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杀业故事

脱掉裤子

      炎热的夏天,长途汽车上,旅客都昏昏欲睡,这时,只听见一个青年小伙子大嚷起来:“你这个老家伙,赔我的裤子!”
  旅客们都被这叫嚷声吵醒了。大家放眼过去,只见一个小青年,正对着同坐的老人破口大骂。这年轻人穿得花里胡哨,头发染成红黄蓝三颜色,流里流气的样子。老人家身子骨单薄,脸色黧黑,衣着朴素,一副老农民模样。
  那青年站起身来,对旅客说:“大家看呀,我这是刚买的裤子,就被这糟老头烧了一个洞,你们评评理,他要不要赔我的裤子!”
  老人分辩说:“我根本就没挨着他……”
  “我难道会自己烧个洞吗?只有你在抽烟,不是你烧的是谁烧的?”
  “小伙子,你不要诬赖人。看你这裤子,也不是现在新烧的洞;再说,也不是新裤子,都洗了好几次水了。”
  “你放屁!今天你是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大家作个见证!”
  大家对这满口脏话的小青年是敢怒不敢言,看他那流里流气的装束,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货。有人在叹气,说这老人要倒霉了。
  小青年见大家都不吱声,嗓门更大更粗了:“你这老不死的,不赔我的裤子,就甭想下这个车!”
  “小伙子,要我赔多少钱?”
  看来,这位老人家妥协了。小青年冷笑着说:“刚买的进口货,二百八十元。一分都不能少!”
  “下了车,我买一条赔你不就行了?”
  “哈,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下了车,我找鬼去?”
  “只是烧了一个洞,也用不着赔整条裤子呀?”
  “都啥年代了,破裤子谁穿?你给我钱,你想穿,就拿去。”
  “小伙子,你说话可算话?”
  “爷们说一不二,废话少说,快掏钱!”
  老汉看看乘客,没有一个搭腔,有的干脆装作睡着了。
  老汉叹了一口气,从袋里摸索半天,掏出二百八十元钱,给了小青年。小青年得意地笑了,冲着司机喊:“停车,我要下车!”
  车子“嘎”地停住,小青年朝老汉挤了一个眉眼,怪腔怪调地说了声“拜拜”,直往车门口窜。说时迟那时快,小青年像照片一样定格了车门口,不动了。啥原因,因为他的脖子后颈被人掐住了,不能动弹。
  掐脖子的人,是那老汉。
  只见老汉慢悠悠地说:“小伙子,你的裤子还没有脱下来,想跑吗?”
  小青年眼球骨碌碌一转,说道:“你先放手,我这就脱给你。”等老汉手一松,这家伙便使劲向前窜,眼看就跳下车了,没有人看清楚老汉是怎样出手的,只听见小青年“呀”地一声,扑倒在汽车的板梯上,来了个狗吃屎,全车哄堂大笑。
  这下子小青年老实了,乖乖地爬起来,向老汉抱抱拳,求饶地说:“老人家,我有眼不识泰山,放了我吧!钱,我还给你。”说着,将钱掏出来,递给老汉。
  老汉大手一挡,说:“小伙子,大爷我不缺钱花,我只要你的裤子。”
  小伙子急了:“大爷,爷爷,亲爷爷,求求你,放过我吧!”
    老汉脸一板,扬起拳头,厉声喝道:“你脱,还是不脱?”慑于老汉的拳头,小青年很不情愿地脱下裤子,剩下一条三角裤叉,低着头,缩回到座位上去。
  “怎么,不下车了吗?”老汉挖苦地说。
  “不下车了,我……我买的是终点的票……”
  车继续向前开,小青年穿着一条三角裤叉,头勾得低低的,坐在座位上一动不敢动。快到站时,老汉高声叫道:“拍卖啦,进口的裤子,只卖四百元哟……”小青年有口难言,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掏出四百元钱,将那条“进口裤子”买了下来。
  终于到站了,小青年第一个窜到车门口,车门刚打开,就往下跳,谁知,后衣领又被老汉拎住了。小青年疑惑地望着老汉,只见老汉乐呵呵地说:“这是你的一百二十元钱,拿去吧。今后可别再干这种勾当!”
  小青年哪里还敢接钱,只等老汉一松手,便支溜跳下车,灰溜溜跑得无影无踪。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