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 世间百态

王志仁广嗣延寿

  安徽省有一王姓商人,名字叫做志仁,年已四十多岁,虽经商得法,薄有积蓄,可是唯一遗憾的,膝下还没有一个儿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怎得不忧心如焚呢!世人在所求不遂的时候,常喜欢看相算命,王志仁是一个凡夫,岂能例外,所以就跑到挂着“赛柳庄”牌子的相面先生那里,看一看相,问问命中究竟有没有儿子?哪一年可交得子运?哪知相面先生把他的面貌手掌,仔细端详一番以后,对他说:“耳薄无轮,有须无髭,是孤独之相,没有得子的希望,并且两眼四围有黑气侵袭,数月内必有大灾祸,性命难逃。”王志仁是很信服赛柳庄之相术的,听了这番话,不禁吃惊得脸色惨白,汗流浃背,他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完了,心头的慌张,使他有些失魂落魄,六神无主;急急忙忙回到店中,准备筹划了一些路费,卷起行李回家。

  在回家的途中,住在一家旅馆里,那时正是黄梅多雨的季节,王志仁在房间里休息,忽然外面狂风大作,雨声沙沙地打着窗子,好像擂鼓似的乱敲,渐渐地,风声越刮越猛,雨点愈落愈大,这一幅凄风惨雨的景象,好比是王志仁内心忧愁的写照。大约经过了二小时多,暴风雨才告停息。他打开窗子向外一望,只见天空被雨水洗得一片碧蓝,一轮光圆的明月,却像含羞的少女,躲藏在稀薄的浮云里,脉脉含情地偷窥大地上的景物,院子里的几株月季花,花瓣七零八落的飞散得满院飘舞,枝叶上还留着晶莹莹的雨水,在月光笼映下,有如金刚钻般的闪烁发光,雨后的美景,秀丽脱俗,使他顿然忘了胸中的愁闷。他走出旅馆,一个人踽踽而行的散步到河滨,忽然看见前面一个村妇装束的年轻女子,抱着一婴儿跳入水中,不禁大吃一惊,他急得想跳到河中去救援,但恨自己不会游泳,无法入水营救,正在千钧一发之际,抬头看到远处河面上有几只渔舟,他举起了手向渔舟大声呼救,喊了一二声见没有动静,再连奔带喊的说愿出二十两金子,送给救命的人,渔舟才争先恐后的迅速划来,终于把少妇及婴儿从水中救出。王志仁把二十两金子如数送给渔人,就询问少妇抱着婴儿投河的原因。

  少妇悲伤的哭着说:“我的丈夫在外佣工度日,家中养了一只猪,预备把猪卖了偿付房租,昨天有贩猪的人经过家中,我就把猪卖掉,哪知贩猪的人走了以后,我才发觉所得的猪款都是假银。我丈夫性情很暴躁的。他知道了一定会把我重重的痛殴一顿,我家中又贫穷得无以为生,所以我要抱着婴儿一同投河寻死。”王志仁听了,顿起恻隐之心,就问明了猪款多少,送给她加倍的真银,少妇遇到了这样大慈大悲的好人,心中真是说不出的欢喜,无法形容的感激,向王志仁说了很多谢恩祝福的话,为了来日有报答恩情的机会,并将王志仁的姓名籍贯及居所等,也问了个清清楚楚,才抱着婴儿,充满了安慰的心情回家,当她回家的时候,她的丈夫也已回到家中,少妇将卖猪得假银,以及畏惧笞责而抱婴投河,遇善士而获救得银的经过,详详细细的向丈夫诉说了一遍。

  她丈夫听说王志仁有这样慈悲的心肠,也非常感动,就陪同少妇一同到王志仁所住的旅馆去道谢。他们夫妇二人走到旅馆的时候,正是夜阑人静,王志仁已闭门睡觉,少妇一面用手敲门,一面轻轻的喊着王先生,王志仁一听是刚才那位少妇的声音,就在床上用严肃的语调回答说:“你是少妇,我是孤客,怎么可在半夜三更相会呢?赶快回家去吧!”少妇的丈夫在门外说:“我们夫妇二人一同来,向王先生表示感谢。”王志仁听到少妇丈夫的声音,觉得没有什么嫌疑,才披衣起床,正把房门拉开,走出房外的时候,忽听得房内“轰隆”“哗啦”的突然巨响,不由得使主客三人,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原来因为房屋的墙壁,经过了几天暴风雨的侵袭,砖瓦梁木都有损坏,以至屋墙倒塌下来,把王志仁所睡的床榻也压碎了。

