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民间故事

惩奸除恶

  清朝末年,湖北沔阳有个钱知县,搜刮民脂民膏,贪得无厌。他家不论是婚丧嫁娶,还是逢年过节,都要老百姓给他送礼。老百姓勒紧裤腰带送礼给钱知县不说,有时还要送礼给两个守门的,不然就不让进去。

  土秀才徐苟山对此早已愤恨在心。这一年的年关,徐苟山在县衙门前经过,见一位老大爷正在向守门人求情。徐苟山好奇,便走了过去,想听个究竟。原来,这位老大爷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送钱知县,一天正好在河边捡来一只十斤重的乌龟,老大爷在—块红布上写一“神”字,裹在乌龟背上,将乌龟提到县衙送礼。哪知刚刚踏上县衙的台阶,两个守门的就上来拦阻,不让进去。老大爷只好苦苦哀求他们放行。徐苟山得知后非常气愤,但强忍着怒火,神秘兮兮地说:“哟——这是千年神龟,属罕见宝物,钱知县一定喜欢,说不定会重赏银子的。老大爷,你回来时可将赏银分给他们一半。”

  “要是不赏银子呢?”两个守门的不放心地问。

  徐苟山拍着胸脯说:“我同老大爷一同进去,帮他美言几句,无论赏什么,都分给你们每人一半。”

  “口说无凭,你我们写个字据给。”两个守门的还是不放心。

  “写就写吧。”徐苟山在一张纸条上写了一行字:老爷有赏,二人分账;如若不赏,通他老娘。徐苟山把字条从中间截成两半,半边交给守门的,半边塞入自己的口袋。两个守门的知道徐苟山鬼点子多,定会成功的,都会心地笑了。临走时,徐苟山还再三叮嘱两个守门的:“你们一定时刻关注我的动向,要是见我手晃纸条,你们就可入堂分赏。”两个守门的一听,高兴极了。

  徐苟山同老大爷来到衙堂,将礼物献上。钱知县见是千年神龟,大感珍奇,便笑眯眯地问:“你要赏多少银子?”老大爷连忙跪拜说:“小人薄礼敬献钱老爷,只能聊表寸心,哪敢启齿索要赏银?”徐苟山接着说:“求钱老爷赏给八十大板。”

  钱老爷和老大爷一听都愣住了:“要八十大板?”

  徐苟山连连点头:“是,是。”

  老大爷虽然心里知道徐苟山有计,但也担心出错。

  视钱如命的钱老爷想:此人大概神经出岔子了,既然他自己要八十大板,何不让他如愿以偿呢?于是对徐苟山说:“既然如此,本官答应你,不过,打了不准喊冤。”徐苟山连忙作揖道:“我们谢钱老爷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喊冤呢?不信,请两位守门的衙役来作证。”徐苟山便行方便出堂,从口袋拿出半边纸条儿一晃,两个守门的心领神会,钱老爷还没来得及令手下呼叫,两个守门的直奔衙堂。钱老爷对两个守门的说:“这个良民,刚才给本官送来千年神龟,本官根据他们的要求,赏给八十大板,你们二人作证。”

  徐苟山向钱老爷递上半边纸条儿,钱老爷不明意思。徐苟山指着守门的说:“他们手里还有半边纸条儿。”钱老爷将两半纸条儿合拢,观看之后不禁厉声吼道:“这是何等缘由?” “不立字据,不让进门。”老大爷抢先回答。钱老爷听了更是怒发冲冠:“百姓给本老爷送礼,你们不快快交于本官,反而从中揩油,实在可恶至极!来人,给这两个狗奴才各重打四十大板!” “老爷,”徐苟山抢着说,“就把您赏给我们的八十大板分给他们两人吧。”钱老爷应允。

  两个守门的被打得皮开肉绽,屁滚尿流,哭爹喊娘。钱老爷大怒不止,继续狂吼:“胆敢立下字据辱骂我,是谁的主意?”徐苟山趁两个守门的被打得魂不守舍失去知觉的当儿,从容不迫地指着其中一个说:“是他的主意。” “来人,再加四十大板!”钱老爷越听越火。

  徐苟山领着老大爷向钱老爷鞠了一躬:“谢老爷重赏!”两人边施礼边退出衙堂,大摇大摆地踏上返回的路。

  且说那两个守门的也不是好惹的,是当地出了名的两个地痞,一个叫“一桶粪”,另一个叫“烂脚菩萨”。徐苟山领着老大爷给钱老爷送礼,他们两个不仅没有捞到分文银两,反而挨了八十大板,于是挖空心思要报复徐苟山。一天,一桶粪早早来到徐苟山家里,以赏荷为由来到后院荷塘,见鸭群嬉水争斗追逐,尤其是那只五彩雄鸭,羽毛闪闪发光,漂亮得胜过鸳鸯。一桶粪早知是徐苟山最心爱的—只鸭子,就故意用弹弓打死了它。

  徐苟山不动声色地对一桶粪说:“你闯大祸啦!这不是一只平平常常的鸭子,这是钱老爷吩咐我喂养准备进贡皇上的‘贡鸭’。前不久,皇上微服私访来到我家,特别赞赏过这只五彩雄鸭。”

  一桶粪一听,慌了神儿,上下牙打起架来,哭丧着脸向徐苟山求救:“您的鸭子有什么记号?”

