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败故事 > 名人轶事

皇帝与和尚的故事(一)

〖石勒石虎师事佛图澄〗

佛图澄,西域人,晋怀帝永嘉四年,来到中国洛阳,他本想在洛
阳建寺,弘法不巧正遭逢刘曜作乱,京都洛阳非常紊乱,不得已,
只有潜隐山林,以待局势安定。  

那时候,西晋已亡,东晋刚刚建国,石勒自封后赵王,残暴成性,
以杀戮为能,出家沙门被他看到也不能幸免,佛图澄悲悯无辜众
生及沙门受戮,便杖策来到石勒大将郭黑略的军门,郭信奉佛教,
见澄即欢喜作礼,迎至营帐供养,并请澄帅到他府中去住,澄法
师为郭授五戒,并为郭屡次献谋,因此,每次出战皆获胜利。石
勒疑之,因问郭黑略,郭以实告,石勒闻听非常高兴,下令召请
佛图澄法师入见。

略施法术,石勒见信

石勒见佛图澄来,问道:“佛法有什么灵验?”澄师知道石勒是
一个粗鲁的人,知识未开,不达深理,只有用法术来导使其相信。
因此就说:“佛道虽深邃,但也可以用眼前的事物作证验。”澄
师随手取了一个食器,将器中注满清水然后对着它密咒一会儿,
食器中竟生出一支青莲花来,光色鲜艳耀目,石勒见了大感惊异
的说:“真奇怪啊!”从此崇信佛图澄,留於军中参决大事。

谏劝暴君,救度生灵

石勒是一个以杀人为荣事的暴君,但由于佛图澄之劝阻,许多无
辜生命得免于难,而石勒之所以信仰佛图澄,实由于佛图澄有许
多的不可思议之处。

有一次,佛图澄对郭黑略说:“今晚敌人劫营!”郭禀知石勒。
入夜,果如其言,因有准备,不但未遭敌人暗算,反而大败敌军。
石勒欲试澄师,传令军将披挂甲胃,手执戈矛待命。于是派人告
诉澄师说大将军准备出战,那知来人到了澄师处尚未开口,澄师
就说:“平安无寇,不劳试告!”来人回告石勒,石勒对澄师非
常尊崇。

一天,石勒的杀性又起,并以沙门为对象,佛图澄知之,走避郭
黑略府中,告诉郭家人说:“如有石勒派人来找,就说不在。”
须臾,果然有人来寻觅佛图澄,郭府人等都说不知,没有看到法
师何往?使者回报,石勒这时凶性已敛,自悔的说:“罪过!罪
过!我不该生起恶念想害圣人,圣人舍我而去矣!”

石勒很是后悔,一夜不得安眠,思欲见佛图澄之面,澄师知石勒
已经自悔,次日一早即出现军帐,石勒见了又惊又喜,问昨夜何
往?澄师道:“公有怒心,故昨权避,今已自悔,是以入见。”
石勒大笑,向法师赔罪以后不敢再犯。

祈禳水源,解襄水荒

襄城泉水枯竭,全城水荒,石勒问佛图澄:“何以致水?”澄师
道:“龙能兴致石勒字名世龙,以为澄法师戏笑自己,乃说:
“本龙不能致水,故相问耳。”佛图澄道:“非戏言也,水泉之
源,必有神龙居之,今往敕语,必可得水。”于是澄师与弟子法
首等到了泉源上,出水处久已干涸,从人都说没有办法了,但澄
师那里燃烧安息香念密咒三天后,水潺然而流。士庶道俗围观,
欢声雷动,襄城水荒就此解除。
察往知来 事映手掌

鲜卑族段波率众围攻石勒,石勒惧而问计于澄法师,澄说:“明
早餐时,当擒段波。”石勒登城去看,见波军盖地而来,不禁大
惊失色,派人再问澄师,澄师说:“已获波矣!”这时城北伏兵
奇击而获段波,石勒欲斩之。澄师劝安抚而释之,石勒依从。

