回家团聚;纵放死囚四百人,各人回家与家人团聚一时,再来受
刑服役,四百人都能按时回来,一个也不会逃走,以德服仁,罪
犯囚徒为所感。

还有太宗下旨禁止笞背等酷刑,一年之中,只有二十九人犯罪囚
监的记录。人民夜不闭门,路不拾遗,这都是秦汉以来所未有的
仁风德政。

有一年七月,发生蝗虫为害苗圃,灾情惨重。太宗在宫中捉了一
只蝗虫,对著蝗虫愤然的说道:“民以谷为命,而汝害之,是害
吾民也。百姓有过,在我一人,汝如有灵,当食朕身,无害我民。”
责叱后,将要吞食此蝗,左右待臣,怕皇上服下蝗虫受毒害,要
求代为吞食。太宗皇帝说:“所愿移灾朕身,我为什么因疾不食
呢?”随即将那只蝗虫吞食之。从那一次起,太宗在位数十年,
蝗不为害。贤君爱民如子,有什么灾祸,他愿个人承当。这就有
愿代众生受苦的菩萨心肠。

唐太宗下诏度僧

太宗登位后的第一年,就传旨诏京城有道德的高僧们到内殿行道
七天,为国祈安,并超度多年来死于战乱的阵亡将士和无辜伤亡
的人民,同时,也在同一年下诏天下度僧三千人,在他的诏文中
有这样一段说:“朕近因丧乱,僧徒减少,华盖宝塔,窥户无人,
绀发青莲,栉风沐雨,寺宇凋毁,良用抚然。”可见当时战乱的
破坏与人口的死亡了。因此,他诏中说:朕要天下有寺之处,都
令地方官度人出家为僧尼,总数以三千为限……务取精诚德业,
不问年龄长幼,“朕鉴于有些僧徒,溺于流俗;或都假托神通,
妄傅妖怪;或谬称医筮,左道求财;或都造诣官曹,嘱致赃贿;
或者赞胃焚指,骇俗惊愚。假使有一于此者,皆大亏圣教,朕为
了护持正法,对于如上所说的不合佛法,败德无行的僧尼,是决
无宽舍,务使法门清整……伽蓝净土,咸知法味,菩提觉路,绝
诸意垢。”我们在他这段诏文中,可以看出太宗皇帝对佛教的了
解和正信了。因此,那时的出家僧团,都能清净无染。出家人数,
在量的方面说,虽然不多;可是,在质的方面,学问德道都很高。

为战亡人,设斋行道

唐贞观二年三月间,太宗皇帝念及当初平定天下时,诛戮的人数
太多,内心颇为不安。所以,将他的御服,布施各寺诸僧,并且
礼忏超度。在他那“为战亡人设斋行道”的诏书中,很沉痛的说
出他内疚的话来,他说:“朕为了禁暴用兵,盖不获已。自隋末
创义,志存拯溺,北征东伐……凡所伤殪的人,是难用胜纪的。
虽然他们是逆命乱常,自殆殒绝;可是恻隐之心,还是追意怆恨,
生灵之重,能不哀矜。故使他悄然疚怀,无忘兴寝。想起释氏之
教,深尚仁慈,禁杀三科,杀害为重,朕所以意念及此,就弥增
悔惧了。”

在他征讨期内,亲手所诛剪的人,前后之数将近二三千人之多。
为了此事,他命令有司之官,在京城各寺内,建斋行道,竭诚礼
忏,“并将朕所服之衣物。尽充舍施,冀此功德,使三途之难,
因斯解脱;万劫之苦,也籍此弘济,使那些死亡的难者,灭除怨
障之心,趣向菩提之道。”可见太宗皇帝,除信佛教因果业报的
道理外,时时都在担心为他杀死和战死的亡魂,对他存有怨恨之
念。在一个初登大宝,年青英勇的皇帝来说,为此设想和信仰,
实在是难能可贵了。