  徐苟山说:“这是只奇鸭。它能打哈哈,跟人笑差不多,不但如此,还和八哥一样会讲话,大家叫它‘能言鸭’。这可是只神鸭,谁打死了它,它会在阴间缠住谁,咒死谁的全家。如今我只好回禀皇上,说五彩雄鸭是你打死的。”

  一桶粪扑通一声跪在徐苟山面前:“徐秀才,我有眼不识金,望多多包涵,求您回禀皇上,只说鸭子生病死了,切莫提我,我赔,我赔您银子……”徐苟山满面阴沉地说:“为消此灾,要分两步办,你先买五十两银子的纸钱,在这后院东、南、西、北方跪拜,口里念七七四十九句我有罪,我该死,托神鸭保佑,还要叩七七四十九个响头;第二步,我明天启程去知府,托我家做官的堂叔找知府大人,请求知府大人回禀皇上,说五彩雄鸭因病而亡。”

  一桶粪听了徐苟山的话,心头的大病轻了一半,连忙花五十两白银买来香烛纸钱,照徐苟山说的跪拜东、南、西、北方,叩头烧香。其实,这院的东边是猪圈,南边是牛栏,西边是狗窝,北边是羊舍,一桶粪跪拜的是徐家的猪、牛、狗、羊。

  一桶粪回到烂脚菩萨身边,把在徐苟山家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二人恨怨交加,总想找机会报复徐苟山。

  就在一桶粪打死鸭子惹下大祸不久,又传出钱知县受徐苟山戏弄,娶了个又跛又瞎的丑媳妇的传闻,而且还输了官司。钱知县恨不得马上惩治徐苟山,于是把一桶粪叫来,令其到民间专找徐苟山的岔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一桶粪当着徐苟山喊恩人,背着徐苟山巴不得下毒手,听了钱知县的吩咐,真乃求之不得。

  一桶粪来到一个村庄,在一条小河边发现一个洗菜的美貌女子。淫心满盈的一桶粪见之垂涎三尺,兽性大发,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搂着那女子亲嘴。那女子又气又羞,大呼大叫。正巧,女子的丈夫苏江赶到,举起钵子大的拳头,接连几拳,一桶粪就像面团似的瘫在地上,差点狗命归西。

  一桶粪被苏江暴打的消息很快传开,早就恨死一桶粪的村民们无不拍手称快。但回过神来的苏江两口子和众村民都知闯了大祸,只好把徐苟山请来商议对策。

  钱知县得知派遣的人不仅没有抓到徐苟山一丁点儿把柄,反而挨了苏江一顿毒打,十分恼怒,马上派人去知府击鼓喊冤,大呼苏江打人行凶,妄图谋财害命。苏江的媳妇想到丈夫平时在家说不出一句话来,到了大堂,肯定张口结舌,说不出道理,一时间,小两口儿抱头痛哭。

  徐苟山根据众村民诉说的前后经过,冥思苦想,吩咐人找来笔墨,叫苏江伸出手来,在左右手掌上分别写了八个字,并叮嘱苏江说:“你到了大堂,不管知府问你什么,你都不要开口,先把左手举起来,再问,再把右手举起来,他要问是谁写的,你就说是徐苟山,保准你能打赢官司。”

  苏江到了大堂,知府把惊堂木一拍,吼道:“小小刁民苏江,狗胆包天,竟敢欺侮到钱知县头上,大白天打了知县差役,快快从实招来。”

  苏江紧闭双唇,举起左手。知府定睛一看,手掌上写着:我爱妻比嫦娥还美。知府继续发问,苏江举起右手,知府大人再一看,写的是:一桶粪有董卓之遥。知府双眉紧锁,仔细沉思:一桶粪这般无耻,怎不该打?打死也活该!继而再思:苏江绝对写不出这十个字来,定有高手在后。于是,再拍惊堂木:“字是何人所写?”

  “徐苟山。”苏江答复果断。

  “启禀老爷,门外跪有两百男女老少,为苏江鸣冤求保。”堂上正紧张审案之时,突然一衙役上堂禀报,并递上两张百人签字的诉状。一张状告钱知县贪赃枉法,鱼肉人民;一张状告一桶粪横行乡里,强奸妇女,致死三人丧命。这一切当然都是徐苟山谋划的。

  知府观罢诉状,大叫:“苏江敢于惩恶治邪,恕你无罪,赏你白银五十两。”顿时,门外鞭炮阵阵,锣鼓喧天。知府再次拍响惊堂本,如雷轰顶:“来人,把贪赃枉法的钱知县乌纱摘下,一桶粪押进监狱,以待再审。”此时此刻,知府门前一片沸腾。

  从此,沔阳一带流传开一首民谣:徐苟山,真是妙,计谋一条又一条,不怕贪官伸魔爪,敢为良民治邪妖。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