刘曜篡位,派刘岳攻打石勒,石勒遣石虎拒敌,两军大战于洛西。
澄师自官寺到中寺,刚进寺门就叹惋着说:“刘岳可悯!”弟子
法祚问何事?师说:“昨日亥时,刘岳已被我军捉住了。”
刘曜得悉刘岳已经战败被擒,亲率大兵来攻洛阳,这是一场生死
的决斗,石勒出城迎战,问于澄师,师曰:“军出即捉曜也。”
果如其言,一战而刘曜被擒。

佛图澄善诵神咒,能役使鬼神,他用麻油和胭脂涂掌,便能于掌
上映现千里内外之事物。当石勒出战刘曜时,他便与石勒子石弘
守城,刘曜被擒,他首先传捷:“战事已经平定。”

扁鹊再世,起死回生

石虎有子名斌,石勒甚喜爱,一日忽然暴毙。石勒说:“吾闻扁
鹊有起死回生之术,惜今无此等人,和尚乃国之神师,有救治方
法否?”澄师以杨枝净水治之,石斌还复如故,石勒感载得五体
投地,因令诸子都皈依师,并常到寺中礼佛,为儿祈愿。
建平四年,一日天静无风,而塔上的铃声忽鸣。澄师对众说:
“国有大丧矣七月,石勒死。”

一代宗师,荣显已极 

石虎敬重佛图澄法师过于石勒,登位后下令道:“和尚乃国之大
宝,荣爵不加,高禄不受,从此以后,应衣绫锦,乘雕辇,常侍
以下,都有抬舆之分,太子诸公等要扶持和尚上下。和尚入朝,
朝侍要唱“大和尚至!”余人闻声都要起立恭敬,以彰其德。又
敕司空李农,旦夕亲问起居安适,澄师享受殊荣,在出家人中,
可谓极矣。

凡夫欲子,欲害圣者

石邃太子图谋篡位,不惧别人,就怕佛图澄有神通,先知其意念。
因此,他与心腹计议,先杀害澄师。

每月初一十五,澄师依例要上朝觐见石虎的。这天,澄师进朝时
先对弟子僧慧说:“有人欲谋害我,当我经过太子住处时,太子
如留我谈话,你就进去托言有要紧的事……”

澄师入朝,经过石邃住处,石邃就延请澄师入内谈话,刚坐下僧
慧即来报说:“君上有紧要事情议论”……澄师站起就匆匆辞了,
使石邃的阴谋来不及施展。

太子欲篡位,澄师在石虎面前难言又难忍,只有以隐语示意,但
石虎不懂,不久事件发生石虎才知澄师示意。

密咒解厄,石虎遭斥

郭黑略于长安中羌人伏兵,情势甚厄。澄师于寺忽觉,令弟子法
常等齐持咒,念了一会儿说:“若从东南,可脱围困。”说完又
念,不久又说:“脱矣。”经过一个月后,郭黑略回来说:“那
次坠入羌围,有一帐下小校,拉马与我向东南突围而出,及出不
知小校何人?甚概念不已。”

一日,石虎连接三方告急,情势危急,石虎忽生嗔心说:“我奉
佛供僧,而今更增外寇佛僧不佑耶?”澄师知之,正言告石虎道:
“大王过去世为巨商,一次到厕宾寺供僧,与会六十罗汉,吾乃
其一,当时有得道人言:“此斋主命终当受雉身,雉终当王晋地。
今汝为王,已应佛法所言,战场军寇,国之常事,何得怨谤三宝,
而兴嗔念?”石虎聆师一顿训斥,感悔不已,跪地向澄师谢过。

祈雨泽民,异香驱盗

有一年,天气大旱,从元月至六月,滴雨未降,乡民到各均祠庙
跪拜祈雨,仍是无雨。石虎请师祈雨,当时就见白龙二条降于祠
所,刹时大雨顷盆而降,方圆千里内,农作丰收,蛮貊之民,先
不识佛法,及闻澄师之名,都遥而拜,此可谓德被万民,不言之
化也。