为七处战场敕建佛寺

贞观三年的十二月间,太宗皇帝又下诏,为过去行阵作战的地方,
建立佛寺,在他“行阵所立七寺诏”一书中说:“纪信捐生,丹
青著于图像,犹恐九泉之下,尚论鼎镬,八维之间,永缠冰炭,
所以树立福田,济其魂魄。”于是在他倡议已来,交兵作战,死
亡惨重的地方,为敌我双方义士凶徒,陨身戎阵者,各建寺刹,
延招僧侣。让那些死难的亡魂,闻到晨钟暮鼓之声,能够变炎火
于青莲,易苦海为甘露。在七所战场上,建筑七所佛寺,第二年
五月间,各地战场的佛寺,一齐竣工落成,还派有道高僧住持,
并且都施给庄田的寺产。今将各地的寺名地点列后

一、破薛举于幽州,立昭仁寺。
二、破宋金刚于晋州,立慈灵寺。
三、破刘武周于汾州,立弘济寺。
四、破王世充于邙州,立昭觉寺。
五、破窦建德于郑州,立等慈寺。
六、破刘黑闼于 州,立昭福寺。
七、破霍老生于吕州,立普济寺。

寺建成后,敕虞世南、李伯药、褚绪良、颜师良、颜师古、岑文
本、许敬崇、朱子奢等七位大臣,为以上七寺巽新寺碑志。

贞观三年的那一年,天下丰收,斗米三钱,夜不闭户,行旅不带
食粮,一年断刑二十九人,天下大治。太宗对群臣说:“这都是
宰相魏徵的功劳,他劝我广行仁政,现在果然受效。”不是仁君,
就不能听良臣之言,去广行仁政,天下也就不能大治了。不过,
良臣要遇明君,才能施展他的才能;如非明君,有良臣也不为所
用。

贞观廿年,太宗还征辽回来,也下诏为阵亡军民等延僧超度,在
幽州创建忠阎寺。

玄琬法师,为太子师

贞观二年,太宗皇帝诏玄琬法师入宫,为妃嫔及皇太子诸王等,
受菩萨戒法,太宗皇帝对玄琬法师,颇为敬重。法师于贞观十年
十二月圆寂。他圆寂时,留有遗表奏章,对太宗皇帝说:“圣帝
明王,恭敬三宝,出家的沙门,如果犯法,不应与民同科,送交
所属,以僧律治之(现在泰国、锡兰等佛教国家,出家人犯了法,
送交僧属的机构,先将僧装卸掉,除去僧人资格,穿上俗服,成
为在家人,然后才能判他的罪刑)。并呈上遗作“安养论”和
“三德论”。太宗均能嘉纳其言,下诏哀吊,同时并派太子前往
敬吊;同时传旨敕令有司之官,负责一切葬义的费用。出家人奉
旨国葬的,在唐朝是从玄琬法师开始,并在他所葬的地方建一佛
塔,敕令庶子李伯乐为法师撰碑纪念,可见皇上对玄师的敬重了。

因尊李老二僧遭贬

贞观十年,太宗以道教祖师,老子李耳是他李氏的先宗,诏令从
斋供行住,要道士女冠在僧尼之前,因为过去屡朝都是佛先道后
的,现在忽然要道先僧后,当时京城的法师们,都愤然上表极谏。
可是,有司之官,不敢接纳上报。当时有位智实法师,率领宿德
高僧们随驾上表抗议,内容大意是“会道士在僧之上,岂敢拒诏,
老君垂范治国治家,他所穿的服装,初无改易,他也没有建立观
宇,不领门人,他是处柱下以全真,隐龙德而养性。可是,现在
的道士,不遵其法,所著的道冠,皆是黄巾之徒,实非老子的后
裔,他们所行的是三张之鬼术,也不是老子五千玄言,反同张陵
谩行章醮。他们从汉以来,常以鬼道,化于浮俗,妄托老君之后,
实在是左道之苗,如果让他们在僧尼之上,诚恐国家同流,有损
国化。因此,将道经以及汉魏诸史,佛先道后之事--说明。”…
当时太宗见表后,很赞其卫教之忱,派遣宰相岑立本去安慰他,
送他回寺。可是,智实法师的个性很强,他不达到目的,不肯离
去,固执不奉诏命,因此,触恼了圣怒,杖法师于朝堂之上,着
民服发配到广东潮州。

当智实法师获罪时,有人讥笑他不自量力,自取其有辱,法师听
后对人说:“我固然知道这样做,不可能使皇上改变诏命,明知
不可为者而为,是要后人知道大唐有僧耳。”闻者莫不慨然下泪。
叹惜不已?

