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其他因果

七滴泪

   在距离城市很远的一座森林里,住着很多各种各样的妖精。它们只有拇指大小,全身透明,人类根本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妖精们对人类却相当地熟悉,因为它们每天都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人们。 
   有一只花之妖精,羡慕人类多姿多彩的生活,她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像人类一样,拥有人类的幸福生活,于是她去请教比自己年长的妖精。
   “你想做人类?”年长的妖精惊讶极了,“那可是不现实的啊!”
   “只要能达成这个愿望,牺牲任何代价我都不怕!”花之妖精坚定地说。
   “妖精变成人类是不可能的啊,因为妖精是没有灵魂的。”年长的妖精叹了口气,“孩子,如果你坚持这样做,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个拥有人类灵魂的方法。你找到七个拥有真挚感情的人类,把他们临死前流下的最后一滴泪收集起来,喝下那七滴融在一起的眼泪之后,你就可以拥有人类的灵魂了。”
   花之妖精点了点头,向老妖精行了个礼,出发了。
   北方的小镇上,有一户人家生了一对双胞胎,但是他们家境贫困,是无论如何也养活不了这两个男孩的。于是,丈夫连夜将其中一个孩子带到了别的镇上,请求别人帮忙代养。那个孩子是弟弟,只比哥哥晚出生一分钟。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个小镇因遭受洪水侵袭,所有人都逃向远方了,而当初夫妇俩交给他人代养的孩子,也从此不知所踪。夫妇含着热泪,带着一个正在吃奶的孩子离开了家乡。但此后他们的好运就开始了,丈夫在南部发现了金矿,数年后,他们成了当地数得着的富有人家。过着富裕生活的夫妻两个,多次寻找自己多年前失散的孩子,可这个孩子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一点点线索和头绪都没有。
  留下的孩子慢慢地长大,他接受了最好的教育,享受着最好的生活,他长大成人那天,报名当了镇上的一名警察。
   一向祥和安宁的小镇被一个消息打破了往日的平静,原来是一个杀人犯越狱逃到了这个镇上,而且就隐藏在离这不远的一片沼泽滩。所有的警察全部出动去追捕这个杀人犯,也包括那个刚刚报名的孩子。他拿着手枪走在众人的最前面,很快的,他发现了那个逃犯的身影,凭着一腔热血和大无畏的精神,他第一个冲了上去,小心地辨别着地上哪些是草地,哪些是沼泽。逃犯在前面拼命的跑,他拼命的追,很快的,把众人远远地抛在了身后。终于,他追上了那个逃犯。“站住别动!不然我就开枪了!”他说。杀人犯停下了脚步,慢慢地转过身来。天哪,他大吃一惊,这个杀人犯,面容长得竟然跟自己一模一样!他很快想起父母小时候的对话,立刻明白了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谁。而这个杀人犯似乎也认出了追捕自己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生哥哥。他眼眶泛红,趁着没有落泪之前,他转身继续向前跑。“停下!前方是沼泽!”警察大惊失色地喊道,但是已经太晚了,他的弟弟一脚踏进了可怕的沼泽地,并很快地陷入了大半个身子。年轻的警察努力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他在附近找到了一条长长的蔓藤,将它牢牢绑在一棵大树上,踩在沼泽的边缘拉住了弟弟的一只手,顺利地将他救了上来。可是被救的人却眼神恶毒,趁他坐在地上休息的时候,竟一把将他推进了沼泽中心。哥哥惊讶地看着弟弟,慢慢地落下泪来,“这些年你一直在外面吃苦,命运对你的不公使你成了一名罪人,如果命里注定我们两个只能生存一个,那么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你……快走吧……”弟弟转过身,刚刚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他背对着沼泽地里的人,肩膀颤抖了好久,然后,他毅然地转过头,抓住那根蔓藤向沼泽地里的人走了过去,并试图抓住他苍白无力的手,可是天不从人愿,那根蔓藤由于经受不起太大的重量,啪的一声折断了,兄弟二人双双重新跌回那片可怕的沼泽。在二人被淹没的前一刻,他们彼此凝视着对方,眼里流下了一滴热泪。