澄师派弟子到西域买香,走未数日,澄师于掌中见他路上遇盗,
生命危险,急烧香诵咒往护。及买香弟子,回来报告澄师说:
“某月日,路遇盗匪,意为难免劫运,我忽闻香气自国而来,贼
匪也无故惊叫说:‘快逃!快逃!官兵到了!’因此得脱。”

饮料救火,香味扑鼻

一日,澄师与石虎坐谈,忽然惊叫道:“变!变!幽州大火灾!”
急忙取水洒之,久而笑说:“已得救矣!”石虎派人去查,回来
报云:“那天炎从西门起,忽自西南飘来黑云,一阵骤雨将扑灭。
但是,雨后闻有浓香饮料气味。”

太子交争,二俱被难

建武十四年七月,石宣石韬阋墙,势不两立。石宣到寺与澄师同
坐,一铃忽鸣,师问石宣:“汝解铃鸣之意吗?”石宣说不知。
师说:“胡子落度!”石宣色问是何意?师道:“老胡为道,不
能山居,无言重茵美服,岂不是要落度吗?”。

石韬后到,师目视韬良久,韬惧而问,师说:“怪汝血奥,故相
视耳!”韬不会意。

八月,石虎与杜后来询澄师,师说:“胁下有贼,十日内,此殿
以东,当有流血事件,慎勿东行。”石虎与后疑虑,但不知祸自
何来。后二日,石宣果派人害石韬于寺,欲再等石虎来视再行篡
弑,但石虎因澄师先有诫言,随时留意,得免于难。

事后,石宣被捕,师谏石虎道:“既是陛下之子,何为重祸耶?
君尚有六十纪年,如必诛之,宣为彗星下扫鄞宫也。”但石虎未
从,烧死石宣,收其官属三百余人杀之。澄师悲叹不已!

妖孽出现,石赵末叶

一日,澄师见一妖马直入宫门,但见其驰向东北,刹时便不见了。
澄师叹道:“灾星至矣!”

到了十一月,石虎大宴群臣于太武殿,澄师吟曰:“殿乎!殿乎!
棘子面林,将坏人衣。”石虎令人发掘殿下石看,果有棘草蔓生。
澄师回寺,面对着佛像自言自语道:“使人怅惘,不得庄严。”
又说:“三年得乎?”自答云:“不得。”又问:“一年,百日,
一月得乎?”自己又答:“不得。”回到房中,对弟子法祚说:
“戊申祸乱渐至,已酉石氏当灭,我于未乱之前,先行化去”。
又遣人与石虎辞行说:”物理必迁,身命无常,贫道焰幻之躯,
化期已至,兹逆以仰闻。”

石虎见此突然而来之事,茫然的说:“不闻和尚有疾,为何忽言
作别?”急忙来寺见师,慰问挽留。澄师说:“头出头没,道之
常也,缘分已定,非人能延。”藉此开示石虎一番,石虎号恸悲
泣,如丧考妣,眼见澄师安坐而逝。时晋穆帝永和四年,春秋一
百一十七岁。

圣人化世,奇迹甚多

后来,有沙门从雍州来,看见澄师入关,就将此事告知石虎,石
虎疑道:“我亲见和尚坐去,急么还有人看到他呢?”于是命人
发冢开棺视之,棺中只有一块石头,什么也没有了,石虎看了很
难过,叹道:“石吾性也,和尚埋我而去岂能久乎?”不久,石
虎去世,冉闵作乱,杀石虎宗族殆尽。冉闵小字棘奴,也就是澄
师所说的“棘子成林”的预言。  澄师身上左乳旁有一孔洞,
能通彻腹内,有时他把肠子拿出来用水洗洗,然后再放进去,然
后以布絮塞之。如果夜间要看书,就把棉絮拔去,洞中放光,一
室通明。

