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孝业故事

无法纯洁的婚姻

   我出生在山东昌乐县望留镇,那里非常贫穷。高中住校没多久,有人就托信告诉我,母亲病了,很严重。所以,我退了学,回到家里照顾母亲。在我的精心护理下,母亲的病有了起色,我也在为自己的工作做打算,总不能一直闲在家里,可我一个肄业高中生能做什么?
   允是我在初中时一个要好的同学,听说她在一家饭店干服务员,我决定投奔她,心想或许可以找份工作。她工作的是一家家庭式的小饭馆,是望留镇上的名吃“全驴宴”。我忐忑不安地去了,问他们要人不?老板娘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可是老板总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但他们对我印象不坏,当即就同意要我。
   我征得了父亲的同意就上班了,工作很累,工资一月只有280元,但我每天不到五点就得起床打扫卫生、做饭、和面、顺菜,整天像上了发条的钟表不停地转。虽然累,但我干得如鱼得水,我服务态度好,人也乖巧懂事,来这里吃饭的有很多是镇上的领导,他们都很喜欢我,因为我的出现,店里的生意好了很多。
   老板也非常赏识我,经常拿我和允做比较,终于有一天老板辞掉了允。允走了之后,我的工作量更大了,每天都累得挪不动腿,晚上一躺下就沉沉地睡去。那个雷雨的晚上,店里因没有客人很早就打烊了,我回到自己的屋庆幸可以睡个好觉。身体上的劳累让我很快进入了梦乡。
  突然,我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睡梦中醒来,看到床单上的鲜血和一脸狰狞的老板,我的天都塌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我的清白,被这个恶魔毁了。
   我受不了这个打击,疯了一样冒雨狂奔到火车站,那一刻,我一心只想逃离那个丑恶的地方,想得最多的还是死,我不知道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
   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那张小床上,老板娘坐在床边上,看她关切的眼神,显然她什么也不知道,我的泪决堤般流了下来。而那个恶魔竟然站在门边笑,没有半点羞愧的样子。我恨得牙齿痒痒,真想一刀砍了他。
   他让人看着我不准我外出,也不准新来的服务员见我。我想他大概是害怕我警告那些新来的服务员防备他,可是,事情还是接二连三地发生了,那里的三个服务员,先后被他强暴了,那个恶魔,就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我每天晚上都会从睡梦里突然惊醒,脑海里他的影子挥之不去。
   我只有无声地落泪,后来有一天我趁他不在终于偷跑了出来。我一口气跑到了泰安找我的一个姐姐(比我高一届的同学)。在桃花峪这个美丽的风景区,我每天在瀑布边上从早晨坐到晚上,多想就这样死掉,但是想想还在病中的母亲、年迈的外公外婆,我又没有了死的勇气。
   不久后,我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城市,找了一份化妆品推销员的工作,工作开始安定下来,可是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我怕那个恶魔再次找到我,我也曾想过要告他,让法律制裁他,每每想起他威胁的话语我就妥协了,是的,他知道我那毫无背景的家,他还认识很多“社会”上的人。我惹不起,只好躲着。
   我害怕,我不过是一个十八岁的黄毛丫头,这件事情无论如何解决,对我都是一种莫大的伤害,而且我又不能跟家人讲。在农村这种事情传出去,比一颗炸弹落了地都厉害,我只能战战兢兢地活着。我经常也会问自己,这种惶恐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我的明天在哪里?
