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其他因果

在星空下咆哮

   破旧的飞船时时的发出些杂声,让人无法忍受。终于在残阳如血的傍晚,坠在了地球满目疮痍的大地上。我想念以久的外公啊。我还记得小时候听他讲着那些我从不感兴趣的事,他总是会无奈的望着星空。那是美好的日子,多么值得让人去回味。可现在,我只是带着我最后的一点思念,想再看看外公那祥和亲切的面容。
   地下18层灰色的街道缀着些微黄的灯光,恍如行在黄泉。一间简朴得不成样子的屋子里,我找到了外公。“外公”,我叫到,“我想和你一起去新的殖民地,火星上无法呆人了,他们要搬到一个新的地方,地球也不能呆了。””哦!那你还来这干什么?你可以去你的新世界追求你要的一切,这里以没有什么你可以用得上的了。你还是滚吧。“尽管年老,可他眼神依然那样牟利,令我悚然。我知道他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我所能做的,也只有无奈的望着他。他也不可能再像个慈祥的老人一样,倾听我所有的苦怨,像天使一样守望着我。天使是一种多么大的奢望啊!我知道像我的罪孽可以堆满整个地狱。即使我所有的一切都永远湮没在这浩瀚孤寂的星空,我也不会畏惧。
   当我再次走到街上,所有人都围了上来。他们也再不须顾及外公的面子了。片刻讨论后,他们一致认为将我坠尸于地面的城市街头,是给予我最好的惩罚。可我真的不愿意就这样结束我的一生。
   ……
   宁静的夜,人们都沉静在自己的梦中,没人去理会那灰暗的角落会发生什么.我静静的躲在小阁子里看着屋里的一切.母亲倒在血泊里,父亲无为的挣扎,几声枪响后,我永远的失去了他们……
   之后,我找到了父亲的几个朋友,我被变成了另一个人.这些人也一直很崇敬外公的,但是他们的崇敬最终还是要了他们的性命.就为外公的仁慈而报答,为那些留在地球却没多少人知道的"罪犯".他们无为的斗争,像外公一样没有好的结果.
   孤儿院,我童年、少年唯一温暖的地方.于是我知道这所谓美好、幸福的地方也不过如此.
   政治有一种让人敬畏的力量.我的另一段人生,便是在对这力量的渴求中渐渐落入深渊.
   ……
   昏黄的灯刺得眼睛微微作痛,一张熟悉的面孔奏了过来冷冷的望着我,久久的没有一点声音."谢谢--"我说,但她还是木呆呆的望着我。
   "去哪?“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一步的靠向门边,“我要离开这里,一定要,你要是愿意,我会带着你一起的。”
   “我--,你得休憩一下,你这样出去,不要命了吗?”
   言之有理。我想我还是在这儿呆一会儿较好。但这小屋,又多么让人窒息……
   不知为什么,火星上也有明媚的阳光,花草和树也都沉溺在其中;偶尔有丝丝微风拂过,好像惊醒了梦中人,掠起点点寒意。我每天要走过玉林巷,穿过新安大道,去晋城的第3初级学院学习。JACK叔叔也好久没来看我了,我很担心。我每天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钱可以在谢叔那里买一根烤红薯,3号工厂产的大红薯,还有很多地球的味道,我很喜欢。也是在那天,她和一群小阿飞围过了,只为了抢我手中的一根红薯。特别,但我说不出她那点特别。
   后来,JAKE叔叔死了,我更加的热求知识,几乎每天都沉没在各种各样的书中。我离开了孤儿院,在晋城中学学习。有一天,我身边的空位突然多了一个人。“我叫叶茗,你呢?”“郑,郑凌志。“我看到了她的笑……
   “现在好了吗?”几个钟头后,她冷冷的说到,“如果要走,就走吧。”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站起身来往外走,我只想离开。“等等,你走得出去吗?还是跟着我走吧。”
   很暗,轮番轰击后,地球也只有在地下还能暂且生存。能源迟早是要枯竭的,但这是个被遗弃的角落,没谁在意是否有那么一群人生过还是死过。几个弯后,又拐进一条狭窄的通道,然后来到一条铁架桥,走过去便是升降梯。“站着,你们两个,”背后一个激愤的声音吼道。“别理他,继续走,”她在前面叮咛道。
  “我很害怕。”我说。
  “怕!你会害怕!”