澄师身长八尺,妙解契经,并通世论,石勒、石虎皆是残杀成性
的人,以师在其左右故,朝夕劝谏,因而解救无数生灵,凶暴之
石氏,也因师之影响,改变其性,受惠的百姓更不计数了。
澄师出家一0九年,来华度弟子百余人,门徒有数万人,由他经
手各州郡所立佛寺八百九十三所,法席之胜可见一般了。


〖五帝争供一和尚〗

僧朗和尚是一位弘法利生为已任的有道高僧,朗和尚的高尚人格
和学问道德,都为当时帝王将相和士大夫们所景仰的。可是朗师
生于五胡乱华的时代,天下大乱,杀人如麻,在这种动荡不安的
时局之下,使他无法安心做弘法传教的工作,因此他隐居在泰山
金舆谷内,安心办道,可是一位出了名的高德,无论你隐居在什
么地方,都会被人找着的。朗和尚隐居不久就为一些慕道者赶来
相依,有的从千里以外专程赶来追随朗法师学法者就有一百多人。

五帝致书,供养和尚

朗和尚隐居泰山时,五朝天子都派了专使前往致书慰问送供养给
他,并邀请和尚下山,可是朗和尚的高风亮节,不为名利所动,
五朝天子一个也没有能够请他出山,所以后人称扬朗和尚道:
“道德凝怀,千里哲人竞凑,芳声播远,五朝天子移风。”

今将五个皇帝给朗和尚的书信大意介绍如后:

第一位是秦主苻坚致书中说:“皇帝敬问泰山朗和尚,大圣应期,
灵权超还,荫盖十方,化融无外,若四海之养群生,等天地之育
万物。朕日理万机,不能亲自前来迎请和尚,今遣使人,安车相
迎,希望和尚的灵光,能够荫被京邑,随使奉上紫金数斤,供镀
形像,绩绫三十匹,另外送上奴子三人,以应和尚扫洒之用,至
人无违,幸望纳受,大师定能慈鉴朕意,如师能来,朕当以师礼
事之。”

我们从这一书信中可以看出秦主对朗和尚的一片诚意了。

第二位是晋武帝曜给朗和尚的信说:“皇帝敬问泰山朗和尚,睿
德光时,声飞东岳,我想与和尚同养群生,至人通微,想大师能
明朕之心意,今遣使者,送上五色珠像一尊,光锦五十匹,象牙
的箪子五领,金钵五个,维愿纳受。”

第三位是后燕的成武帝慕容垂给朗大师的书信说:“皇帝敬问泰
山朗和尚……朕承注大统可是方夏事膺,昔蜀不恭,魏武含慨,
现今二贼不平,朕岂获安……至人通灵,能够随权指化,能使兵
不血刃,四海归伏,我早就敬仰和尚,有心归依,今遣使者,送
上官绢一百匹,袈裟三领,绵五十斤,幸为纳受。

第四个是魏太祖道武的来书:“皇帝敬问泰山朗和尚,承妙圣灵,
要须细略,已命元戎,上人德同海岳,神算遐长,仰望和尚,助
威谋略,克宁荒服,今遣使者,送上素绢二十匹,白 五十领,
银钵三枚。”

第五个是南燕的慕容德,他对朗和尚更是恭敬有加,并亲自为他
在齐州建一神通寺,然后再致书给朗和尚说:“敬问泰山郎和尚,
遭家多难,灾祸屡臻……朕以无德,生在乱兵,遗民未几,继承
天禄,幸和尚大恩,神祗盖护。使者送绢百匹,并敕封大师东齐
王之位,奉以高山等二县的封给,书不尽意,称朕心焉。”

我们看了上面五国君给朗和尚的书信,以及供养,可知朗和尚在
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了。一个和尚能被那此皇帝敬重,也可以说是
“皇帝与和尚”中的一段佳话了。


