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典故事 > 大德故事

牵挂依旧

      清早睁开眼睛,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不知道笨笨睡醒了没有,昨夜有没有象我一样有短暂的失眠状态,很想发个短信问声早上好(笨笨似乎习惯用早安这两个字),可是想想还是算了,因为笨笨说过,他是前者,我是后来,而我也甘愿为后者,按规则后者似乎是不可以在清早睁开朦胧双眼就给前者发短信的,呵呵,潜规则得遵守。
    无法追朔留下文字的理由,可是我还是第一次为一个异性留下文字的纪念。和笨笨在网络中交流得更多一些,而在网络之前笨笨却是我上级单位的战友,按工作关系统称,凡是上级单位的都算是领导,那笨笨最初也算是我的上级领导。而在我愿为笨笨留下文字冲动的此刻,我似乎更多地把笨笨视为网络中的蓝颜知己,生活中即使面对面相坐十年,似乎也不可能成为心灵的知己,这是现实生活潜规则,网络的诱惑,在于可以无限地放飞心灵,这大概也是无数象我一样的网虫愿意沉溺在网海中的原因吧。
    笨笨出差从西安打来电话,让我有些意外,当一个女人成为一个男人在外飘游的牵挂时,哪怕是瞬间的,女人应该是快乐而感动的,我不知道笨笨从遥远的西安给我打来电话的理由,但我知道,当拿起电话拨号时,唯一的理由就是牵挂,我在电话中说“笨笨,你吓我一跳,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啊,这好象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吧?”我已无法记清笨笨当时的言语,也无法看到他的表情,而我确信在电话中听到笨笨不太熟悉的声音时,我的心是快乐而幸福的。我说,笨笨,我在手机电话簿中把你的名字改了,改成“笨笨”了,笨笨说好啊,看来我也得给你改一个名字了……
    笨笨说要请我,没想到晚上他真到我这边来了。下午下班时,我忙完所有的工作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突然想给笨笨打一个电话,在忍不住拿起电话的此刻,我知道我也在牵挂着笨笨,笨笨在电话那边说,他正在饭局上,挂掉电话后我想,男人的饭局通常都是酒经考验的持久战,笨笨大概今晚也会一醉方休吧,估计今晚笨笨不会上线了,回到家把电脑打开听着音乐,今晚大概只能在网上度过了。突然笨笨电话来了,说他已经从饭局里出来了,正往我这里赶,我不知道笨笨从饭局上早退的理由是不是因为我,我在意外的同时仍然感动着快乐着。呵呵,笨笨,你个坏东西,总是给我惊喜!
     笨笨是一个人开车过来的,我上车坐在笨笨的身边,我们象在网上一样,继续着我们的无休止的话题。这是我第三次看见笨笨,第一次看见笨笨大概是一年以前,我去上级单位办事,笨笨就坐在电脑旁边,我看他的QQ打开着,就说你把我加上吧,于是笨笨很自然而然的就加了我,回来后我对笨笨的印象很快模糊了,而我的QQ里从此多了一个好友。第二次看见笨笨是在上级单位开会,走进会场的时候,我希望看见笨笨的身影,而我上午却没看见笨笨,彼时,我知道对笨笨已经有了隐隐的牵挂。我是在下午的会场终于看见了笨笨,他就坐在我的正前方,他身体的左侧一直对着我,这给了我仔细观察笨笨的机会,面前的笨笨是一个看上去体格健壮的年轻男人,笨笨脚上的那双很特别的休闲布鞋让我很喜欢,洒脱而富有童贞,穿这样一双休闲布鞋的男人,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呢?我被这双洒脱而又回归自然原始的布鞋深深的吸引了!
