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应故事 > 释迦牟尼佛

铁屋本生经历

〔菩萨=王子〕

  此本生经历是佛在只园精舍时,对大出离所作之谈话。佛言:“汝等比丘!此非自今始,如来于前生即行大出离。”佛于是为说过去之事。

  昔日梵与王于波罗奈之都治国时,梵与王第一之妃怀妊,对胎儿注意看顾,恰于月满夜明之时,分娩王子。──于前生有一与彼女同事一夫之女,为彼女之恋敌,此女立誓云:“贵女所产之子,我必食之。”事实此女自身为一石女,对其母子怨恨,遂抱此誓变生为夜叉之胎。而另一方之彼女则变生为王之第一之妃,今遂产此子。──然彼夜叉之女今得见有机会,前来现恐怖之姿,现于后妃之前,攫捉王子而逃去。后妃大声喧叫:“夜叉捉我王子逃去。”然对方之夜叉女食此子如食大葱头,顷刻嚼食已尽,并挥舞手式,向后妃怒视威胁而去。王闻知此事,自思:“应以何法对此夜叉之女?”除默然之外,别无良策。

  后妃于再分娩王子之时,王严重加以警戒,然后妃产落王子之同时,夜叉女再现,食王子而去。于第三度,摩诃萨得于后妃之胎再生,王集合多人问曰:“后妃产子,此夜叉女来食,究有何法保护为宜?”有者答曰:“夜叉畏多罗树之叶,于后妃手足可结缚多罗树之叶。”又有他者答曰:“夜叉畏铁屋,可造一铁屋为宜。”王从后者之言,呼集国中之铁匠,命造一铁屋,且任命一监督者。彼等于城内选择适当之场所建造铁屋,一切梁柱及屋之各部,均完全用铁,九阅月中完成一四角铁所造之屋,其中常用灯火照明。王知后妃产月将满,与后妃一同进入此一装饰美丽之铁屋。

  后妃于此屋中分娩一具有福德相之王子,命名为铁屋王子。王将王子交付乳母之手,并派遣多人守护。王与后妃一同巡回右绕市中后,登上高阁。一方夜叉之女不能食子,为往昆沙门神处索水,遂至丧命。

  摩诃萨于铁屋中成长,具有智慧,于铁屋中修习一切技术。王问延臣﹕“我子今年长几岁?”“大王!王子今已十六,勇敢而且有力,虽有千之夜叉,亦能接受。”王闻之思欲让王国与彼,于是完全装饰市内,命令将王子由铁屋内放出伴来。廷臣受命,将亘十二由旬之波罗奈市,完全装饰,并牵引一美丽装饰之吉祥象,往铁屋而来。王子亦着美饰坐于象背。“王子殿下!属汝一家之市完全装饰,请右绕此市,向汝父王迦尸国之王问候,今日大白伞盖,将入汝手。”摩诃萨右绕巡回市中,彼巡回眺望精神愉快之森林,精神愉快之色彩,池沼及土地,及至精神愉快之高阁等等,

  彼自思:“吾父王长久使自己住于牢狱之中,不使得见如是美丽之都市,究竟自己所犯何过?”彼问廷臣等,彼等答曰:“王子殿下无过。殿下有二位兄长,有一夜叉,连彼二人,因此殿下之父王使殿下住于铁屋之中。有此铁屋,可保殿下之生命无事。”彼闻此言自思:“自己于十阅月间如在铁笼地狱,如堕沸屎地狱,尝受其苦,住母胎中;而由母胎出生之时开始,十六年间,住此牢狱铁屋之中,不适于眺望外界。虽然由夜叉女之手,能以逃脱,但自己既不能不老,亦不能不死,王国又为何物?一旦君临王国之朝,便难有出离之望。今日即向父乞愿,许得出家,于是我往雪山出家如愿。”

  彼由市右绕巡回后入宫,向王问候,立于其傍。王不断望彼美丽之姿,心中笼罩强烈父爱之情,王转眼望廷臣,廷臣等云:“大王!我等应为何事?”“将我之积累如山之财宝,完全付与王子,并以三法螺贝灌顶,戴黄金之华鬘,为之树立大白伞盖。”但摩诃萨向父王作礼云:“王国于我无用,我欲出家,请王许可。”“尔拒绝王国,究为何故而请许出家?”“大王!我于母亲胎中十阅月,如居沸屎地狱,尝受其苦;由母胎生出而又畏怖夜叉,只使十六年岁月住于牢狱之中,不适于眺望外界,完全如堕于小地狱中。如此虽然能由夜叉之女逃脱,然我既非不老,亦非不死之身,任何人亦不能战胜死亡。我已对生之爱慕之思已尽,在病老死尚未追迫之前,希望出家实践佛法。王国对我已甚饱满,请王许我出家。”彼于是向父王说法:

 

  夜一度于胎内。住于其中有幼者

  胎中恰如生黑云。经过成形无逆转

  好战者与具力者。何人不老能不死

  一切生老被压服。吾意如斯吾行法

  与敌战栗有四兵。以兵致胜王国王

  然对死亡不得胜。吾意如斯吾行法

  象兵马兵车步兵。虽被包围有逃者

  然对死亡不得逃。吾意如斯〔吾行法〕

  象兵马兵车步兵。勇者粉碎善击破

  然对死亡不得破。吾意如斯〔吾行法〕

  暴恶之象交尾期。颞颙之上汗液滴

  疯狂闯入各城市。破坏禾苗踏杀人

  然对死亡踏不破。吾意如期〔吾行法〕

  技术熟练强射手。目不注物射远离

  然对死亡不得射。吾意如斯〔吾行法〕

  大海山林并大地。一切有尽互长时

  一切崩溃时进行。吾意如斯〔吾行法〕

  一切男女诸生命。于此世间皆彷徨

  如醉汉衣河岸树。吾意如斯〔吾行法〕

  幼童青年与老者。男女无性之黄门

  身坏如风落树果。吾意如斯〔吾行法〕

  青年不似星之王。曾经过去今不再

  老者无喜何有乐。吾意如斯〔吾行法〕

  夜叉食肉鬼饿鬼。吹散人间以怒毒

  然对死亡吹不散。吾意如斯〔吾行法〕

  夜叉食肉鬼饿鬼。人人供物以镇怒

  然对死亡不得镇。吾意如斯〔吾行法〕

  有罪秽国禁锢者。诸王笞打勘罪过

  然对死亡不得。笞吾意如斯〔吾行法〕

  有罪污国禁锢者。诸王适时可镇压

  然对死亡不得镇。吾意如斯〔吾行法〕

  刹帝力与婆罗门。财富有力伟大者

  死亡对之无偏私。吾意如斯〔吾行法〕

  狮子虎豹诸猛兽。强力噉食抗斗者

  然对死亡不能噉。吾意如斯〔吾行法〕

  舞台演技幻术者。常可眩惑人之眼

  然对死亡不得惑。吾意如斯〔吾行法〕

  蛇之发毒有猛毒。彼对诸人可咬杀

  然彼不能咬死亡。吾意如斯〔吾行法〕

  其人虽被毒蛇咬。名医可为消去毒

  然彼不能消死毒。吾意如斯〔吾行法〕

  丹曼达利与勃伽。伟达拉尼诸名医

  有人如为毒蛇咬。彼等能消蛇之毒

  然闻彼等皆命终。吾意如斯〔吾行法〕

  忆持可怖魔法者。以魔药草得隐身

  隐身不适见死王。吾意如斯〔吾行法〕

  正法护持行法者。能行善法赍安乐

  行善法时有善果。不堕恶趣行法者

  正法与非法。两者报不同

  非法导地狱。正法到善趣

  如是摩诃萨以二十四偈向父王说法后,言:“大王!贵君之王国请由贵君自身统治,王国对我无用,对贵君相谈此语之时,病老死正向我追迫而来。请父王留住。”彼如强力之象,断一切铁锁,又如狮子坏黄金之槛,舍弃爱欲,向父母礼敬而去。彼父王以:“王国对吾已无意义。”亦弃王国与其子一同出城而去。王之出走,后妃、廷臣、婆罗门等,富有之家,乃至市中一切人众皆弃家追随而去,集合之人甚多,从王者达十二由旬。摩诃萨与彼等一同入喜马拉雅山而去。

  帝释知彼之出离,于是遣昆首羯磨,作长十二由旬宽七由旬之仙处,为出家者整备一切必要之物。

  以下摩诃萨出家之事,说法教众,再生至梵天界,以及随彼之人众不堕恶趣等等──一切皆如前经历所云相同,可以了解。

  佛说此法语后,佛言︰“汝等比丘!如来于前生即如此行大出离之事。”

  于是为作本生今昔之结语︰“尔时之两亲是今大王之一家,随从人等是今佛之从人等,而铁屋贤者即是我。”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