〖梁  武  帝〗

梁武帝姓萧名衍,字叔达,兰陵都里人,萧何丞相二十四代的孙
子,父名萧顺之,曾做过丹阳的县尹,母亲是后来尊之为张太后
的。武帝生来状貌奇伟,虎目龙颜,颈项有一道圆光,右手有纹
印曰武。天纵奇才,幼而好学,允文允武,多才多艺。六艺皆精;
至于阴阳星相各种学问,无不精通,虽登大位,日理万机,仍然
手不释卷。他是魏晋以来的一位博古通今的英明皇帝,而且也是
一位信佛虔诚的佛教帝王。不过,本文只能片段的介绍他研究佛
法,律已修身的大概。

舍道奉佛,诏文述志

武帝在未信佛教以前,是崇奉道教的,对于道教的教义有深刻的
研究。可是,佛教高深的教理,使他深深折服,因此,便决心舍
弃道教,皈依三宝。天监三年佛陀圣诞的那一天,他跪在佛前,
宣读舍道归佛的诏文。今录数语如下:

“维天监三年四月八日,梁国皇帝兰陵萧衍稽首和南十方诸佛法
僧,伏见经云发菩提心者,即是佛心………若不逢值大圣法王,
谁能救接。………弟子痴迷,耽事老子,历叶相承,染此邪法。
今愿发菩提心,弃迷归正;原未来世中,童男出家,广弘圣教,
化度含识,同成正觉。宁在正法之中长沦恶道;不愿依老子教暂
得生天、涉大乘心、离二乘念,祈愿诸佛证明,菩萨摄受。弟子
萧衍和南。”

“宁在正法之中长沦恶道,不愿依老子教暂得生天”。由此可见
他信仰佛教的诚心了。

武帝与志公禅师

梁武帝当时最崇敬的是法云、云光、宝志三位法师。每当法云、
云光二法师讲法华经时,均感天花飞集;武帝以为他们都是证果
的高僧。有一天夜里,他独自在便殿焚香,遥请三位高僧,明日
中午到宫中应供。可是第二天中午,准时前来赴齐的只有志公禅
师一人;法云云光二法师没有他心通,当然不知道武帝昨夜在便
殿焚香,邀请他们了。

从此,武帝对宝志禅师更加尊重敬仰了。因此下诏道:“大士宝
志,迹拘麈垢,神游冥,水炎不能 濡,蛇虎不能侵惧;语其佛
理,则声闻以上;谈其隐沦,则遁仙高者岂可以俗法常情,空相
疑忌,自今中外,任便宣化。”

武帝会诏名画家张僧徭,为志公绘像。志公以指 破厢门,现出
十二面观音像,妙相殊丽,或慈或悲使名画家僧徭,竟无法成笔。
有一天,武帝与志公临江纵望,见一物逐水而流,志公以手枚遥
遥引之,此物竟能随枚而至,乃是一块紫檀香木。武帝命供奉官
俞绍,雕刻志公禅师像,顷刻而成,神采如生,武帝很高兴,就
将此像安奉内庭。

天监二年,有一天,武帝问志公道:“国有难否?”志公用手指
指喉和颈(暗示侯景)再问“亨国几何”答道:“元嘉元嘉。”
(宁文帝无嘉至三十年,重言者过无嘉也)武帝大喜,以为加倍
于文帝之年。

时革命之初,武帝临政苛急,志公假神力给武帝,使他能够看见
过去的先君,受苦地下,从此武帝才开始恤刑行仁。

有一次,武帝与志公登钟山的定林寺,志公指著前面的独龙阜说:
“此为阴宅则永其后。”武帝问:“谁当得之?”曰:“先行者
得之天。”天监十三年,大士示寂。武帝忆想当年之言,就以二
十万金易其地,为大士建浮图五级,上面镇以无价之宝,并敕王
筠勒碑;出葬时,武帝驾车亲临致典。大士忽然现身云间,万众
吹呼雷动,声震山谷,自是道俗奉祀。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