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 情感世界

失约

 

  你说你要见我,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这个消息来临之时,在我的背面那片哀伤的森林,开始小声的啜泣。我打开画夹试图画下它忧伤的纹路,这时一只白鸽飞了起来,我有些欣喜而动,眼神穿过长空似乎想要抓住过后的遥远。嘴角的微笑这时有点熠熠发光,我使劲泯着嘴唇怕它滴血。我急忙拿出一面镜子,努力想要看清楚你的眉眼,这镜子却似乎抖动了起来,激起一阵阵的涟漪,我数着这些好看的圈圈,然后在朦胧中看着里面扭曲的脸。
  
  我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竟然想要奔走相告你要见我的谎言,可是这次是你说你要见我,是否时光的经纶已经抹去你旧时的记忆,这个消息开始令我不安,我随手拿起一支细长的烟,周围的空气一下变得潮湿而暧昧起来,情欲在这个清晨蔓延,滋长甚至是生根发芽,我落魄不堪地跌坐了下来,身体突然犹如一团棉花般柔软。
  
  脑中空白片刻之后,周围开始有着不安的躁动,整个清早突然瞬间就苏醒了过来,我看着指间残留的烟丝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在我的身后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风呼啦啦的就灌了进来,拍打着曾经的那些所谓誓言,促不及防的我突然打了个寒战。我努力地想要理请头绪,思想却开始漫无边际地恣意走远,我不敢走远赶忙收回,却发现它卡在哪个年轮里走不出来。在我的微笑里,背影开始从脚底飘落,我想试着重拾,它却从我的指间绕过,兀自地躲在墙角不肯出来。
  
  生活总是反复告诉我们两种悲哀:一种是得不到想要的,另一种是得到!
  
  我的时间开始碎裂在那些花朵中,剥离在我的眼前,现实在理想的另一端被我用绳子系着,一边牢牢抓住不放,一边拼命想要挣脱,于是它们就这样背离了。
  
  就这样,在你说想要见我之后我竟然走过了这么多的年轮,我抬起头看见阳光正好,这时我告诉你:“好的!”我的目光迅速搭乘第一列列车飞快地从南方延伸到北方。起初穿越的是相同的景致,后来我眼前的绿色渐渐地淡了下来,周围一片漆黑。
  
  我开始想象着你的样子,你站在古老的城墙下,周围是来来去去的人群,他们都在归家的路上,只有你似乎并不心急,你开始数落着历史的沧桑,极力用着刻薄的语言,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忘记带血的童年。那些你手中的纸鸢被你一个个放飞,只有这样你的母亲才能在遥远的彼岸叫你归家,以为如此便能回到过去,可是一片雪花就打破你的留恋。夜色更浓了,你想起你说过想见我,如今在这里等候便是履行诺言,于是你向着远方开始顶礼膜拜,你的身影被贴上标签,理想中的爱情就这样开始被变卖。
  
  你在试图拼凑些零散的东西,来打发这些空闲的时光,事实上这些并不是你最初的想法,你开始想要逃离,甚至有点不明白当初说要见我时为什么这样坚定不移,你已经不能记起那些片段,许久之后你决定在记忆的流里面剪辑拼凑,然后合成一些画面,在这个过程中你一直在推敲着逻辑的合理性,时间、地点和人物经常混淆不清,你才发现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感情,你和你的意念都不会有终点。
  
  周围开始出现大片的灯光,它们从你的头顶穿入你的身体,然后从脚下蹦出来,你看见黑暗中你的脸庞,意志再一次被瓦解,自始至终都仿佛听到有个声音在召唤着离开。于是你想起几天前看过的肥皂剧,里面的结局是离别。你暗自下了个决心,在下个转角处走远。
  
  铁轨上的列车还在奔驰,你走进暮色里,拉上背后的幕帘。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