   笨笨带我去了市内一个我没去过的娱乐场所,我不知道那种场所叫做酒吧还是夜总会抑或是别的什么名字,当我看见留着长发穿着时尚晚礼服的男主持人说着一些似幽默似暧昧的话语,看见一个个令女人也赏心悦目的美丽演艺小姐时,我知道我不属于这里,而笨笨此刻就坐在我对面,我不知道他属不属于这里。我们依然聊着,和网上不同的是此刻笨笨就在我身边,我听着他侃侃而谈。他的话仍然象在网络中一样,在我看来,极少有女人能够听明白笨笨的语言,可能正如他所说的,他的“汉江之声”我是唯一的听众,而我也相信我能够听懂。常常面对屏幕,看着笨笨从那边发过来的话我会忍不住笑,那是什么鸟语嘛,对,就叫鸟语,因为一般人很难听懂,我可能属于和鸟类能够沟通的二般人吧,我说,呵呵,笨笨,你能否按正规语法把语言说完整啊,可是一想,要是笨笨象大多数网民一样说话,那还是笨笨吗?还会是我喜欢的有个性有思想的笨笨嘛,心想算了算了,如果笨笨改了语言风格,那“汉江之声”我还会是唯一的听众吗?
     当笨笨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之后,他的一个朋友坐在了我的对面,笨笨就坐在了我的身边,这一切一切似乎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尤如后来当我看见舞台上那个叫做变脸的节目后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笨笨给我解释那些脸谱是用皮筋提前系在下额及脸部的,然后自然而然地抚摸着我的下额给我作示范解释,那一瞬间我有些迷茫和慌乱,可是我却做到了让自己表面平静如水。演艺厅的燥杂声很大,许多时候笨笨只能用嘴紧贴着我的耳朵讲话,这时候我的心是暖暖的,以致于后来笨笨再次自然而然地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再到搂着我的腰,我也很温暖的接受了,我喜欢这种感觉!笨笨点唱了两首歌,说是为我而点,这次我才第一次知道,笨笨原来竟是音乐人,果然笨笨的歌曲唱得很好,和琴师的默契配合显示出他的专业水平。在笨笨唱第一首的时候,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突然有一咱冲动,想拉拉笨笨的手,想拉着他的手听他唱歌,而我终于还是克制了我的冲动,当笨笨唱第二曲的时候,笨笨的右手就紧靠着我的左手,于是,我想也没想,拉住了笨笨的手,笨笨依然很自然而然地迎接了我的似乎是前者的行为,他的右手和我的左手是环环相套的那种拉法,多年以前我听人说过,这是一种情人之间的拉手方法,我的心里再次有些迷茫和慌乱,笨笨似乎唱得很专注,不知道他有没有感受到我的手的温度。
     笨笨的朋友带着女朋友过来坐在了我们的对面,朋友就是那位琴师,笨笨说他是他的同学,朋友的女朋友是刚刚在舞台上唱过几首歌曲的一个演艺女孩,那个女孩穿着黑色的晚礼服,妩媚中透露着风尘,听见女孩说话,我才知道这还是一个可爱而心直口快的女孩,她对着我和笨笨说“你们两个长得好挂像哦,如果不是兄妹就一定是夫妻了!”女孩举起酒杯,“来,我祝你们爱情甜密”,我听了先是吃惊而后是喜悦,呵呵,真是一个口无遮拦快言快语的女孩,但我并不生气,说真的还有点开心,不知道笨笨的心理怎么想。
     当曲终人散的时候,我们离开了那里,下楼的时候,我感觉头晕晕的腿也有些发软了,呵呵,我自认为平时酒量不错的,今天怎么会这样,笨笨说,可能是因为我们都太紧张了,我问,我们紧张吗?笨笨似乎没有言语。笨笨送我回家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过了零点了,可我仍然希望他放慢车速,因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途中笨笨说起他的另一个朋友年龄比自己大却不想结婚,我就问你朋友多大了,笨笨说朋友比自己大一岁,二十五了,我的心立刻沉到了无底深渊,天啊!我今天晚上竟然情不自禁拉了一个年龄比我小近十岁的大男孩的手,在我追悔莫及的同时,我也感激笨笨的善解人意,至少她理解并配合了我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