  王志仁大叫一声的说:“啊呀!好危险!如果没有你们夫妇二人敲门叫我出来,那么我势必被倒下的墙砖压死呢!”夫妇两口子异口同声的回答说:“这是上天有眼,王先生这样的好心人,天理不该遭横祸。”主客三人在旅馆的休息室坐谈了一会,才相互道别。王志仁回到自己家中,休息了数月,一直平安无事,再到原来经营的商店,继续旧业,他想起号称赛柳庄的相面先生,曾预言他数月内性命难逃,可是现在已经过了好几个月,还是很平安的活着,足见赛柳庄的相术不灵,胡说八道,决定跑到赛柳庄的命相馆去向其质问。赛柳庄重新把王志仁的面相仔细察看以后,带着很奇怪的口吻说:“咦!怎么你的气色完全改变了?一定是救了几个人命,积了阴德。现在你髭髯骤长,口角颐丰,金光聚耀于面目须眉,不独多子,且当增寿。”后来王志仁的妻子,果然在十几年中,连生了十多个儿子,王志仁活到九十六岁的高寿,无疾而终

  我们学佛的人,谁都知道,佛教是不主张看相算命的。上面的故事,也不是提倡算命相面,而乃说明相面之不足恃,像星相家本来认为王志仁命中无子,且在数月内要死亡,可是王志仁因为大发慈悲,救了人命,竟能多子延寿,可见人们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的心行,不必看相算命。陈希夷问道于麻衣云:“尝见有子之相,相不变而无子,乏嗣之貌,貌不更而生男,寿者相而夭年,无寿相而长寿,福重敦厚之形,形不易而遭刑,夭命禄尽必亡之相,相不改而寿全,何也?答曰:心生相貌,以理言也,吾闻古人相法,以洪范五福六极为主,察其人忠孝仁义,守道有恒,便到颠倒造次时,不改其节者,吉相也,必享五福之庆。若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而便到颠倒造次时,无改其性者,凶相也,必受六极之刑。”以上一问一答的话,更可证明人们的命运,并不决定于相貌,而完全操纵于自己的德行。以前印光大师有一位台湾籍的皈依弟子蔡伯伦居士,操星相业于沪上,印光大师曾为其所著嘤鸣集作序云:“伯伦居士,侨寓沪上,以相为业。凡遇来者,无论其相之善恶,皆勉以修德积善,以祈善者益善,不善者亦善,深合命自我作,福自己求,与夫有心无相,相随心生,有相无心,相逐心灭等义。而且于议论中,辄谆谆于三世因果报应,与夫净土横超法门,俾一切人由问相而得入圣贤之域,以及往生极乐之邦,其挽回世道人心也大矣。”(见印光法师文钞卷三蔡伯伦嘤鸣集序)又吾友葛晋寿居士,乃菩提树月刊发行人朱斐居士之总角交也,精研麻衣柳庄之术,尝设命相馆于苏州玄妙观旁,吾见其与人谈相,对于命中有福寿者,勉其念佛行善,更能增福延寿。对于命中有灾祸者,励其念佛行善,冀能消灾免祸。若蔡伯伦葛晋寿二居士之辈,乃以谈命看相为手段,劝人念佛修心为目的,殊不能以流俗之星相家等量视之矣。至于吾侪学佛之人,固知学佛之究竟,不在希冀人天福报,但佛陀为奖励世人念佛向善,亦并不废言人天福报。佛经中“求子得子,求寿得寿,求官得官”之经文,屡见不鲜,吾侪佛子,岂可不体验佛陀善巧度生方便之悲心哉!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