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 情感世界

“馒头”“豆芽”之恋

  
       一、相见恨晚
  
  我,大名雅妮,29岁的剩女;他,三十出头王老五,大号是钢强。我们是在媒人安排下见的面。我对相亲从没有好感,什么年代了,还相亲?但老妈鼓吹钢强真不错,还读了博士,我才是个本科。

  见了钢强我却吓了一跳,白净白净,也不戴眼镜,跟馒头似的。我脱口而出:你怎么那么白呀?馒头!他傻笑:你怎么那么瘦呀,小豆芽?我说你别隐瞒岁数,虽然现在流行姐弟恋!气得他马上掏出身份证让我验明正身。

  我俩即时眉来眼去谈笑风生,我审问他:你怎么会让这恋爱的大熔炉给落下了?

  馒头说:别提了,惨。去年被女友甩了,她嫁了一个小四什么郎,住上了榻榻米。

  我们谁也没有谈爱情,直奔主题。他说:我会煮饭,手艺不错。我便顺势而上:好啊,那去吃。
 
  活色生香的生活,加上两张老脸,豆芽和馒头就这样勾三搭四上了。
  
  二、一脚踏两船
  
  馒头光顾着读书,婚没结成钱没赚来,租住在一室一厅里,倒也干净整洁

  担心房价那么高,何年何月能有房子?馒头虽好,可他没房没车。我比较势利。

  刚巧,同事大姐给我牵线,介绍一海归,倒是有房有车,不过在海外有过婚史,红娘却说:结过婚的男人知道疼老婆。
 
  见海归前,我心里怦怦跳,像做贼似的,但女孩儿谁不喜欢结婚就住大房子就有车开?我不过是俗人,爱情好是好,但它能吃还是能喝?

  不过,听海归总说国外如何如何,夹杂着英语,怨现在中国人都小市民气……其实,他才小气又虚荣呢,吃饭还让我埋单,什么海归,纯粹是海带!有钱人并非个个都是金龟婿啊。

  我私会海归的事走漏了风声,馒头威胁我:姑念你初犯,饶你不死,下次再私会网友男友之类,我们马上分手!

  终于打定主意和馒头白手起家,他开了个律师事务所,学了十多年法律也该收收银子了。

  半年后,馒头赚得盆满钵满了,看我喜笑颜开地数钱,他口无遮拦:哎,真想也变变心,尝尝私会妙龄少女的滋味。
 
  当他事业蒸蒸日上时,我却失业了。馒头安慰我,还是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吧。
  
  三、有情人终成眷属
  
  好事多磨,我正大张旗鼓地刷房子时,馒头的旧相好回来了,带着个日本小女孩儿。旧相好离了婚,哭哭啼啼地想与之重续前缘。

  啊!我快披婚纱了,半道杀出一个程咬金来,真比窦娥还冤。

  马上独自出门去度假,跑到了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我人却孤单。

  几天后,忽接馒头的电话,他声音都变了调:黄豆芽,你死哪去了?我快急死了,打你手机关掉,领结婚证没人去,你要干什么呀?

  我声音哽咽着说:我什么都没想干,我要结婚。馒头,我真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在乎你,你要是娶了你那旧相好,我准郁闷而死,你就准备给我写悼词吧。
  都什么呀!馒头鸣冤:你以为爱情是什么?可以扔了捡捡了扔?好马不吃回头草,在你失踪的这几日,我刷完了房子给旧相好介绍了个对象,然后把咱的证件收拾了一下,现在,万事俱备,就差新娘了。
 
  哎呀,我惊叫着,然后打车疾驶向飞机场……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