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 情感世界

山村教师三年挖煤助贫困生 自己天天吃咸菜(二)

  他挖煤瞒了我们3年

  “他质朴得就像一块煤炭。”北斗中心校校长陈银山告诉记者,1977年刘念友工作以来,多次放弃到中心校的机会而辗转无数村小。哪里没人去,他就申请到哪里,越走越偏远。

  陈校长称,中心校的老师都知道,从1977年开始,刘念友从教28年,每年都在资助自己班上的贫困学生,不管走到哪里,班上从来都没有因为钱而辍学的学生。但谁也不知道他其实穷得要去下井挖煤的地步,而且一挖就是3年。

  “我们是在今年7月才知道的。”陈校长回忆,当时学校有急事让刘念友到中心校去一趟,可电话打了3个多小时,他才匆匆赶来,一脸疲惫。问他干什么去了,他支支吾吾说在走亲戚。

  “我猛然发现他耳朵背后是黑黢黢的,再三追问下,他才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在挖煤。我一下愣在那里许久说不出一句话。”

  不能看着自己的学生辍学

  北斗村是开县郭家镇北斗地区最偏远、最贫穷的山区,北斗村小距北斗中心校步行需两个多小时。在当地老师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背了时都莫到北斗去。”去年,刘念友却主动申请到这个“鸟都不屙屎的地方”。整个学校就他一名教职工,要教一个三年级的所有学科,17名山里娃。

  开学第一天,刘念友的心就被这群孩子深深震撼。“本以为开学这天,娃儿再穷也要穿得光光鲜鲜的,可他们一个个都像叫花儿。几乎所有孩子都穿着极不合身的衣服,有的衣服是用其他布料接成几截,有的能明显看出是大人的。大多数没有文具盒、文具,有的只带20块钱来交学费。”

  刘念友当即从口袋里摸出仅有的200多元,帮几个学生交清学费。当天放学后,他又匆匆赶回家,从家里仅存的300多元中拿出150元为几个贫困生买文具、买衣服。“总不能眼看自己的学生因为没钱而辍学吧!”

  这些钱,都是他在今年暑假下井挖煤挣的血汗钱。

  “不瞒你说,我还搞过摩的。”刘念友说,1998年起,一对儿女跨入高中,花费大,再加上那年他同时承担了7名学生的学费,经济压力太大。为增收,他借钱买了辆摩托,课余时间搞起了摩的营运。

  2002年6月,一次小小的事故让刘念友赔了300多元,他放弃了摩的营运。

  “当时,两个孩子刚考上大学,教室里还有眼巴巴瞅着我的一双双渴求的眼睛,不找外快不得行。”刘念友便改行下井当矿工。从此,每个寒暑假,他都会悄悄来到附近麒龙煤矿下井挖煤。

  采访中,刘念友多次说对不起妻儿。但他想得更多:“我孩子就快工作了,但还有很多孩子读不起书。这煤,我还得继续挖下去。”

  误解1 工友以为他供儿女读大学

  “已经3年了,每逢假期他都会来,每月可挣千多元。”麒龙煤矿矿长黄烈兴和工友们都认为,刘老师下井挖煤是因为家里有对儿女读大学,花销大。没有想到他还资助了这么多山里孩子。

  刘妻李云菊告诉记者:“他挖煤不仅仅是为了我和两个娃儿。跟他结婚20多年,再困难,他每月总要从工资中抠点出来资助给他班上的贫困生,买文具,买衣服,或存下作为他们下期学费。”

  刘妻称,1978年在白羊坪村小,刘念友从前任老师手中接过8名极其贫困的学生,他们交不起每期5元的学费。刘念友当时的工资每月只有6.5元,但他竟将这8名学生每期的学费全部承包。有的娃娃离家较远,中午回不了家,他就让新婚妻子在家里给他们煮饭,不收1分钱。

  善良的妻子给予他最大的支持:“其实都是些粗茶淡饭,洋芋白菜而已。”

  误解2 学生刘老师领工资他有钱

  刘念友现在班上的17名学生中,有13名学生曾受过他资助。当记者问他们知不知道刘老师资助的钱从何而来时,几名贫困生却异口同声说:“他有钱,有工资得嘛!”

  北斗村黄海艳的生母去世,继母残疾,父亲靠打点零工维持家用,实在拿不出每期140元的学费,多次提出让黄海艳辍学。“刘老师到我家里来过几次,说愿意帮我交学费,买文具,我爸爸才让我读书。他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师。”

  “其实刘老师比我们都吃得差。”住在学校附近的田雨雪同学说,他有好几次都看见刘老师一个人躲在寝室里吃白开水泡饭,最多下点咸菜。“还有几次,放学了,我看到他一个人坐在操场乒乓台上抽烟,一直坐到天黑,我想他肯定是一个人不好耍。”

  田雨雪的父亲田俊说,之前没有老师愿意到北斗村小来,“没老师,这些娃儿就只得到邻近学校读书,可这儿最近的学校都要爬两座山,过一条河,家长不放心,多亏了刘老师。”而最让他感动的是,刘老师常常家访,“学生不但成绩提高快,刘老师还把他们带得像城里娃儿了。”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