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典故事 > 大德故事

我喜欢上科室同事

   在科室,只有我跟小娜是单身,所以我们自然而然走得比较近。业余时间,我们约着一起逛街、吃饭。娇小玲珑的小娜虽然比我小三四岁,但为人处事却比我“贼”多了,在工作上也给了我很多帮助。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她。
   我以前想过要自己开家诊所,小娜跟我都是学医的,如果我们结婚,正好可以开家“夫妻店”,不管从感情还是从发展上看,我们都是很合适的。有了这层想法后,我对小娜就更关心了,疯啊闹啊的时候我总是让着她。
   同事也在有意地撮和我们,我越发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表现了。
   冬天来了,我约小娜去逛夜市,她买了一双手套送给我,让我觉得更有戏了。第二天,我特意去挑了一双漂亮的卡通手套送给她。没想到,她一见我送手套,脸色都变了,把手套丢在一边,说,要你不送的,我不喜欢。她的态度并没打击到我,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她,她病了给她买胃药,饿了给她买消夜。虽然她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我觉得这是女孩子矜持的表现。
   我很自信,认为只要我提出来,小娜肯定会接受我的,所以我一心一意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向她表白。
   这时,我们中间闯进了另一个男孩子,他叫胡征。
   胡征的爸爸跟我们科室主任是好朋友,常常到我们这里来,有病看病,没病就坐着闲聊。他经常提到儿子胡征,说他原来在一个商业城做得蛮好,也挣了不少钱,就是特别爱玩。现在商业城效益不行了,他就干脆不干了,每天上网******。
   没过多久,胡征来看病,医生正好就是小娜。胡征是个人来熟,小娜也蛮能“嘴”,两人很快就混熟了。
   从那以后,胡征代替了他爸,三天两头没事就到我们这里来“报到”。科室几个都是年轻人,下了班,经常被胡征叫着集体吃饭。吃完饭后,成家的,谈恋爱的都回家了,就剩下我、小娜和胡征三个人再找节目。
   有天晚上我们去上岛喝咖啡,回去时小娜的宿舍关门了,我们只好把她送到附近一个同学那里去住。我和胡征刚走,小娜又打了个电话,说是饿了,于是我跟胡征又去买了一大堆烧烤送给小娜和她的同学。那天晚上,胡征就住在我宿舍,我们聊了很多,理想、志向、生活阅历,我们还聊了很多同事的趣事,包括小娜的。
   胡征的家就住在江汉路,所以很方便陪小娜聊天。他又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跟小娜有很多共同语言,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谈论的就是时髦的消费和玩乐。每到这时,我都只能听他们说,因为我对这些东西实在是没什么研究,平时下班除了吃饭就是打打球。再说,我一个实习医生,也没有胡征那样的经济能力。
   5月2号,科室的同事结婚,同事们约着去看他的新房。在车上,大家拿我和小娜打趣,说我们蛮合适,以后正好可以开个夫妻店。这个玩笑简直开到了我的心坎上,我觉得该是向小娜挑明的时候了。
   送小娜回家的时候,我对她说,我想请你做我的女朋友,你会不会接受?小娜低着头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一口回绝,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被小娜拒绝后,我特别难受。想起她总是用躲避来回答我的暗示,现在我才明白,原来,她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出于矜持,她是真的对我没“意思”。现在我该如何面对她,该如何面对科室的同事?
   为了让自己放松一些,第二天,我没告诉小娜就和一个朋友出去旅游了。可是坐在火车上,我心里想的全都是小娜,我仔细回忆了很多和小娜在一起的细节,觉得我们确实有很多地方合不来,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牵挂她。车厢熄灯了,我一个人坐在窗边,对着外面的黑夜,最终忍不住还是给她发了短信,说了很多想念的话。小娜也给我回短信,要我在外注意安全,但她对我们的感情问题只字不提。最后,我感到有些心灰意冷,我发短信对她说:“我对这里没什么留恋了,我想辞职离开这里。”发出这条短信后,我一直没收到小娜的回信。
   我出去旅游5天,虽然我一直想让自己静下来,把她忘记,但她却更牢地占据了我的心。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旅游了一趟回来,我发现小娜跟胡征谈恋爱了。
   上周的一个晚上,我一个人在外吃完饭,无聊地逛了一会,回宿舍的时候,路过永和豆浆,我往里面瞥了一眼,霎时天旋地转,我看到小娜跟胡征并排坐着吃东西,胡征的手很亲热地搭在小娜的肩上。就在这时,胡征也看到了我,但他没跟我打招呼,而是急忙低下头,继续跟小娜说笑。
   我有气无力地躺在宿舍的床上,想着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胡征是什么时候跟小娜开始交往的呢?我想起有天我和小娜去网吧上网,胡征打电话说也要来。我对小娜说了之后,她就推托不舒服回了宿舍。那天回去后,我给小娜打电话,她的电话老占着线。我从宿舍的窗户看出去,发现胡征正站在小娜宿舍门口打着电话。其实那时我就有了一些怀疑,后来我问小娜,她说胡征是有追求她的意思,但她只把他当普通朋友看。现在看来,小娜骗了我,她跟胡征已经暗地里开始了交往。
   难怪胡征总是有意无意地打听小娜的事情,难怪胡征的爸爸有天跑来说胡征现在改变了很多,他准备去一家房产公司上班,准备好好地赚钱,买个房子。说这话时,胡征的老爸还一脸骄傲的样子,同事们那时还开玩笑说他儿子肯定是谈朋友了,想成家立业了。没想到,这个让胡征改变的人却是我喜欢的小娜。
   正在胡思乱想着,宿舍的同事回来了。虽然不是一个科室,但他是认识小娜的。他像探到什么秘密似地对我说:“我逛夜市看到你们科室那个小娜跟一个儿子伢在一起,那个儿子伢还搂着小娜的腰,看起来他们是在谈恋爱咧。”我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那有么了不起唦,姑娘伢谈个恋爱是正常的嘛。其实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我总觉得自己被胡征利用了,他从一开始接近我们就是为了得到小娜,而我还傻里傻气地跟他成了朋友。现在他再来科室,我都不跟他说话了。
  (我问他,为了一场还没开始的恋情就辞职是不是值得,方超苦笑着说:“这两天我们好像又恢复正常了,不过,她手机一响,她就偷偷地躲到一边。我晓得她是怕我伤心,但面对这种状况,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可能换个地方我会忘得快一些。”)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