   一阵微风拂过,将兄弟二人那两滴珍贵的眼泪吹到花之妖精的身旁,它赶忙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子,把它们收藏了起来。再回头看那两兄弟,已经被沼泽完全吞没了。
   男孩和女孩从小一起长大,他们心里互相爱慕着。有一天,男孩拿着一朵玫瑰向女孩求爱,他说:“请让我照顾你吧!我发誓一定会把你当成我的眼睛来爱护!”女孩羞涩地接过玫瑰,答应了。一年之后,他们订了婚,就在那个互相示爱的地方。
   男孩长大了,在外面有了自己的工作,和女孩见面的次数也逐渐变少了。女孩从不怀疑他在外面干什么、接触了什么人,她只知道,等他事业有成的那天,就是她嫁他为妻的时候。
   可是好景不长,男孩在外面认识了一个美丽、富有的千金小姐,于是,每到节日、假日,他陪伴的、呵护的,再不是他那个痴情等待的未婚妻,而是那个可以给他事业帮助的富家女。可是当地的风俗,订婚是不可以再退婚的,所以男孩和他的新欢只能过着那种偷偷摸摸的地下生活。
   女孩知道了这一切,她十分伤心,于是将男孩重新约到当年定情的地方,扯着他的衣袖,苦苦哀求他不要抛下她。男孩表无表情地看着这个自己曾经爱慕的女孩。“我现在爱的人是她。”他指着一棵树的后面,那个富家千金缓缓地走了出来,一脸妩媚地朝女孩微笑。女孩绝望了,她跪倒在地上,开始无助地哭泣。男孩皱着眉头,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他抓住女孩的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拖到树林的深处,把她杀掉了。
   “亲爱的,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是我们之间的障碍了。”男孩将女孩的尸体埋在地下的深处,开始和自己的情人甜蜜地拥抱、接吻。
   花之妖精远远地看着这一切,她发抖了,恐惧地看着这两个人间的撒旦。他们走后,妖精从树上跳下,把女孩的尸体挖了出来。那张绝美的脸庞上,浮现出被心爱的人背叛、杀害时的惊讶、恐惧、绝望的表情,她双眼张得大大,仿佛对这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感到难以置信,但又是那么真实的可怕。她的眼角上,还残留着一滴眼泪,如露珠般的晶莹。花之妖精含着热泪,将这可怜的女孩最后一滴泪收进了自己的小瓶子。
   雨夜,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自己可爱的小女儿正赶往回家的路上。雨很大,路很滑,视线不是很好,母女两个手牵着手,两人共撑着一把伞在无人的大街上一路小跑着。
   突然,一辆汽车从拐角处疾驰而来,由于速度太快,可怜的母亲根本没有注意到它,等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汽车撞倒了,身体飞出好几米远,那小女孩则直接被汽车辗了过去。
   医院里,医生们正手忙脚乱地在手术台上紧张地抢救着。母亲还要好一点,除了几处骨折以外并无太大伤害,小女孩的伤势最重,她的肺、肾脏基本被压碎了,肋骨也剩不下几根是没有折断的,全身正不断地流着血,怎么止也止不住。
   已经脱离危险的母亲疲倦地躺在急救室的病床上,她仿佛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此刻她心中唯一记挂着的,就是自己女儿的伤势。
   手术室的灯熄了,医生们表情严肃地走了出来。
   “太太,”一位女医生蹲在她的病床前,温柔地说道,“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了,您女儿的血止住了,可是她失血过多,她又是那种极其稀有的RH阴性血型,这种血浆我们医院里没有,所以……我想我们只能对您说声抱歉了。”
   母亲听了医生的话,她挣扎着,拼命地坐了起来,拔掉了自己身上的各种管子,“我是,我是RH阴性血,把我的血输给她吧……”
   “那怎么可以!”女医生惊讶地看着瘦弱的、由于呼吸急促而满脸通红的母亲,“你自己现在已经是失血严重了,你怎么还可以输血给别人!你可是会送命的呀!”
   “我没有关系……可我女儿今年才10岁呀……求求你们,用我的血救救她吧……否则我就不接受你们的抢救!”母亲哽咽着,费力地下了床,就要给女医生下跪。
   女医生为难极了,她只好去找院长做决定。院长沉默了一会,说“按照她的意愿去做吧!”