   做化妆品推销的日子里,我认识了好朋友“猴子”,她是一个非常开朗的女孩子,我很喜欢跟她在一起,可是快乐的时光竟然如此短暂,做化妆品的老板竟然也不是一个正人君子,对我动手动脚,我害怕他会像那个恶魔一样对待我,那个时候的我,脑海里又翻腾起那个恶魔的样子,我恐慌极了,连钱都没要就跑出去了。
   站在寒风凛冽的大雪中,伸进自己的口袋下意识地的摸了一下,还剩一块两毛钱,连回家的路费都不够,我的脸上滑下了两行冰凉的泪。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位阿姨出现在我面前,她问我,小姑娘你没地去吗?到我那里去吧,我正缺服务员呢,你去看看干得了就干,干不了你随时可以走人。在这种走投无路的状态下我甚至没有考虑什么后果,就跟她走了。
   她叫了一辆面的七拐八拐地开到了一个像是郊区的地方,我跟着她进了一家规模并不很大的理发店,不一会又来了一个女的,稍微年轻一点,她们嘀嘀咕咕地不知说些什么,我虽不懂她们在谈什么,但直觉告诉我不是好事,她们也不是好人。
   我跟那位阿姨说:“我不会理发,恐怕干不了你们的工作”,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这时的她完全换了另一副嘴脸,“既然来了就老老实实待着吧,想走?这可由不得你。”待我弄明白了她们是干什么的之后,我追悔莫及,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刚逃出狼窝,又跌进一个巨大的火坑。 
   她们派了几个人看着我,这几个人都是黄头发穿奇怪衣服的女人,她们有的还文了身,对我特别凶。她们整天对我进行所谓的“训练”,我死活不从。也许她们也怕把事情闹大了,就把我关在屋子里不再给我施加压力。看着窗外的一小片天空,我失声痛哭。
   有一天店里来了几个南方客人,他们在几个黄头发的女孩中间挑来挑去,我偷偷地把头探出来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被其中一个男人看到了,走进来把我拽了出去,“我就要她了”。老板娘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吓得大喊了一声“我跟他走!”
   我的话把在场的人都镇住了,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知道眼前的男人可能是唯一能救我出火坑的人,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也不知自己为何相信这个陌生人。
   男人带我去了我们当地有名的酒店,在酒店里,我给他长跪不起。“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吧!”他却没有多少惊讶,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一进去我就看出来了,你肯定是被迫的,所以我就想,无论如何赌一次,能把你带出来最好。”我的眼泪哗地就流了满脸,我真的遇到好人了,虽然是在那种地方遇到的,但是,他真的是个好人,他那天晚上真的没有碰我,让我一个人睡到天亮。
   我醒来之后,他带我去了派出所报案。公安民警迅速展开布控,很快就抓到了所有犯罪嫌疑人。从派出所出来,我站在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只是,这个轻松来的太晚,我的青春岁月早已经伤痕累累。
   我没有想到,这个解救了我的男人,成了我的老公。他叫叶平。叶平带我回了老家,武汉。叶平说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他会好好疼我爱我,争取早日生个大胖儿子,每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就一阵抽搐,说实话,每次和他同房,我都表现得很差劲,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总是会浮现那个恶魔的样子。
   叶平以为是我在家太无聊了,于是让我开了一家服装店。由于我眼光比较好,进的衣服都比较漂亮,买的人越来越多,后来我不仅仅进女装,连男装也开始进了。当然,来的男顾客也就多了起来。
   有一天我们俩在床上还没起,这个时候,有个客户打我电话说别忘记帮他订的那套衣服,急着穿,我就开玩笑说,怎么能忘了你呢,亲爱的。其实我们这种买卖,这种词语都是当成你好啊再见啊之类的词语用的,压根不带任何色彩的,可是叶平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刚好心情不好,竟然说了一句:狗改不了吃屎。
   我开着玩笑说,你说什么呢,老公。我赔笑着跟他解释,可是他却越来越生气,竟然大骂起来。他说,怪不得平时你总是一副死相,原来外面有男人了,你他妈的真是天生的贱种,别忘记了你的出身,你是从哪里让我带出来的?不记得了?真以为自己冰清玉洁啊,别装了,学人家装什么纯洁少女……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最真实的想法。原来我一直错了,一直以来我以为他是我的救星,救命恩人,他再造了我,而且给了我美好的婚姻和幸福的家庭。原来,他一直这么看我!这彻底让我心寒,失望。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已经醉醺醺地闯了进来,一把就撕开我的衣服……我颤抖着,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越看越陌生,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想起了那个曾经强暴过我的男人,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我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叶平不是坏人,他不喝酒的时候,还是很疼我,会和我一起去店里,推销衣服,忙里忙外,收拾房间,洗衣做饭,这些他都做得比我麻利。他温柔的时候,我很爱他,可我有时候会怀疑,面前这个宠我的男人和那个喝醉了酒的粗暴男人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哪一个才是最真实的他呢?这个男人,我该放弃还是该继续呢?其实如果放弃了他,我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还能不能找到另外一个疼我的男人呢……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