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孝业故事

天堂上的女友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缘,何需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今昔明夕,君已末路
  
  每当我随口吟起这首诗,心头便一阵阵的痛,因为,这是一个我一直深爱着的女孩子送我的,去年的今天,我永远的离开了她,不是她不爱我,更不是我不爱她,因为,她去了我们活着的人所不能去的地方,今天,对于普通人来说再普通不过了,但是,对于我来说,今天,就是她的一周年祭日。
  
  那是在两年前,那时刚出现OICQ,北京由于经济比较发达,已经出现了网吧,我跟她就是在网吧认识,很巧,她跟我家住的很近,就在隔壁的小区里,而且更巧的是,她竟然是我的校友!很快,我们就从普通朋友变成了恋人。
  
  说实话,我海拔不高,而且长的并不是很帅,却有着灵敏的头脑和优异的口才。我们的恋爱,同学知道,老师知道,家长也知道。她的家庭比较保守,一直反对我们来往,而我家却因为父母开朗且没有时间去多管我们的事情,父母并不反对我和她交往,而是希望我能珍惜并且能够把握好尺度,于是,她成了我家里的常客。
  
  我们有过快乐,有过悲伤,有过浪漫,也有过无奈,我们海誓天盟过,她也把她所有的一切给了我,我很爱她,甚至更胜过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她给了我生的希望,自己却面带着微笑勇敢的面对死神。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4月25日,北京已经春暖花开了,漫天飞舞着柳絮,和今天一样,阳光和煦,我和她牵着手,漫步在大街上,她笑的很灿烂,也很活泼,踩着地上的柳絮非说是毛毛虫,蹦蹦跳跳的到处跑,我感觉我很幸福,也许,那个年龄的我认为,快乐就是幸福。
  
  “我们去看电影好吗?磊磊?我想去看那个《大话西游》”
  
  “好吧”
  
  买了门票,我们坐在阴暗的电影院里,人不算很多,听着其他情侣磨牙的声音,我想吻她,却没有勇气,而她已经察觉到了,慢慢的仰起头,问我,
  
  “电影好看吗”
  
  我含糊的回答她还可以。我们互相注视了有半分钟,但是,我始终没有勇气,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失望。我骂自己,你真笨。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三个字上面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她哭了,我捧起她的脸,情不自禁的说“我爱你”说罢,她闭上了眼睛,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推我,我吻了她,过后,她说了一句话,“我希望是一万年”我们笑了。
  
  走出电影院时,天已经黑了,老天爷突然翻脸了,阴沉沉的,寒风袭人。我们搂的更紧了,她像小鸟依人一样,紧紧的靠着我,从电影院到她家并不远,我们打算走路回家。
  
  我拥着她走在人行道上,路人都匆匆的回家吃饭,谁也没有经意我们,踩着柳絮,我们朝她家的方向走去。真不知道我是哪根筋乱了,突然想吻她,也许,是为了弥补刚才的失误,她用女孩子特有的方式告诉我,“你吻吧”,正在我刚要低头的时候,她一把推开我。
  
  嘭~~~~~~~
  
  悲剧像闪电一样令人悴不及防,天上有一颗美丽的流星划过天空。
  
  我的五感全部都失去了,时间停止了,血液凝固了,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路人停下了脚步,我发疯似的爬到她身边,她的脸上没有痛苦的表情,只有一丝微笑,我分明的看见,她的眼角还残留着最后一滴眼泪,我崩溃了,无助的我只有抱着血泊里的女友嚎啕大哭,鲜红的血溅在雪白的柳絮上是那么的刺眼,好心的人叫来了救护车,看着女友被抬上车,看着一个个晃动的脑袋,看着我满手的鲜血,感觉到天旋地转,完了,全完了,我的视线模糊了,只有吵吵嚷嚷的声音。
  
  刺鼻的药水味让我清醒了,我知道,我是在医院,身边是满面倦容的双亲和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极度的悲伤让我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挣扎着,我挣扎着爬起来想去看看女友,我问母亲,她呢?母亲的泪水告诉我,她走了,她永远的走了!我哭,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因为,我只有哭不完的泪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一个星期后,我参加了她的葬礼,按中国人的规矩,我是不应去的,可是,执意要去的我拖着虚弱的身体去见女友最后一面,毕竟,她是为我而死的,葬礼上的哭声连成一片,人们都为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的失去是痛心,我被空气压的喘不过气,当女友被抬出来与家属见最后一面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使我拨开人群,跪在女友的身边忘我的哭了起来,不争气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溅落在女友面色如纸的脸上,我大声的呼唤她的名字,可是,谁也不能挽回发生的一切,我晕倒了,因为虚弱,我再次走进了医院。
  
  后来,我和我的双亲举家迁到了南方,我知道,父母是为了我,为了让我更快的忘记发生的一切,可是,生与死的别离在我的心灵上始终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春天,永远也不会,无力的我不能为死去的女友做些什么。我能做的是,在每年清明的时候,在女友的墓前添上一束洁白的百合,那是她生前最喜欢的花。人在灾难面前是如此的渺小,一场车祸就夺去了她18岁的生命。
  
  今天,活着的我,是多么的想她,想再吻一下她柔嫩的脸,可是,什么都不能了,我只想对天堂上的女友说一声,“我永远爱你”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