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孝业故事

我是爱情逃兵

  杉儿突然跑到我这里来了,失魂落魄的样子。她甩掉高跟鞋,抓过一个靠垫, 蜷缩到了沙发上。呆了一会儿,她竟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我暗暗吃惊。杉儿向来对于抽烟酗酒一类的事情深恶痛绝……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正色相告:“喂!少来这一套啊!我可看不惯有人在我面前表演慢性自杀!”

  杉儿在一团烟雾中缓缓抬起头,神色凄苦地说:“我失恋了……”

  原来如此!我暗暗好笑。我说:“你和男友许里真是一对活宝,三天两头地闹,我都见怪不怪了。”

  她说:“不是许里,我和许里半年前就分手了。”

  她和许里分手了?这我一点都不知道。那她现在……

  你知道,我放弃毕业留校的机会到这个小城,完全是为了许里。可我们没房子,没钱,除了爱情,我们什么都没有。我几番应聘几番跳槽,都是为了把我和他的小家建得好一点。现在我干的这份推销保险的工作,当初他也是同意的。我拼命工作,拼命赚钱,没想到,到了最后,这居然成了他和我分手的理由。

  在许里的宿舍里看见那个女孩,我真想冲上去骂他们打他们啊!我虽然和许里有时候也闹一闹,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们间的感情。

  他说我不够温柔,没有女人味;他说我太忙碌,忽视了他的存在;他甚至认为我工作太拼命,让他有很大的压力。而他只想安安稳稳地过一过小日子,和我在一起,却没有这种可能……我向他检讨,我保证我一定会改,可他无动于衷。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他的同事那儿得知,那个女孩是许里单位处长的女儿,我才恍然大悟。

  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好平常的故事。可一旦真正发生到自己身上,感受到的却是百分之百的痛苦。

  那个晚上,我一个人到了一家卡拉OK厅。我的歌唱得不错,但做保险的一年来,我却从没有时间来唱歌。我每天一大早就出门,四处做客户拜访直到晚上九点多,几乎天天如此……

  要了两听啤酒摆在面前的桌子上,我边喝边唱。反正没有人认识我,反正他已离我而去……我感伤着,唱着伤感的歌,在歌声中泪流满面。我想我是快喝醉了,胃很难受。付了账,我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卡拉OK厅。

  走着走着,我感觉有人在跟着我。我猛地回头一看,是个穿一身牛仔服的年轻人。我依稀记得他就是刚刚在卡拉OK厅不停地给我鼓掌的那个人。他一个人坐一张桌子,从头至尾他一首歌都没唱。

  我感觉他不是个什么好人,便加快了脚步。没想到刚才喝的酒不争气,此时在胃中翻江倒海起来。来不及跑到路边,我蹲下身子,吐了起来。

  没想到那人竟然也蹲到我身边,递过一瓶矿泉水,又递过一包餐巾纸。我毫不客气地用光了这些东西,等舒服了一点,站起来就走——我才不想对这种别有用心的人说什么话。

  那人果然在我身后开口了:“不要灰心,落叶的季节,也正是成熟的季节。”

  看着在路灯下作着生命的最后一次舞蹈的黄叶,我心中一震。但我仍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被房东老太太叫醒,迷迷糊糊地打开门,老太太笑眯眯地说:“你家表哥叫我告诉你,他一直在等你!”

  我哪儿来的表哥?莫名其妙地往门外一看,昨晚的那个人正站在门外。

  他叫姜军。

  后来我才知道,他曾有个妹妹,19岁那年,他妹妹因初恋失败而自杀了。他说,第一眼见到我在那儿边哭边唱着歌的样子,就觉得我很像他的妹妹。他不放心,所以一直跟着我,而早晨来,也是因为担心我会想不开。

  我和姜军就这样认识了。我管他叫大哥,他也真的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呵护我,照顾我。我没有再做保险,天天呆在家里。没有了结婚的目标,我也不用疯狂赚钱了。反正前些日子存的钱够用一阵子的,我准备休息调整一阵,再做打算。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冬天,我都窝在小屋里看书。姜军倒是常来,我毫不顾忌地和他瞎侃,天南地北地和他穷聊。姜军一来就带一大堆吃的东西,水果、蛋糕、葡萄干、牛肉干什么的。我笑他是在探监。

  偶尔,我也会做一点菜给他吃。第一次他吃到我烧的菜,赞不绝口:“好哇!别人说通往男人心里的最佳途径是胃,你不愁嫁不出去啦!”话刚一出口,他马上意识到说到我的痛处,连忙道歉:“啊!对不起……”

  我一笑:“有什么对不起的?他没选择我,是他没眼光!”

