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 布衣百姓

梦难圆

 

从前有个穷书生,屡试不中,仍苦读不已。
  这一年,赶考的日子又近了,他更是日夜用功。一天深夜,他刚睡下,便做了个梦,梦里他被关在一个四面都是墙的房间里,怎么呼喊求救都没有用,吓得他一激灵就醒了。书生觉得奇怪,便去请人解梦,解梦的先生听完笑道:好梦,好梦,置之死地而后生(升),你这次一定高中。
  书生兴致勃勃地进京赶考。发榜这天,喜气洋洋地去看,可从头到尾,不见自己的名字。他顿时身上凉了半截,没精打采地往回走。忽见街头有一位摆卦摊的老人,他想,何不求教这位老人为何自己的梦不准呢?算卦老人一见书生在这日子来问事,心中自然有数。听完书生的讲述,便连连摇头说:不祥,不祥!书生忙问:为何不祥?老人说:周围都是墙,要想高中岂不是门没有吗?
  书生不死心,回家继续攻读,准备来年再考。
  这一年临近考期时,书生又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天还没亮就启程上路去赶考,匆忙间,一头撞在自家低矮的门楣上,额头上起了个大包。醒来后,感到很奇怪,于是白天又去请人解梦。解梦先生一听,便哈哈大笑道:恭喜,恭喜!书生问:喜从何来?先生说:你这是出门就碰上了头(名)啊,今年一准考上!
   书生又兴致勃勃地进京赶考。发榜这天,又是喜气洋洋地去看,谁知这次榜上从头到尾又没有自己的名字。在回家的路上,书生又碰到了那位算卦老人,与他述说了一通,老人听完便连连摆摆手:不好,不好!书生问:怎么不好?老人说:天不亮上路——净瞎摸冒撞,怎么会中呢?
  书生怏怏回家,还是不死心,继续研读诗书,等待下一年的考试。
  又是一年寒窗,考期又快到了。这晚书生刚刚入睡,便又得一梦:书生赴京赶考没有太多盘缠,妻子便蒸了点年糕当干粮,谁知一咬,年糕咯牙,还是生的。书生醒来更觉蹊跷,白天又去请人解梦,解梦先生听了不禁连连拱手说:恭喜恭喜,好梦好梦!书生问:这回又怎么好呢?先生说:年糕没蒸熟,岂不是高升(糕生)吗!今年定会名列前茅!
  书生又乐滋滋地去赶考,后来又笑哈哈地去看榜,但再一次名落孙山。他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提不起神来。路过街头,发现那算卦老人还在,便又向老人讨教。老人听完,啧啧嘴说:不是好梦!书生睁大眼睛问:又怎么不好?老人说:年糕没熟,说明时候还不到、火候还不够啊,你这回考当然不会中了!
  书生回去,仍手不释卷,看来他是不得功名死不休了。
  转眼又快到考试的时节了。这夜书生读书到五更天,不觉昏昏欲睡。恍惚中,外面下起倾盆大雨,书生连忙戴上草帽,又扣上一顶斗笠,站到堂屋当中,只听得一声炸雷……书生被惊醒,原来是个梦。这梦太奇怪了,于是书生又请人解梦。解梦先生一听,赶忙拍手大笑道:恭喜恭喜,好梦好梦!书生迷惑地问:为什么是好梦啊?先生说:你草帽上戴斗笠,是冠上加冠呀!今年定会金榜题名,红袍加身了!
  书生这回劲鼓鼓地进京赶考,发榜日,又憋着使不完的劲去看榜。结果眼珠都差点迸出来了,可还是没有自己名字的影儿。书生掉了魂儿似地走在街头,恰巧又遇到那位算卦老人,便上去哭诉这一次的经过。老人听完,不禁长叹一声说:唉!书生张大嘴巴问:您为何叹气?老人说:你头上本已戴着两顶能挡雨的帽子了,却还站在堂屋里,那样的话,就是簸箩大的雨点也淋不到你头上啊!榜上又怎么会有你的名字呢!
  书生回到家后终日闷头呆坐,不知自己还要不要继续读书备考,也不知以后还会不会做梦、要不要解梦。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