   手术台的灯光重新亮了起来,女医生以极其复杂的神情将母亲体内抽出的血输入了小女孩的血管。她得救了。
   母亲躺在一旁的病床上,隔着透明的玻璃望向刚刚获救的女儿。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女孩眼皮动了动,嘴唇一张一合好象在说着什么。别人没有注意到,可是母亲却清楚地听到了,因为她在用自己的心去听,她听到自己的女儿说:“妈妈,我要找妈妈……”
   “您女儿已经脱离危险了!”失去意识的前一刹那,母亲清楚地听到了医生的这句话,于是,她安然地闭上了眼睛,一滴眼泪落在她微笑的嘴角旁。
   有一对兄妹同时身患绝症,哥哥是心脏病,妹妹是胃癌;医生给哥哥下达的死亡通知书是五年,妹妹是两年。
   哥哥是个很优秀的男孩子,功课、人品、脑筋样样都好,是学校里很多女孩子暗恋的对象,可由于身体原因,他一直没有考虑女朋友的事情。妹妹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明白两个人的时日无多,她不希望哥哥是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哥哥爱她,也她爱哥哥。于是她在学校里挑了一个长得最漂亮的女孩子,把她介绍给了哥哥。那女孩对哥哥的印象十分深刻,她如追逐着阳光的蝴蝶一般崇拜他,她给他写情书、买午饭,想尽一切方法讨他的欢心,可是哥哥并不喜欢她。女孩子很伤心,最后,这件事情被女孩的父母得知,他们双双登门造访,要求哥哥接受这个女孩子。
   “令妹的病情你也知道,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到你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女朋友,难道你忍心让她连这最后一个愿望都得不到满足吗?”女孩子的父亲说,“就算了了她一桩心事吧,相信你也不希望让她带着遗憾上路。”
   哥哥低下头,沉默了一会,说:“为了妹妹我愿意这样做。”
   从此哥哥和那女孩子正式确立了恋人关系,可明眼人都看出哥哥并不喜欢那个女孩,她娇气、任性、不讲道理,于是哥哥经常和她吵架,每次吵架都是哥哥气得心脏作痛。
   日子这样过了两年,妹妹的身体一天天强壮起来,而哥哥的身体却渐渐地虚弱,病情突然恶化,终于有一天,他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临终的时候,哥哥拉着妹妹的手,眼底充满无限的眷恋,妹妹痛哭失声,因为她知道,哥哥的病情会突然恶化,全是自己任性的结果。本该躺在这里的人应该是自己啊!
   “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为了我……”哥哥最后冲着心爱的妹妹微笑了一下,永久地闭上了眼睛。那最后一滴热泪,顺着他的脸颊,流淌在了妹妹颤抖的手上。
   在某个偏远的小镇上,有一个不会流泪的人。他从出生到成人,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人们常在背后议论:“这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他慢慢地长大了,成为全镇上最不受欢迎的人物,拥有魔鬼的一切恶习,卑鄙、慵懒、恶毒、贪婪,他总是使别人对他感到害怕。后来,这个没有感情的人结了婚,生了一个小孩,儿子的降生并没有使他感到多少的责任,相反的,他更加变本加厉地整日无所事事,靠赌博、酗酒来打发日子。他的妻子非常怕他,从来不敢多说一句关于他的那些作为,他喜欢虐待他的妻子,这可怜的女人经常被他无故殴打,甚至是赶出门外,镇上的居民对他的这种行径深恶痛绝,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指责。家里的钱全部被他拿去赌博买酒用,常常是到了月底就揭不开锅,要靠邻居的接济。家里实在是找不到一点钱,他就逼迫自己的妻子,让她去镇上的酒店做舞娘。可怜的女人既不敢违背丈夫的意志,又要养活襁袍中的孩子,不得不含泪答应了他这无理的要求。
   十六年过去了,男孩长成了大人,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母亲,使她不再受到伤害。对于这个比自己个子还高、身强体健的儿子,这酒鬼不再对他们非打即骂,他开始逃避他们,三天五天的不回家,有时候一失踪就是几个月。终于有一天,已经失踪了好久的他被邻镇的警察送了回来,原来他在那里由于抢劫杀人而被捕入狱,他们把他带回故乡来执行死刑。镇上的人几乎像过年一样高兴,他们放烟花、喝啤酒、在家门上挂上耶酥基督的神像以示庆祝。终于到了死刑开始执行的那一天,他脖子上套着套索,脚下踩着活动的踏板。他的儿子默默地走到他跟前,对他说“看到镇上欢天喜地的地面了吗?那都是因为你马上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老酒鬼抬起头来,神情复杂地望着自己的儿子,然后低下头去,一言不发。