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杀业故事

老公狼约翰

凡尼斯电影公司正在拍摄一部名叫《野狼之王》的电影,结尾需要苍老的狼王垂死的镜头,这难免要使狼演员接受麻醉之苦,而且人兽之间很难合作。正在为难之际,得知科特迪瓦国家动物园要淘汰两匹超龄老狼,导演华尔登立即去商量,对方同意提供帮助。
  饲狼员鲍里斯领着华尔登来到狼园,指着单独关押的两匹老狼作介绍。这两匹老狼已经25岁了,按动物园规矩,狼到25岁必须淘汰。因为狼是一种人见人怕的凶残动物,所以必须处死。处死老狼也有传统的规定——把老狼引进一个特别的铁笼,享受5天美餐,犹如死刑犯枪决前晚上可以美餐一顿真正的“最后的晚餐”。第6天上午,狭窄的铁门吊起一半,待狼头伸出铁门,500公斤重的狭长铁门如铁锤一样,突然重重地砸下,狼头当即粉碎。死亡是不幸的,但使其突然死亡还是人道的。动物园方面表示愿意合作,饲狼员鲍里斯把老公狼约翰和老母狼玛丽引入一只普通铁笼,然后搬运到一块四周有灌木丛环绕的草地中央,按照导演华尔登的要求,立即停食饿狼,以便拍到狼王垂死的真实的精彩镜头。
  两天后,约翰和玛丽因饥渴难耐而疾走、奔突、撞铁栅、并发出凄厉的号叫,这是真正的狼嚎,令动物园里一些弱小动物瑟瑟发抖。鲍里斯领华尔登来观察老狼的状态,两匹老狼趴在粗大的铁栅上紧盯着鲍里斯,它们期待水,期待食物,但见鲍里斯双手空空,狼眼由渴望而变成怨恨阴毒。
  华尔登问老狼何时能倒下,鲍里斯说总要三天以后吧。他还说狼比老虎还厉害,看这铁笼的底板足有一寸厚,那可是钢板啊,如果是木板,它会咬穿挖地洞,一夜之间逃掉。在猛兽中,狼的求生欲望是很高的。看,铁笼四周的青草都吃光了,那是狼为了解渴而伸出尖嘴舔嚼的。狼腿如被猎人的铁夹子夹住,别的猛兽只会痛苦地叫,或者拼命挣扎,但狼竟会咬断自己的腿后逃走,其中有些因流血过多而死,有些则瘸腿而生,想想看,咬断自己的腿,该要多大勇气?华尔登感叹道:“鲍里斯先生,你真是一位狼专家!”
  第三天,华尔登又来了。三天没有吃喝的两匹老狼已经趴下,耳朵耷拉、眼皮闭上、肌肉松弛、气息奄奄,对四周动静毫无反应。华尔登伸出小木棒,轻轻拨弄老公狼约翰的头,它睁开了右眼,即便是一只眼睛,眼光中射出的却是仇恨。鲍里斯从狼眼中看出了它仍残存着复仇的欲望,华尔登从狼笼中抽出小木棒,放弃了开拍的念头。
  华尔登一走,虎斑猫奥米加悄悄走近狼笼。它是动物园里的自由者,吃一点动物们的残留食物,对谁都讨好,惟有对狼总是敬而远之。它似乎闻到了老狼垂死的气息,就来幸灾乐祸看稀奇。它很谨慎,先是绕着铁笼子鬼鬼祟祟地走了一圈,见老狼没有动静,就冲着铁笼子“喵呜——”吼了一声,发泄着它平时积累下来的厌恶。两匹老狼只微微地动了一下耳朵,连眼睛也没睁开。奥米加非常高兴,这两个凶残的家伙终于快死了,犹如受害者看着被毙刑场的仇家。它壮起胆子,顺着狼笼向上攀爬,还“喵呜喵呜”地欢叫,好像在说:“坏蛋,你也有这一天哪!”但是,奥米加实在是轻浮了一点,就在它得意地欢叫时,老公狼约翰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了猫,渐渐地抬起头,终于起身直扑狼笼,一口狠狠地咬住猫尾巴。奥米加惨叫着,四脚拼命抱住狼笼铁栅,不让老狼把它拖到笼子里去。实际上,约翰这一扑几乎用光了它的力气,它无力把猫拖进狼笼,牙齿也在发抖。奥米加吓得屁滚尿流,一泡猫尿喷到约翰的嘴里,这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其效果,绝不亚于沙漠游人喝到一杯可口可乐。约翰支撑不住极度虚弱的身子,咬断了猫尾巴,坠落下来。奥米加惨叫着逃走了。它用一条尾巴的代价,买到了它一生也不会忘记的教训。
