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身边故事

臭豆腐炸出来的富翁

  走在绍兴鲁迅特色街上,空气中满溢着臭豆腐的香味。这是从鲁迅祖居对面的三味臭豆腐店里飘出来的。
  
  即使在这样的高温天气,古朴的店内也无空位可寻,更有六七位顾客顶着太阳,在柜台前排着队,眼睛直盯着炸臭豆腐的那口锅,挥汗如雨地等待着臭豆腐出炉。
  
  就是这样一间六十多平方米的小店,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营业额就达2万,而卖的仅仅是各个南方小城街头巷尾都有卖的臭豆腐。
  
  做臭豆腐前“钱”途坎坷
  
  店老板叫吴利忠,生于1973年。黑黝黝的脸上一对单眼皮的小眼睛很是机灵,似乎一眨巴就能冒出个鬼点子,一根金灿灿的粗链子在T恤领里若隐若现。

  吴利忠的臭豆腐,确实和别人的不一样,它表皮金黄,但敷有一层密密的细孔,似乎是裹过一层鸡蛋才炸出来的。咬一口,外酥内嫩、清咸带鲜,非臭反香,难怪当地人说“尝过吴字坊臭豆腐,三日不知肉滋味”。

  吴利忠做臭豆腐不过3年,21岁时他在一所职校代教,此后到一家事业单位坐过办公室,还下海办过公司,也有过被人骗走30万元的经历。他说自己也想不到,闯荡了7年,最后还是靠家乡的臭豆腐赚了钱。

  他目前靠臭豆腐一年能赚百余万。
  
  拜师先向师母攻关
  
  28岁时,吴利忠瞄上了油炸臭豆腐。在上虞,说起松厦镇祠堂弄的“臭豆腐”无人不晓。这个小摊的主人沈天智老人从17岁开始炸臭豆腐,整整炸了60年,用当地人的话说“都成精了”。

  吴利忠每次路过都要吃个够。就这么一口锅子,一个煤炉,整个上虞卖臭豆腐的为什么就属这摊最火,有时一天净赚100块。“现在还是小打小闹,这门技术一旦经营起来……”吴利忠眼睛一眨,决定拜师学艺。

  吴利忠跑到沈天智的臭豆腐摊不下几十次,软磨硬泡,都被沈天智一句“这技术要带到棺材里去的”给顶了回来。托遍了亲朋好友找关系说情,倔老头也都拒之门外。吴利忠近乎绝望了,但眼睛一眨,又生出了主意。第二天,吴利忠把沈天智的老伴悄悄叫到了一边,嘴上像抹了蜂蜜般甜:“师母,您就让师傅收了我作徒弟吧,你们两老再做个一年最多也就赚个两三万,还不如我给您3万元的学费,让我看你们干一个月的活,接下去的11个月您就休息吧。”

  这一番分析把老太太的心思给说活了,倔老头再倔也倔不过老伴,只能默认了吴利忠这个徒弟。吴利忠就这样攻关成功了。
  
  全国第一家臭豆腐专卖店
  
  拜师学艺的那一个多月是一年中最冷的时节,吴利忠的家离师傅家有20多里路,师傅一般都是早上三点起来做豆腐,吴利忠只能凌晨两点起来赶去学。

  出山之后,吴利忠也学着师傅,一个炉子,一口锅子,在小巷里摆了小摊炸起了臭豆腐。练习阶段,他其实已经动起了另外一个脑筋。

  2002年4月,一个名为“六十年老磨坊”的臭豆腐专卖店在上虞市区开张了,几乎轰动了整个上虞,这也是中国第一家臭豆腐专卖店。“5块钱八小块的臭豆腐是贵了点,但别人都是小摊子,开个专卖店老百姓才觉得新鲜、干净,肯定有人觉得值。”

  开业第一天,顾客排着长队,队伍总不见少。一是生意确实好,二是吴利忠太紧张了,焦炭炉子连点了四次都没点着。没想到歪打正着,臭豆腐出炉慢了,队伍总不见短,路过的人见那么长队,都道肯定是个好东西,于是队伍在街上七歪八扭地延长了好几十米。

  “六十年老磨坊”臭豆腐专卖店一炮走红。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