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身边故事

冥界众生来助缘

  说出来可能同修们会感到惊讶,有人问我你是怎么结的佛缘的,其实,我以前根本不算太信佛,偶尔去烧烧香拜拜佛也到是会去但不是很信,后来深深结了佛缘全靠冥界众生们的大力助缘,我现在全素学佛大概快一年了吧非常殊胜,和大家分享下众生来助缘时的“苦难'经历吧。

  那时我在德缘小区注册了个房屋中介公司, 我住在公司里,刚开时上半年生意非常不错,到了下半年生意就开始下滑,一次偶然去朋友家作客他家一位去世三年的男性亲人来附我体,当时还有一位是出车祸的和我有缘的男性众生,包括名字和年龄怎么遇难的都告诉我们,那晚众生们争相附我的体,我们大概聊了很多个小时吧,当时我神识被全部控制掉,但我们都聊的很开心,甚至教了我几个和他们相处的方法…比如我们要弄给他们吃的东西要如何做他们才能吃的到,还有附体后离体也有个方法……聊天的内容就不便再说……当时的感觉聊的非常开心,身心愉悦,第二天我清醒后人都吓个半死就“大病'了一场,那种病也不是说哪个部位有病,而是酸脚软手了一个月之多。

  回到昆明根本无心做生意,脑袋里当时真的我恨死他们,后来看了很多有名的“神婆'驱鬼等等等方法也无用,后来身体恢复大概一个星期吧,但几乎每天都有不知名的众生来扰乱我的生活,我几乎二十四小时无法入眠,每天大概只能在凌晨三点至五点或八点才能迷糊睡着一下下,但好多次,连睡着的那两小时都被众生们整起来磕头,每天早上到那个时侯都被带去拜各种我不知名的神像神位,醒了双手手都还合十,双腿盘成打坐状,睡着前躺床上不管睁眼闭眼身体就像被电麻了跳起多高来,每天大概要五六次吧,我非常痛苦至极,干脆不睡觉,每天坐电脑面前抽五六包烟(注我本从不抽烟的)实在太困躺倒床上一闭眼就花花碌碌的我每天在凌晨三四点要给家人和要好的朋友通电话长达最少两个小时以上,因为我害怕,被折磨了身体特别难受,我恨死那些莫名其妙看不见却感觉的到的众生,让我不得安宁,有时感觉大泼大泼的来的多有个好处不会离我太近,来的少都是距离我个一两米吧,但这距离是凭我的感觉,我有时感觉他们来了就会莫名其妙的和他们说起话来有时我的反常经常把和我正在聊天的朋友吓到,等我突然一个冷噤醒过来我也会吓着自己,问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和谁在说话。

  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四个月吧,很少睡过觉和吃过太多饭,但白天从来不会困从来不会饿,身体还特别有劲,但一到晚上就开始发作,特别是十二点以后是就我最害怕的日子,那几个月折磨的我快精神崩溃,后来我妈妈和我爸爸,还有我奶奶很担心我,但遇到这事也没办法,我奶奶以前有一堂神位很厉害,我妈妈和家人估计是可能是我奶奶的以前的神位吧,看中我了,要我传承和继续我奶奶的出名神婆的”事业“帮人看病和看风水,我崩溃了,我只能认命了,要我放弃工作和事业去当会看病的神婆我认命了…………我已经做好了任鬼摆布的打算……

  后来我在他们纷扰之中带着疑惑走访了很多庙里的师傅和神婆在网络上查了很多关于附体的资料,甚至有的”大仙'要收我为徒,说 我再过四年可以证得天眼通就看到他们了,我很疑惑这不是什么好事吧,心想,我要天天和冥界众生打交道了,多悲哀……后来我搜集了很多关于冤情债主,因果和六道轮回关于生命真相起死之因果等等的真理和事实。我终于觉醒,终于悟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一切法相皆为空……人生来两手空空带着业来带着业走其他一样带不走,唯有佛法能说明一切,能解释这一切,佛法千言万语,总归一句看破,放下。看不破也要看淡。

  明白这些后我一步步迈向佛门,深入经藏,习经研法。刚开始地藏经等,皈依,然后又转到佛学院修学,也到处听经闻法,说来也真是奇妙,我结佛缘的那天没发愿断然不吃荤到现在,那天结缘就把佛请回家供养了,家人很吃惊……扰人讨厌的众生就在我结佛缘发心学佛修行食素的那天消失的一干二净,那晚是半年来第一次睡了个安稳觉,很宁静…………我现在感恩的人是我当时讨厌恨之入骨的冥界众生们,他们是真正的大菩萨,没有他们的几个月“苦口婆心”和各种各样的方法来逼迫我,我怎么能走上这条路,怎么能学佛修行,怎么能发现我前世或许就是个念佛人,现在每当我想到他们还在受的苦我泪流不止,我心痛不已。一声佛号一声心,让我感动嚎啕大哭,看见释迦牟尼佛像的庄严与慈悲,有一次也感动的嚎啕大哭,甚至经藏中的一字一偈也能让我找到熟悉的感动。


  愿以此功德
  回向给十方法界众生
  愿我最亲爱的朋友们
  离苦,得乐,吉祥,快乐
  离怖畏,远离执着,
  身心清静
  早日往生西方极乐净土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