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杀业故事

记三姑家真实的现世因果

  捕鱼杀生的果报——记三姑家真实的现世因果

  从我记事起,三姑家一直是家族父辈七支中最穷困的一支。
  
  三姑家除了她和姑父,还有一个表哥和一个表姐。
  
  多年来,四口人蜗居在一个三十几平米的小平房中,家里有个不大的小院和一个门房的仓库。
  
  姑夫年轻时是个司机,后来失业后一直职业不定。
  
  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捕鱼,注意,是捕鱼,不是钓鱼。
  
  他捕鱼的方式很特殊,是喜欢在开春河面刚开化时去捕刚刚孵化的小鱼,
  
  一网兜里,能装成百上千条半寸多长的小鱼。
  
  这种幼鱼,大部分都可高价卖掉,小部分还可留家食用和送给亲朋。
  
  在东北,除了冬季不适合大规模地捕鱼,其他时间姑父都很“勤劳”。
  
  虽然如此勤劳,但三姑家从来就没有因为任何致富项目真正受益过,她家的日子一直都非常局促。
  
  三姑是一位朴实的妇女,家中里里外外脏活累活无一不做。姑父也不懒,捕鱼加别的零活,收入应该也可以。
  
  表哥十几岁时就接了姑父的班去开车做货运生意了,表姐在商场里开柜台,卖一些小工艺品,两人的收入都过得去,他俩都不上学,也不需要家里养活。
  
  其实,她家除了吃饭外,没有什么其他的常规支出,但是家境就是好不起来,当年就让人很奇怪。
  
  后来,有一年过年,三姑家遭了贼。
  
  东北人过年都习惯大量囤积年货,三姑家也不例外,结果一天夜里她家小仓房的瓦被人掀开了,辛辛苦苦攒几个月钱置办的年货一样不剩全部失窃!
  
  当时我还小,还想怎么富人家贼不去偷,非要偏偏挑三姑家这种穷的人家偷呢?
  
  现在想来,必然完全是因为业障。
  
  三姑为了生活一直疲于奔命,人显得苍老、瘦弱,
  
  这时更是雪上加霜,看着空空如也的仓房,在寒风中伤心地流泪。
  
  家里人连饭都吃不上了,我们几个亲戚家纷纷出手援助,好歹算是勉强过了年。
  
  就是这样,三姑家几乎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
  
  十年前,表姐出嫁了,表姐夫后来据说很信佛,这可能是她家今后的一大希望。
  
  五年前表哥也托亲戚关系换了个稳定的工作,并娶了妻。
  
  亲戚们凑凑钱、婆家娘家两家合力,好歹买了新房。
  
  政--府拆迁,三姑家老房子因为还面积给了一个小商品楼,直到这时家境才刚刚有了一点好转。
  
  可好景不长,不久,三姑患上了严重的结石,加上她原来就有的肠胃疾病,本来瘦弱的身体更是虚弱得严重,发起病来痛苦不堪;
  
  擅长捕鱼的姑夫,更是患上了脑血栓,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继续发展下去,生活甚至将不能自理。
  
  破屋又遭连夜雨!
  
  2009年夏天,刚刚30出头的表哥,突然查出患上了“尿毒症”,肾脏溃烂,功能衰竭到正常值5%。
  
  表姐情况也不好,孩子刚刚10岁,还没长大成人,她这个作妈的就已经整天大把地吃药了。
  
  一家四口人,统统严重患病。
  
  2009年年末,三姑带着表哥表嫂来到北京的大医院治肾病(其实病情已经迅速恶化到药物无法治疗的地步,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了),我闻讯去帮忙。
  
  看到了他们一家的悲惨现状,真是揪心不已,四处筹借的几万块钱对于北京的大医院来说,实在是有限的很。
  
  当时检查、住院,进入了等待换肾的漫长、无奈的煎熬中。
  
  末学当时修施食法,并经常通过网络放生、助印,时常持诵经咒佛号,并转动经轮,每次回向都忘不了三姑一家。
  
  当时还在地藏缘论坛发帖求助师兄们助念,愿令表哥早日治愈疾病。
  
  结果,佛菩萨加持,感应非常迅速,刚刚入院十天,就来了肾源。
  
  医生都都有些不敢相信,说这是他们医院建院多年来绝无仅有之事,以往最快的肾源也要等上几个月。
  
  可是一波方平一波又起,顺利换肾的表哥,显得过于乐观。
  
  术后的第五天,突然产生了严重的排斥反应。呼吸系统、循环系统都受到了影响,脑积水致使昏迷不醒,抽搐时而发生,不得已,被送入了加护病房。
  
  半个月加护病房的煎熬,家人每天只能见一面,且丝毫不见好转。
  
  东北老家包括末学父亲来了几位亲属长辈,甚至私下里都在讨论料理后事的问题了。
  
  这之前,我曾劝表嫂放生,于是她委托给寺庙1000元托了一位出家师父帮助放生。
  
  我也给她们送去了转经轮和经书等,嘱托她和三姑经常持经、念佛、转动经轮,我也几乎每天修法回向。
  
  这样一个多月后,表哥终于死里逃生,从加护病房转回了普通病房。
  
  但意识已经不太清醒,四肢不能随意动,也不能说话,只能靠眼神和家人交流。
  
  医生说,表哥的情况属于“全世界仅有的三例之一”(这种深度昏迷状态竟然还能缓过来,医生之前已经断言“就算不死也是植物人了”),且是国内唯一的一例,医生们从来没见过。
  
  一个多月的时间,本来瘦弱、苍老的三姑更加虚弱;
  
  三十出头的表嫂,竟一月之间熬出了半头白发。
  
  这几个月来,表哥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地恢复,各方面机能缓慢地趋于好转,但究竟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不好说。
  
  但跟之前相比已经是生死两重天了,现在已经脱离了透析机,靠移植的肾脏泌尿了。
  
  表哥治病前后,不但赔上了他和嫂子两人的新房,如果急着还债的话可能还要把三姑和姑父住的补贴房卖掉。
  
  老而无所养,成为了眼前的现实。
  
  当然,我们家族的亲戚不可能让这种事真的发生。
  
  然而,现状毕竟是现状,悲惨的前因后果中,我为三姑讲解了很多因果的道理,她也无奈地连连称是,悔恨于姑父当年的一时利欲熏心和家里人的口腹之欲,就是这点小“爱好”害了她们一家。
  
  表嫂也坦白,自从结婚后,表哥经常把朋友同事请到家里“水煮活鱼”,并乐此不疲,结果害得自己和家里这么惨。
  
  三姑和表嫂已经答应,全家从此以后再也不杀生了,并发心经常放生、念佛。
  
  虽然三姑不识太多字,还没能入佛法的正道,但末学相信,有此一发心,她和家人定能迎来善根成熟的一天。
  
  因果决定无虚,一幕幕的现实无一不印证着这一点。
  
  杀生决定得短命、多病的报应,放生、念佛绝对能从悲惨的逆境中转回光明。
  
  活生生的事实,就像教科书一样诠释着因果法则的正确性和真实不虚,要求我们都行动起来,不做观望派,马上开始实践,立刻投入到戒杀放生的事业中去。
  
  三姑家的未来不知能如何,祝福她们吧!
  
  希望她家的这些因果能让更多人警觉悔悟,希望借此也为她们一家积累些许福报吧。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