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应故事 > 观世音菩萨

一念感召善根增

  一念感召善根增

  双十节前夕,挚友陈远志君来电话说,双十节那天他家里将有喜事—供奉观世音菩萨佛像,普进宏法师、普力宏法师都要来诵经开光,要我一大早就到永和他家凑热闹;陈君为人随和信佛虔诚,可是我特别喜欢与他顶嘴,听了他的话心里不以为然地问道:供奉菩萨算什么喜事?普进宏法师、普力宏法师是不是和尚?我明天要去圆山运动,怎能一大早就去永和?我唯唯诺诺地应付一番。陈君见我踌躇,他知我个性怪僻、玩世不恭,也无可奈何了。

  对宗教的神论,我是怀著半信半疑的态度,我认为这是心灵上、精神上的寄托,当一个人在心灵上空虚、忧悒、恐惧、久病或穷途末路的时候,常常借神灵的力量自我慰藉;如果神灵菩萨真会保佑人间的话,世间上何以有那么多的罪恶和痛苦呢?可是看那些信仰坚定的信徒,满脸的慈祥和安稳,不得不令人相信真有佛菩萨现灵的存在。在宗教中,我是特别喜爱观世音菩萨,从他慈祥的脸上就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心灵上芬芳的感觉,为什么?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或许这是所谓佛缘吧。我不会念经,更不懂佛经到底写些什么。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菩萨佛像一直印在我心灵,老是感觉到佛在心头,心就是佛,就是心。什么道理呢?从未去领悟,除了嘴巴上一天到晚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百句或千句以外,对佛理一无所知。有一天偶然得到一本白衣神咒的书,书里头有菩萨佛圣像,又写著念咒千二百次印书送人,功德无量,所以我就发愿印白衣神咒送人,愿人人知有观世音,但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印呢?经印刷厂指点,才知道有专门印佛经的佛堂,我就把印经的心愿告诉陈远志,陈君要我去普门讲堂,我怕念经,所以不敢去。印经事却一直挂在心头,这次听陈君供奉菩萨事后,印经的心愿又涌上了心头。

  十月十日,照常一大早就去圆山运动,练练太极拳,圆山每天晨间约有上万人做晨间运动,有的打羽毛球,有的练太极拳,热闹非凡;圆山山顶供奉著两尊大佛,一尊释迦佛,一尊是观世音菩萨,这两尊大佛位于圆山山顶西侧,如从圆山大饭店后山上去,到介寿路时往左边走约一千公尺,至健身运动场,即可看到圣像,如乘公车,即在剑潭站下车,有一条小径山路,往上走直通释迦大佛殿。我每次圆山回程,都要到大佛菩萨前烧香跪拜祈祷,这天也不例外,拜罢,见大佛菩萨全身满是灰尽、蜘蛛,香桌又脏又乱,心灵上突然产生好奇又不耐烦的意念,即面对观世音菩萨说:‘观世音菩萨啊!观世音菩萨,你真有灵应吗?你的神通为什么不现灵呢?我到圆山那么久,从未听过有人在菩萨佛前诵念佛经,难道你是给人观光欣赏的偶像而已吗?如菩萨你真有神通的话,请你给我感应和力量,我一定克服困难,组织诵经团到你面前诵念佛经,让佛经梵音,感应全圆山善男信女,你的慈航,进入每一个人心海,使人人力行菩萨道。’默默地祈祷后,三叩九拜完毕即下山了。

  回家途中,我非常懊悔刚才在菩萨前许下的心愿,在佛前乱吹牛,真是罪不可赦,到家心里还很难过,精神上感觉压力很大,思虑愈复杂;在内人的鼓励下我恍恍惚惚地到陈远志家。

  经陈远志介绍后,认识了普进和普力两位大德,我原先以为是和尚,这时心里疑问冰释了,他们原来是在家菩萨!我们谈起了目前佛教的发展趋势,以及佛教与基督教、天主教的传道方式做一详细的比较,两位宏法师的见解与弘扬佛教的虔诚大愿,令人由衷地敬佩。据普进宏法师说:普方阿阇梨是普力宏法师在十八年前所栽培而悉心指导成功的‘在家宏法师’,这正合我的看法,我认为在家菩萨,亦可进修领悟佛理,也可以弘扬佛教,从事文化供献,和救助、慈善等有益于社会的事业。我们在谈论中,无意间将今早在圆山观世音菩萨佛前所感慨的一番话,告诉两位宏法师,那知两位宏法师不但不怪我犯了大不敬之罪,反而兴高彩烈地要去圆山看个究竟。我们四人,其中一位是电力公司的会计陈守昌会友,遂同往圆山看大佛,在佛菩萨像前,我们都有同感,这个大众地方,不知有多少人需要佛音滋润身心,能在这里阐扬佛音、大发菩萨心,才是真正功德无量,两位宏法师因而也在大佛前发愿,决组织诵经团来此诵经。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