“你是我唯一憎恨的人,”他接着说,“但是,你却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也是我们这个家最需要的人。在你死之前,我再称呼您一声:父亲!我宽恕你,愿主宽恕你!”他的儿子流着眼泪,最后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老酒鬼惊讶地抬起头来,望着儿子远去的身影,回顾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他没想到自己临死前竟然还能获得亲人的原谅,他呆呆地望着已经看不见身影的儿子,甚至连法官“行刑”的那一声口令都没有听见。踏板被抽离了,他痛苦地吊在绞架上,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过,这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滴眼泪,也是最后的一滴。
   箫和雨是一对好朋友,她们都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在她们心中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彼此了。箫由于先天性瘫痪,一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自从认识了雨以后,雨便自告奋勇地承担起了照顾她的责任。无论是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人们总是能看到一个女孩推着轮椅,和另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谈笑着穿梭于大街在小巷之中。她们渐渐长大了,成为城里最漂亮的两个女孩子。但不幸的是,她们同时爱上了一个男孩,凌。有一天,箫忍不住了,她对雨说出了自己的秘密,并要她代为传达自己的心意,雨惊讶极了,但又不好拒绝。于是她只得硬着头皮找到凌,将箫暗恋的事情告诉了他。凌看了看远处轮椅上的箫,又回过头来看着雨伤心和爱慕的眼神,于是,他将自己的手递给了雨。
   他们知道以后再也无法面对箫,考虑了一段时间,他们二人决定私奔,远远地离开这个地方。临走的时候,雨和凌面带微笑地站在箫的面前,对她说,“凌要陪我到远处的城市去为你买来你最喜欢吃的玫瑰花糕,路途遥远,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吧。”
   箫并没有多想,高兴地点头答应了。几天过去了,凌和雨一点音讯都没有,其他人看不下去了,劝她说,“不要再等了,他们已经私奔了,不会再回来了。”箫不相信,她流着眼泪说,“不可能的,凌说过要到邻近城市去买来我最喜欢吃的玫瑰花糕,还有雨,她那么爱我,怎么会离开我呢?”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她央求邻居将自己带到城市里最高的山上去,在那里住下,每天天一亮就急忙赶到日出的地方向远处看,希望可以看到他们归来的身影。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箫还是痴痴地每天到山上去等,就那样呆呆地坐在山峰的最高处,朝远方凝望着。终于,她绝望了,从山上跳了下去。几天以后,人们在山脚下发现了她的尸体,表情很平静,不像是曾经遭受任何痛苦的样子,只是眼角还留有一颗心形的泪珠。
   花之妖精拿着那来之不易的,装满七滴眼泪的小瓶子回到了它的森林,并把它交给年长的妖精过目。
   “很好,看来你的确是费了不少功夫呢,”老妖精怜爱地抚了抚她的头发。
   “那么,只要我喝下它们,就可以变成人喽?”她着急地问道。
   “不,”老妖精笑了笑,“这些泪水只不过是凡间很普通的东西,要靠它们把你变成人是不可能的。其实做不做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得到一个人的灵魂。想想这些日子里,你陪着他们走过了无数艰苦、幸福以及等待的日子,在这期间里,你已经拥有了和他们一样痛苦、恐惧、绝望、伤心、释然、甜蜜、邪恶、喜悦、无私的感情,而这些感情,就是一个人一生中的全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拥有一个纯洁的灵魂,而是追求这个灵魂的过程中的体会和发现。只要懂得怎样去运用这些感情,那么你和人还有什么差别呢?”
   花之妖精低下头,默默地想了一会,她说,“我明白了。”她拿着那个小瓶子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对它注视了好久,最后,她把瓶子里的眼泪全部倒在魔法容器里,运用她懂得的所有魔法,用七种鲜花提炼的香料把它制成了一种香水。据说谁得到了这种香水,谁就可以得到人类最真挚的情感。这种香水的名字就是:七滴泪。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