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民间故事

毛苌休妻

  沧州河间市有个诗经村,这里流传着我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编纂者毛苌的许多趣闻轶事,其中有一个“毛苌休妻”的故事。

  汉朝时,毛苌来到河间府的一个村庄,一边搜集整理编纂《诗经》,一边收纳门生弟子教书。村民见他一双筷子锅里搅,生活实在不方便,就帮他把居住在老家的妻子接了过来。

  毛苌的妻子是大家闺秀,识文断字。毛妻到来后,也过了段平静的日子。但是毛苌给人传授《诗经》像是着了魔似的,张口闭口是《诗经》,就是回了家,也把《诗经》挂在嘴边。两口子过日子虽不图什么锦衣美食,但起码的油盐柴米得有啊,怎奈毛苌根本不管这些,家中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妻子从小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哪过过这种清苦日子?所以免不了使使性子发发怨气。毛苌脾气也好,忍一忍让一让就过去了,再说也实在是难为了人家嘛!

  当时有学问的人不多,像毛苌这种人如果肯出仕为官,绝对没问题。可毛苌偏偏视功名如粪土,就是迷上了《诗经》,而且不光口授,还决心编写成书,把口头流传的变成文字。写这些诗文得用纸啊,那时还没有纸,只能往竹片上刻,或是往丝绢上写。毛苌买不起这些东西,就典卖了不少衣物,甚至还把妻子的金簪也偷偷拿出来卖了。

  妻子再也受不了了。这天,她当面锣对面鼓地把话挑明,劝他出仕为官,快些离开这里。毛苌是蛤蟆吃秤砣——铁了心,自然不答应:“哎呀夫人,大风刮碌碡,咱得往长(场)里看呀!《诗经》是国宝,万金也难买……”道理讲了一大堆,妻子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女人自有女人的拿手戏,她干脆与毛苌赌起气来。这下,原本和和睦睦的小家庭,就响瓢碰碗不得安生了。

  毛苌夫妻的事在村里慢慢传开了,自然是大道边上卖草鞋——说长道短的都有。村中有个坏女人便给毛苌的妻子出了个馊主意:“哎呀,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你们抬杠拌嘴不安生,全是让那个破经闹的,一把火给他烧了不就完了!”妻子想想,也是,夫妻生分,忍饥挨饿,全是因为《诗经》!气恼上来,她果真把毛苌刻写的《诗经》填进了灶火膛里。

  这下如同挖了毛苌的眼珠子。毛苌什么都能接受,唯独容不得这件事。他盛怒之下写了休书,割袍断情,打发人把妻子送回了娘家。

  妻子回到娘家之后,并没把被休的事告诉爹娘,权当自己回娘家来住一段时间。

  毛苌的岳父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在地方上做父母官。早年间他也读过《诗经》,觉得价值大着呢!

  女儿回来之后一住就是半年多,只字不提回去的事情。父亲很器重毛苌这个姑爷,常常问女儿毛苌的情况,女儿推三托四,说毛苌又到别处讲学去了,就这么瞒着父母。一月又一月,一晃又是半年过去了,女儿仍不提回去的事,也从未说起过毛苌。父母都是过来人,知道牛不吃草必有因,就问女儿怎么回事。女儿看实在瞒不过去了,便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母,并拿出了毛苌写的休书。

  父母很伤心,他们责怪女儿万不该这么鲁莽,伤了毛苌的心;也埋怨女婿万不该这么绝情,竟做出这等糊涂之事。可是事已至此,怎么办呢?

  父亲毕竟是个有学问的人,他听说毛苌正在重新编纂《诗经》,从心里高兴,认为这是一桩有益于炎黄子孙的大事,可是眼下……他手拈胡须,心里想着如何让他们破镜重圆的办法。他拐弯抹角,问女儿是不是还留恋毛苌。女儿粉面泛红,也没说什么,躲进自己屋里去了。

  说心里话,她是后悔的,觉得自己是过分了。多少年恩爱夫妻,怎么好顷刻一刀两断呢!她也是个有身份的人,那时讲究“好女不嫁二夫”,想想往后的日子,真想一死了之,可是泼出去的水,吹灭了的灯,要想挽回,真是难上加难。

  父亲看透了女儿的心思,把她叫出来,拿过那张休书,在休书的背面挥笔刷刷写了些什么,然后交给女儿道:“你回去找他吧,此法准灵。”女儿接过休书,看了看上面的诗文,疑惑地说:“这,能行?”父亲笑了笑道:“你尽管去好了,他若万一不允,我这里还有法儿!”说着,父亲又交代了一些话,女儿一听,转忧为喜。

  当下父亲差人雇了一辆车子,把女儿送回河间乡下,去找毛苌。

  毛苌自打妻子给他烧了诗文,伤透了心,立誓不再见她。他一面教书,一面搜集整理散失在民间的诗篇,接着编写《诗经》。妻子的突然回来,使他感到非常惊异和气愤。

  妻子首先给毛苌赔了不是,毛苌一想起过去她那无情无义的狠劲儿,便又来了气。妻子一看他这副模样,就拿出了那张休书,递给了他。毛苌以为让他收回休书,于是不接。妻子见他不接,就把休书翻了个儿,不冷不热地说道:“家父写给你的信!”毛苌一听老泰山写的,赶紧接了过来,仔细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这样的诗文:

  苌泽苌泽,

  莫休绮罗,

  臂膀割刈,

  序诗奈何?

  纳吾娇女,

  《诗经》长泽……

  毛苌看到这里,心里“咯噔”一声打了个转儿。对呀,要编写《诗经》,妻子的确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少了她不行,可是……毛苌一想到另一层,又有些顾虑了。

  原来当时有一种封建习俗离婚再复婚,视为天下奇耻。毛苌是受封建礼教影响比较深的人,不能不考虑这一层。妻子见他还在犹豫,冷笑一声,亮出了父亲交给他的最后一张王牌——伸手从衣袖里拽出一块白纱,手中一团,“啪”地摔在了地上。毛苌知道这里面有名堂,看了妻子一眼,赶紧拾了起来。抖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行诗:

  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毛苌看完,吃惊地问这诗是从哪里来的。妻子身子一歪,扭过了头去。毛苌赶紧跑到了妻子的面前,妻子又把头扭到另一边去。毛苌如驴推磨似的转悠了几个来回,妻子这才转怒为喜:“哼,不知道吧?告诉你,这是家父所写,他肚子里的诗文多着呢!”他拱手就给妻子行了个大礼,然后一把拉住了妻子的手。

  后人说,这叫做“天上下雨地下流,《诗经》使他们不记仇……”后来毛苌编纂《诗经》,果真得益于妻子和岳父。那首“关关雎鸠”的诗,被编入《诗经·周南第一章》中,流传至今。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