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应故事 > 观世音菩萨

虔诵观世音菩萨圣号的感应事迹

鼻血如泉涌,诵圣号立止

陈惠贞

自信佛以来,蒙佛菩萨慈悲,每有苦难烦恼,一心恭念佛菩萨圣号,必有感应。履次将感应事迹述于外子,他总是将信将疑的说:‘奇怪,我怎么就没有碰见过?’

事情是这样的:长子林俊宏,今年七岁,就读国小一年级,四月廿日突然发高烧,经看医吃药,毫未见效。廿一、廿二两天,逢学校考试,他坚持要参加,劝阻无效,看他摇摇晃晃的背著书包,往来于寒风细雨中,心里急得不得了。廿三日经医诊断为出麻疹,因感风寒,来势汹汹,生出很多并发症。是夜烧达四十度,昏睡之中,不慎用手指把鼻孔里面挖破了,等到他把我叫醒时,已是血如泉涌,一刹那功夫,衣服、枕头、棉被、床单,都染上了鲜红的血,我和外子,急让他把头仰高,用冰冰他的额头,一面手拿了成叠的卫生纸,试图把血堵住,无奈体内热度过高,血液循环太快,正如滚滚黄河找著缺口一样,一泻千里,不可收拾。眼看著最好的止血药都用上了,还不见效,一包卫生纸,就快全被血湿透了,心想,一个小孩,能有多少血可以流,再流下去,必死无疑。六神无主之下,我哭了,喊出一声:南无观世音菩萨!突然脑里想起从前到大乘精舍时,乐居士请了一些观世音菩萨心咒赠我(当时乐居士还特别加持过),请回来后,一直放在供桌的抽屉里,除了一些跟别人结缘外,尚余数张。急急跑去请了一张,放在俊儿鼻子上,把他扶好让他躺下后,跟外子说:‘不要再碰他了,这样下去,必死无疑,我们来求菩萨加被吧。’又说:‘儿啊!妈给你念观世音菩萨,你自己心里也要念。’他无力的点了下头。(俊儿四、五岁即会礼佛念佛,近半年来,晚上都由他负责烧香供佛、拜佛。)我遂合掌恭敬,跪在床边,一心一意的念南无观世音菩萨。真是不可思议,一分钟不到,血止住了,一滴都不流,心情顿时松了下来。突然,一直跪在床上铁著青脸的外子,低头垂眼,大声的念起南无观世音菩萨来(他说他先前是在心中默念),那宏亮的声音充满著感激与赞叹。又念了好一会圣号,发觉俊儿两个鼻孔都被血块堵死了,外子说天亮再带他到耳鼻喉科去清洗。我看他张著小嘴呼吸,嘴唇都干裂了,心疼得很。要替他清洗,又怕弄到伤口,血再流出来,犹豫了好一会儿,心里祈求著说:‘菩萨啊!您慈悲的救救他,请让他能呼吸吧。’求完自己拿了棉花沾双氧水替他清洗,洗得干净畅通。真是感激菩萨,滴血也不流。

两天后,俊儿吐了一大堆黑黑的血块,拉出来的大便也是黑色的,这些都是那天流鼻血时,自喉咙咽下的血,可见当时血流得多凶。现在俊儿已完全康复了,又天天背著书包去上学,看著那活活泼泼的身影,心中有无限的感激。要不是乐居士指引,要不是菩萨慈悲,在那个寒风急雨的深夜,这个住在郊区、出麻疹、发高烧又血流如注的小孩,也许就再也起不来了。

佛说:‘观世音净圣,于苦恼死厄,能为作依怙。’愿大家都能恭敬常念,念念勿生疑,必能获无限福,灭无量罪苦。(六十九年、六月三十日,慈云月刊四卷十二期)

手术待毙,菩萨垂救

慈引

我身体素称康健,三十年来,除了抗战时期在最前线与士卒同甘苦患过疟疾外,就没有尝过其他病苦的滋味。这次却事出意外,与甘师慈师在台南车站握别后,就一病两月。初发是感冒。后来愈演愈厉害,及入省立台南医院疗治。住医院是我生平第一遭,以为医院的境界与地狱监牢的情形是绝对相反的。天下事耳闻不如目见。我一进医院,办好住院的手续,护士小姐指定我所睡的铺位,病房里有一位照顾病人饮食的老媪,她对我非常关切,好像母亲看护儿子一样,早上起床如果不穿衣服,她必定说:‘快穿衣服,以免著凉。’我感激她是菩萨心肠,以为她是一个大大的好人。相处熟识,病房的人与我攀谈起来了,才晓得隔床的山东佬举目无亲,老媪不但不照顾他的饮食,连床上仅有的一条御寒毛毡也不给他盖,我才恍然大悟,老媪对我殷勤用意之所在。她看见我来来往往有些亲戚朋友学生,知道不是如山东佬那样一文莫名的人,多少会给她几个小费。医师给我检查了几天的病症,满拟内外科同时诊治,那里晓得内外科医师是不合作的,外科医师先给我治疗皮肤上的湿症,内科医师却不闻不问。我主要的病是内科,外科皮肤病不过是附带诊治的,如今竟反宾为主,我不知其所以然。同房有一个患胃穿孔的病人,医师替他手术开割后,三天不见有主治医师来探视,开完的第二天,病人呼天叫地,说台湾话:‘毛发多,瓦要强起啦。’(译成国语:没有办法,我要死了)。我听了这种凄惨的声音,只好给他念了三天三晚的观音菩萨,祈祷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我不怕外人误解是迷信,因为我深深地信仰佛所说的法没有一句一字虚伪,深深地信仰菩萨与娑婆世界缘分之深,菩萨救度众生志愿之切,菩萨迭次救我苦难之不可磨灭的事实,所以我深深地相信为他祈祷一定是有感应的。果然不错,第一晚念到深夜十一点钟的时候,异香扑鼻,病房里共有四盏电灯,悬在我床边的一盏从来不曾亮过的电灯,居然大放光明。病人也不叫痛了,家人的哭泣也止了。接连念了三天三晚,病人的危险期过去了,主治的医师也来了,大家都认为不可思议。然而我是深知菩萨的灵感,‘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度人舟’。我回向了后,电灯顿灭,至今仍然不发光,如果有人不相信,可移尊趾到省立台南医院去查看。希望已患病及未患病的人们,须彻底了知‘人身难得今已得’,有了病,就应早早求医服药,并祈祷观音菩萨救苦救难。又须知人身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对于穷通、夭寿、苦乐、秽净、死生等,等量齐观,不生分别。更须知‘佛法难闻应多闻’。只要常闻佛法,心境自然一空。希望未修行的人快快修行,正修行的人,多多努力。我自问是受过最完全教育及最高训练的一个书生,所言真实不虚,决不是堕入迷信。民国四十一年十二月一日,病后作于永康寄庐。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