  第4天傍晚,华尔登继续来观察狼态,把木棒探进狼笼,击打狼头、狼身、狼尾,两匹老狼毫无反应,只是肚子有一点微弱的起伏,显然已经气若游丝。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华尔登让鲍里斯撤去笼子,立即调来摄制组。两匹老狼趴伏在草地上,道具工根据华尔登的要求,往狼嘴里灌水,让狼增加点活气,形成垂死前的一点动感。这水真是救命仙丹,面对刺目的水银灯和“吱吱吱”响着的摄影机,公狼约翰先睁开了眼睛,闪出绿幽幽的光,充满了仇恨和杀气。母狼也睁开了眼睛,但它避开了四周一切嘈杂,把目光投向约翰。约翰从玛丽的目光中读出了狼国的全部情感,也低下头去深情地对视着,发不出一点声息,只是缓缓地伸出前爪。玛丽抬起尖尖的狼嘴,枕在约翰的前腿上。约翰用尖嘴触碰玛丽的脸颊,一会儿,两匹老狼的尖嘴搁在地上慢慢闭上眼睛。
  华尔登命令关机后兴奋地叫起来:“太精彩了!”接着他当众朗诵电影剧本中狼王垂死的一节:
  “狼王带着狼后,繁殖后代。容纳流浪的小狼群,组成有100多只狼的强大队伍,东征西伐20年,后来,被更强健的狼夺取了狼王的宝座。淘汰出局后,狼后始终追随着狼王,离群流浪,历经磨难,相依为命。最后,它们自知精力耗尽,连逮一只老鼠的力气也没有了,于是在一块幽静荒野的草地上寻到了一块命运归宿之地,双双依偎着趴下,不嚎不叫,不吃不动,渐渐地失去了活力,最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大家都称妙,刚才拍到的情景完全符合剧本的要求。
  第5天早上,鲍里斯领着三个人去掩埋狼尸。当他把目光投向草地中央时,他不由得毛发直竖、呆若木鸡——老公狼约翰竟能蹲坐在草地上,它的眼睛里闪动着绿幽幽的凶光,嘴角上沾满了血渍。老母狼玛丽不见了,而约翰脚边留下了一个狼头、一堆灰白色的狼毛,散落着啃光了肉的狼骨头。显然,玛丽是被约翰吃掉了,从而使它有精力坐起来,并做出等待与仇家决一死战的姿态。鲍里斯忽略了狼国规则,在野狼王国里,它们不吃同类的活体,但是同类死亡后,狼是喜欢吃狼尸的,这不仅是为了绵延种族和生存竞争的需要,也是野狼祖先留下的一种遗传。昨天晚上,华尔登的《野狼之王》摄制组撤离后,草地上一片寂静,受尽饥渴折磨的老公狼约翰渐渐苏醒过来,它还有残存的生命力,啃了点青草以解渴,然后嗅闻它的老伴玛丽,玛丽鼻孔里已毫无气息,于是它把玛丽吃了。
  鲍里斯面对约翰仅仅是一秒钟时间,他来不及向后挥手示警,老公狼约翰像飞天夜叉鬼般凶恶地腾空猛扑过来,鲍里斯就地一滚躲开了,约翰在灌木丛外“扑”地一声滚落,把那三个人吓得尖声怪叫。约翰也被三个人的尖叫声吓了一跳,于是跳出铁丝网,逃向外面足有4平方公里的尼基山森林。
  当地治安部门得知恶狼逃遁的消息后,立即调集各种治安、特警、防暴乃至消防队伍,紧紧包围尼基山,进行围网式搜查。包围圈越收越小,约翰东奔西突,逃生无路,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跳进了一个口径两米的竖井式山洞。人位围着洞口,洞口毫无声息。一位喘息稍定的警官挥挥手说:“喂它两个馒头,结束!”一位警察往这个竖式井洞中丢下两个馒头状的手雷,随着两声沉闷的爆炸声,洞口飘出刺鼻的青烟。
  5年后鲍里斯退休了,他始终记着老公狼约翰。一天,他带着聚光灯闯进尼基山森林,找到了老公狼约翰当年跳下的那个竖井式山洞。他把聚光灯的光直照洞底。此洞约有10米深,洞底铺满累累白骨,令他震憾的是约翰那副骨架的造型——它踩在累累白骨上,两条后腿挺直,两条前腿扒着洞壁,雪白的狼头骨仰视着洞口。鲍里斯由此推理,洞底是有凹口的,约翰的求生本能促使它钻进去,由此躲过了人类那两颗手雷的残杀。然而生命个体是有寿命期限的,约翰临死也不肯卧下奄奄待毙,而是挺直后腿,扒住洞壁,仰视着井口的一方蓝天,向往着自由和生命。
  鲍里斯站直身子,双目紧闭,双掌合在胸前,喃喃地表示了忏悔和祈祷:约翰、玛丽,愿你俩安息吧,阿门!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