不念观音,唯念陛下

另一位汪琳法师,也因此事作论反对,到了贞观十三年,有道士
秦世英,检举琳师著论,讪毁皇宗,有旨逮捕琳师,琳师知道此
事,就变服自缚,亲往请罪,皇上有旨说:“据你的论文说:有
念观世音菩萨,临刑不伤。今汝所犯之罪,当坐大辟。现赐你七
天假,你可以勤念观音圣号,看你能否临刑,自免不死。”琳师
奉制,七日之中,一无所念。七天后,诏问琳师,七天所念观音
的感应如何?琳师答称“一无所念。”再问“为什么不念,”琳
师答道:“隋季失德,四海沸腾,陛下廊清寰宇,道治生灵,琳
自七日已来,不念观音,唯念陛下。”太宗惊奇他的话,派御史
韦琮去详问琳师念陛下之意如何?琳师答道:“观音至圣,垂形
六道,上天下地,皆为施救,今陛下御临宸极,万国欢心,文治
至平,灵鉴无外,圣与观音齐等,所以唯念陛下。同时我志在宣
扬佛教,以助皇化。使人民畏惧因果报应,畏刑罚而不敢为恶,
琳何求而敢有所讪谤呢?陛下如果察琳忠于国事,则所谓临刑自
免了。假使仍以谗言是信的话,则琳伏尸无地了。”御史韦琮回
奏其言,然而道士们不断上表谗谐琳师,因此琳师免其死刑,发
配到四川益州的地方去。后来那个谗害法琳法师的奏世英,也因
获罪被杀也。

太宗终其一身,只有对尊老之事,开罪了佛教两位法师,其他对
护持正法、度僧、译经、建寺之事,皆做得很多。

仁君至孝 建寺报恩

贞观三年,太宗为报亲恩,将自己旧宅,改建为兴增圣寺在他建
兴圣寺的诏中有永怀慈训,欲报无从,言念因果,思凭冥福。通
义宫是皇家的旧宅,制度弘敞,以崇仁祠,敬增灵佑,宜舍为尼
寺,以《兴圣》为名。贞观四年,有诏命上宫,绣了一尊一丈六
尺高的释迦文佛圣像,安奉在胜光寺。佛像安座时,还

贞观五年,太宗又为穆太后,在庆善宫内造慈德寺,昭陵建瑶台
寺。并请玄琬法师在禁内德业寺,为皇太后写佛藏经;又在延兴
寺更造藏经,派玄琬法师为造藏的监护,精选法师十人校正。并
诏智光法师在大兴寺,翻译宝星经等五部,有佐仆射房玄龄等为
监护。

贞观六年,又有诏旨将太原的旧宅,改为天宫寺。八年又为追念
穆太后,在台城以西,真安城内建弘福寺,太宗曾亲自到弘福寺
为佛像开眼。

贞观十六年,为穆太后御撰,追福愿文致弘福寺,文中说:“圣
哲之所尚者──孝也,仁人之所爱者──亲也。朕幼荷鞠育之恩,
常蒙抚养之训,蓼莪之念,何日去忘?罔极之情,昊天匪报。昔
子路叹千钟之无养,虐丘叹二亲之不待,方寸乱矣!信可悲乎!
每痛一月之中,再为难疚,兴言永慕,衷切深衷,欲报无因,惟
凭冥助,敬以绢二百匹,奉慈悲大道,倘至诚有感,冀消过往之
愆;为善有因,庶获后缘之庆。”