  “我怕我就这样荒谬的死去。”
  “荒谬!死去!”她转过身来残笑,“你知道什么是荒谬。”然后大笑起来,不停的掉着眼泪。望着她狰狞的面孔,让人悚然。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我--想救你,但还没来的及,你就被流放的地球来了,其实我一直都被利用着,我--”
   “别说了,一切与你无关。”
  “可更与你无关啊。”我一直都很歉疚。
   火星上有很都美好的东西,可我一直觉得与我无关。“你想过你的爱情吗?”有一天我在看书的时候她凑上来突然问道。我想了很久,说道:“我想我是不会有什么爱情的。”她嫣然一笑,“你真是个怪人。”
   在中学,她是个较有名气的不良分子。有很多关于她的流言。不知道为什么,我查翻过她的档案。冷冰冰的终端前呈现的一点点资料上,有的只是残缺。同学们喜欢背地里开玩笑,“我不就说,妓女性也是可遗传的嘛,事实胜于雄辩,对不对?”其他人也都应和着笑起来。我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的书。
   “我最想做的事是什么,你知道吗?”她笑着问我。我摇着头。然后她把脸沉了下来。“要是有那么一天,我真想杀掉我的父亲。”我好奇的望着她。她问我:”你惊讶的样子就这样吗?“这天天气很好,天空很亮净,远远的飞船在天空中自由的飘翔。
   升降梯嗡嗡的响着。等会儿跟着我跳。
   我们跳在了一块小的平台上,不知道是在第几层。然后就在狭窄的通道里穿来穿去。很都人在到处找我们。我真不知道她先前是怎么把我救出去的。走不了多远就可以出去了。但外面出口围了许多人,就等着我们出去。我也不知道我的破飞船是否还在。
   小阁子里静的让人发慌。这一点也不像夕日嘲咋的地球。“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她偏过头来看着我,“你不也变成这样了吗?”
   “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就我。我还以为你是最想杀我的人。”
   她盯着我,一直盯着。“你是笨蛋,以前是,现在还是。”
  “你是个笨蛋,现在是,我想将来也是。”她是笑着对我说的,在她的笑中,看不见一点点的忧伤。不久之后,她辍学了。有人说她做了真正的妓女,有人说她在帮她妈看店,也有人说她离开了华人区,在斯拉斯城打工……
   之后我进了东盟大学,之后我渐渐的向权力攀登,我学会了 很多,很多残忍。华人资源贸易公司的第4任仲裁谋杀案就是我一手策划的。但这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下,我却全然不知。所以她就成了谋杀她父亲的凶手。他父亲的妻子原来也是火星联合会的,最后得到了一切。于是我在在次竞选中为我们党派丢足了颜面,后果就是用生命去平息他们的怒火。我才知道我的忍耐给自己掏了个大坑,它能将我埋掉。幸好不久后,欧美去区和西亚联盟展开了内战,火星联合会空前团结,也没人在意那些芝麻小事了。但是战争再一次撕破了人们美好的梦幻。
   ……
   “别多想了,我知道还有一个出口。”于是又跟着她在狭窄的通道里穿来穿去。最后居然钻了出来。
   黎明最后一丝寒冷还久久不肯散去,东方的微红染润了整个黑幕。“在那边--”远出听见有人喊,之后越来越多的叫喊声。我辨出了飞船的方向,拉着她拼命的跑,她却显得不在意。许多人冲了上来。快到了,但我们却给围住了。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
  “你害怕吗?”她问我。
  “怕。你呢?”
  “我不知道。”
   这时东方终于抛出了一缕缕金黄的线;然而蔚蓝的天宇却被一道又一道的”流星“划破。防空警报成了悲鸣,呼啸着最后的挽歌。
   大家都乱成了一团,一把冰冷冷的刀插进身体,我感觉不到一点点恐慌。眼前一片苍白……
  “对不起,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我死的时候才发现,面对空茫的时空,自己只是漂浮在凡尘俗世间的小尘埃,生死被刻在时间的车轮上,任它辗转而消逝。但我看见了你,你一直要挣脱这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我知道你不仅仅是因为仇恨。还有你的外公,他同情每一个弱者,他给我找了这个身体,我现在得把他交给你了。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你的屈服是为了去改变这一切,你的付出超出了每个好人的理解,却成了一个笑柄。但愿你不是被埋没的时代中的英雄。原来这里真的不会有爱情故事。”
   一阵剧烈的振颤,我慢慢醒了过来。地球以彻底的成了一片废墟。飞船发着嘲杂声,但这星空却仍旧寂静。我只能听见自己的思绪,微微的打了个冷颤,紧紧的蜷着不是自己的身躯。
   ……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