  姜军深深地看着我,大声说:“对!真是没眼光!”

  我哈哈大笑。可无意间我看见了姜军的那种怪怪的目光,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我敏感地意识到,我和他之间的那种感情已经有了改变。可我不知,这种改变是好是坏。毕竟,我对他的生活没有丝毫了解,但看他这么年轻,经历应该不会很复杂。

  接下来的好几天,姜军没有来找我。我逐渐烦躁不安起来,每一声敲门都让我心跳不已,可来的都不是他。夜深人静时,我扪心自问:是不是爱上他了?

  姜军再次来到我的小屋时,是一个黄昏。看见他的那一刹那,我的泪水涌上了眼眶。那一刻,我确认:我爱他。

  他和我一样不自在。两人头一次面对面地坐着不知说什么才好。过了好久,我们俩又同时开口:“我……”

  我俩都笑了。巧的是,此刻突然停电了。我点了蜡烛,这下两人自然多了。我举着蜡烛递到姜军手里,笑道:“来,做个举蜡烛的小天使!”

  姜军怔怔地看着我,突然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杉儿……”

  蜡烛一晃,一滴烛泪滴到了手上,很烫。我的心跳得很快。

  姜军说:“对不起!”接下来他的话让我完完全全傻了。

  姜军结了婚。他结婚五年了,妻子是他的高中同学,现在已有了一个两岁的儿子。

  “我是为了我的妻子才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从开始到处打工,到五年后的今天终于有了自己的公司,我的事业算是小有所成。可是,我却觉得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越来越关心存折上的数字。应该说以我的财产,接济一下我的父母不成问题,但她因为当初我和她的婚事遭到过我父母的反对,所以在婚后一直对我父母不冷不热。而同样反对过我们婚姻的她的父母,她却孝敬有加。

  “她完全变了。有时我甚至怀疑自己,当初怎么会爱上她?不,不,不,我爱过她,那个她是纯真的,不会为了鸡毛蒜皮而大吵大闹,更不会因为我生意上的失误而对我横加指责,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爱我,还是爱我的钱?”

  我还是站在他的面前,我还是呆呆地站在他面前。

  姜军心疼地看着我,摇晃着我的手,压低声音叫:“不要这样,杉儿!我不知道我还会碰上你!你就像一个精灵!我,我不知该怎样形容。你那么弱小,我不知我该怎样保护你。你又那么坚强,一个人在外闯荡,我真的是好想帮助你……”

  我在他的摇晃下渐渐恢复了神志。首先我感到的是锥心的疼,让我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颓然倒在椅子上。姜军在一旁紧张地看着我。

  我的脑子乱成一团麻,眼泪争先恐后地纷纷涌出。姜军想为我擦掉眼泪,我扭头避开了。姜军哑着嗓子叫我的名字,我硬起心肠说:“你先回家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晚上再谈,好吗?我想好好想一天。”

  姜军无奈地收回了手,他像往常一样在我的头发上摸了摸,说:“那,我走了。”

  走到门口,他回头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别忘了,杉儿,我爱你!”这几个字沉甸甸地压在了我心上。

  我一夜没睡。我看得出来,姜军是真爱我的。可是,这样的爱又有多少快乐呢?破坏一个家庭容易,而重建却很难。他对现在的妻子感到失望,也许,他的妻子要负主要责任,可他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也许只是因为他的妻子不明白,爱,也是一种艺术。选择正确的爱的方式,有时候比爱本身更重要。他和他妻子有感情基础,他们的感情是在平淡琐屑的婚姻中磨损的。而修补他们的那份婚姻,显然比争取我们这份爱情要容易而且更有价值……我不想要这种不属于我的爱。

  “今天白天,我给他写了长长的一封信,留在了房东老太太那里,然后锁了门,就跑到你这里来了。”杉儿抿了一口茶,结束了她的话。

  我看着杉儿,好久好久,说:“你长大了!我真的很佩服你!”

  杉儿摇摇头:“佩服我!其实我知道,如果不这样在一切还未真正开始前就快刀斩乱麻,我就会陷进去。有许多故事都是对自己的自制力太有信心才开始的,到了最后却往往欲罢不能。而我胆小,在爱情来临时,做了一个逃兵。”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