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杀业故事

纪晓岚少年断案

  

  那是一年初夏的一天傍晌,纪晓岚从景城冯氏书铺借书回来,要回崔尔庄去。待他走到景城东街口时,便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人群之中,声嘶力竭的吵闹之声不绝于耳,纪晓岚挤到人群里面,看见两个大汉正争吵得面红耳赤。这两人一个三十岁上下,另一个四十多岁。他俩中间放着一只簸箩。
  
  那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赤裸着臂膀,满口污言秽语,眼珠子快瞪出来了。那个四十多岁的人也不示弱,袖管高挽,两手叉腰,骂骂咧咧,一张嘴唾沫星子四溅。看样子,这俩人大有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式。
  
  纪晓岚眨巴着两只乌黑的眼睛,东看西瞧地观察起来。他从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中,明白了这两人争吵的原因:这三十来岁的汉子,是油坊里的掌柜;那四十来岁的男人,是个面坊掌柜。他们的两家作坊离得很近,常互相借用工具。前几天,油坊里少了一只簸箩,掌柜就去面坊里找。面坊里的人说,他们没有借。可是今天,油坊掌柜到面坊来闲坐,看到面坊掌柜手中拿着的簸箩,正是自己家的那只,便欲拿回。
  
  结果,都说是自己的,话不投机,各不相让,两个人便争吵起来。乡亲们围了很多,但谁也不清楚当中的细节,说不清簸箩到底是哪家的,只好看着着急,也想不出劝解的话来。
  
  这时,纪晓岚心生一计,竟然忘了自己还是个小孩子,却象个大人似地上前劝解,说道:“两位为了一只簸箩,吵闹的不可开交,实在太不应该,其不有损两家的和气?快别吵啦,快别吵啦!”油房掌柜看着赶上来说话的小孩,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就对他说:“少爷闪远一些,这事儿不是你能管的。后站些!后站些!以免伤着少爷。”
  
  谁知纪晓岚听了这话,不但不后站,反而两手叉在腰间,扯直嗓子高喊起来:“岂有此理!你说是你的,他说是他的。我看你俩的话,都不足为凭。还是叫簸箩自己说话,说说谁是它的主人。”众人听了,哗然大笑起来。人群中有人认识这是崔尔庄纪府里的五公子,便乱哄哄地议论起来。谁也不肯上前阻拦他,觉得有好戏看啦。这两位掌柜听着众人的议论,也知道了这个小公子是谁,也对他奈何不得,只好由着他的性子来了。
  
  纪晓岚把书放下,从人群中的一个人手里要过一把铁锹。人们不清楚他要干什么,便都瞪大了眼不说话,看这小公子怎么做。纪晓岚把簸箩往地上一扣,用锹把在簸箩底上敲打一阵,然后放下铁锹,又把簸箩轻轻挪开,弯腰在地上看来看去,接着伸两个指头在地上捡了几下,好象他捡到了什么细小的东西。然后,纪晓岚直起腰来向众人一笑,开口说道:“这只簸箩说了话,油坊掌柜是它的主人!”面坊掌柜一听,恼怒起来,脸膛憋得像猪肝一样,指着纪晓岚嚷道:“公子你不可信口乱说,小人才是真正的主人。”纪晓岚张开一只小手,另一手指着说道:“你不要再争了,这些芝麻粒就是证据。”说着走到面坊掌柜面前,伸着手让他看手中的芝麻粒,“你说簸箩是你的,那么你就经常用来盛面和五谷杂粮,可是刚才敲打几下,却掉下这么多芝麻粒,这只簸箩究竟是谁的,这不是不言自明了吗?!”面坊掌柜的不好再说什么,脸上作红作白地,扭转身挤出人群走了。油坊掌柜连声称谢,周围的人也议论纷纷。
  
  一场难解难分的争吵,就这样偃旗息鼓了。纪公子才十来岁就会审案的事,也马上不翼而飞,在四乡八里传说开来。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