这一篇真情流露的原文,句句都是至孝之言,沉痛之语,可见太
宗对其太后的孝念之真切了。

自称菩萨戒弟子贞观十五年二月间,有一天,太宗皇帝到弘福寺内,召见大德僧
伽道懿法师等五人,请他们坐下来,用闲谈方式,说明自己的心
意:“朕屡次创建佛寺,专为追念先母穆太后…。”皇帝一谈到
穆太后时,竟言发涕零,龙目掉泪,使得懿法师等为之感动,也
陪着掉了不少眼泪,皇帝自己所撰的疏文中,自称为菩萨戒弟子,
他对懿法师等解释道:“因为老子是朕之先宗,所以令其名位,
在僧尼之前,我知道卿等对此将感愤恨。”道懿法师忙奏道:
“陛下尊崇祖宗,懿等荷蒙国恩,安心学道,诏有天下,大家都
能了解圣心,那里敢有所不满呢?”太宗知道法师们对此事,不
无介蒂在心,随着又自我解释道:“尊祖重亲,人生之大本,故
先老子以别亲疏之序,非不留心于佛教也。自有国以来,朕从未
创立一所道观,凡有功德,皆归僧舍。你们看!我将自己太原的
旧宅,都改建了佛寺。过去虽然在操戈临阵之时,我也不愿滥杀
无辜;而今凡有战场的地方,都建立了佛寺。朕心如此,恐怕卿
等还不能了解呢!”道懿法师等闻后,赶忙起立合掌称谢,皇帝
阻止道:“你们请坐,不用多礼,这是朕的心意,若不道出,恐
人有所不知。”当时天气很热,寺内的设备不全,皇帝很关心的
说:“今后所施,可以另建经寮,让他们僧众,可以宽展行道。”

仁王护法,敕书遗教

贞观十八年,太宗皇帝下诏道:“如来灭度,时以末代浇漓,佛
法付嘱国王大臣,护持正法,然而僧尼出家,戒行须备;若纵情
放逸,触途烦恼,关涉人间,动违经律。那既失如来玄妙之旨,
又亏国王受付之义。《佛遣教经》是佛陀涅 时所说,戒敕弟子,
甚为详要,末俗缁素,并不崇奉,大道将隐,而微言且绝,寡人
为了永怀圣教,用思弘阐故令有司之官,差选书手十人,多写此
经本,务必要尽力施行。凡是京城中,五品官位以上者,以及诸
州的剌史们,都各人付给一卷,若见僧尼业行与经不同者,应当
公私劝勉他们,依教遵行。”太宗皇帝知道务僧之本,在于佛陀
遗教,故今有司之官,书写此经,劝勉僧尼行道。

杜顺和尚,号日帝心

文殊菩萨化身的顺大法师,困其俗家姓杜,所以当时人都呼他为
杜顺和尚,他是宰相杜如晦的族长。年少时就为隋文帝所崇敬,
并且按月给俸供养他,太宗皇帝对他更为敬重,常常引入宫中奉
之如佛,敕赐封号曰帝心。

法师专宗华严,为华严宗的一代祖师,也称为华严和尚,著作有
华严法界观等书。法师的神奇事很多,有病者来医治,法师与病
者对面而坐,不一会病人即霍然而愈;或者生而聋者,法师召其
与言,聋即痊愈,或有生来即哑者,法师和他谈话,他就能开口
说话,或有狂颠者,法师要人领他到禅室,在其室内稍坐片刻。
即病愈而去。

有一次法师要渡河,临溪涉水而过,跟随的侍者。骇怕不能过水,
法师用手牵著同行,这时溪中的流水,忽然断流,让他们过去,
其神异如此,难怪太宗要奉之如佛了。

贞观十四年十月,杜顺和尚在义善寺坐化,有弟子朝五台山,礼
拜文殊菩萨,刚跑到山下,见一老人对他说:“文殊菩萨在终南
山,现在的杜顺和尚就是。”弟子知道此事赶回来时和尚已经圆
寂了。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