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 情感世界

心剑(续)


(之三) 

  平淡之中,他们度过了两年,长相厮守,日夜相见的平凡生活磨灭了她热恋时的激情,与他走在一起,已没有那种幸福,那种冲动了,他却乐此不疲的奔波着,幸福地品尝着这份甜蜜,这让她很感动,让她感到身边总有一个在爱她,在关心她,呵护她,让她有种安定的感觉。 

  “好久没看那把剑了,也不知它怎么样了。”她一向把那把剑看作是一个灵物。 

  又是一个2月14日,满大街都被平等玫瑰包围着,浪漫的情侣似乎都在这一天出现了。他要考试,还没出现。想想这两年之中,他没给自己买过一次花,太理智了吧,太不浪漫了。她一想到这心里就会有一丝遗憾,毕竟哪个女人对爱没有浪漫的幻想呢。 

  寂寞的心,寂寞的人,就在这寂寞的时刻,不该出现在人却出现了,辉——她的初恋情人。他和他、她的朋友们一起来的。他抱歉这么久没和她联系,这让她心中荡起一阵涟漪。 

  老同学相聚,少不了推杯换盏,一醉方休。他们像朋友一样矜持。他却要和她一杯杯的喝,酒席还未散,他已醉了。他独自到一旁的桌上趴着,睡着了!?她也悄然退席,向服务小姐要了一杯醋,坐到他旁边,送到他口边,不知怎么,看到他这个样子,她的心有些疼。“来,喝点醋,醒醒酒。”她柔声说。他摆摆手,又摇摇头,没说话。她静静的看着他,又忆起了以前。突然,他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她本能地缩了一下手,并没在拒绝。他抬起头,还是没有睁开眼,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出了口气,似在叹息。他的头好像越来越重,终于,他无力支撑,靠在她的肩上睡了。 

  回去的路上,她扶着他,他仍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不放。 

  晚上,送走了辉和朋友们,她独自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噢,风怎么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没来找我?他说考试就会过来的。”忽然想起风,让她有点困惑,又有些不安。 

  深夜,辉打来电话,他们聊了很久。聊起了现在,聊起了从前。 

  “还记得以前班里的XX吗?她在高中和你是一所学校的,她向我汇报了你的一举一动,她知道我们当初的事,所以当你有了女朋友的时候,她特地向我来报告,说得很热闹,我只是装着不在意的样子听着,后来她就不在和说你的事了。”她首先提起伤感的过去。 

  “其实,你心里很在意,是吗?” 

  一阵沉默过后,她幽幽地说,“是的——” 

  “其实,我一直是爱你的,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当初你会拒绝我。你知道吗,别人给我的任何信,哪怕只是一个小字条,我都会保存着,从不丢掉,只有你那封信,我撕了-----我很伤心,因为我感觉你也是爱我的,才写那封信给你,没想到你拒绝了。” 

  “不,我只是让你让你对自己的事考虑清楚,我怕你是一冲动,我怕你会后悔,其实,那时——我是喜欢你的。”

  “呵,是吗?”他一声苦笑“原来这里面有这么大一个误会,没想到我们一错就是五年。” 

  “也许是我们无缘吧!” 

  沉默了许久,他突然发问“如果下次我还要拉你的手,我是说在没喝酒的情况下,你,会拒绝吗?” 
  “——不会——” 

  “为什么?” 

  “不知道。” 

  挂断电话,她心中一阵激荡,辗转难眠—— 

  风第二天找到她,满脸倦容,“昨天,我都看到了,他是不是辉?!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在大街上和别的男人手挽手走在一起,我的心有多痛吗?我的同学看见了,问我我都不知该怎么向人家说,你想没想过我的感受?”他有些激动。 

  “他喝多了,原谅他。”她平静的解释。 

  “这就是你给我的理由?好,我相信你。”他轻轻拥她入怀,安慰她。他对她真的生不起气来,他爱她。不知为什么,她听到这句话,心里竟有些难过,强忍着泪水没流下来。 

  风走后,她打开了剑匣,许久不见,那剑竟已是灰蒙蒙的了,拔剑出鞘,那令她心静的红光消失了,变得和剑鞘一样灰暗了—— 

  在她的内心深处,他感到有一个遥远的声音在呼唤她,刺得她的心一阵阵疼痛。 

  又一天,辉打过电话来,约她一起出去。她无法拒绝的答应了。 

  路上,他突然问:“我可以拉你的手吗?这次我没喝醉。”说着他拉起她的手。“你不觉得这样作对不起你的女朋友吗?”她幽幽问。“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他也同样伤感的回答。 

  这天,他们走了很久,只为能倾心一谈,越谈她心越乱,越谈她越难以自控。 

  “那我现在在你心中呢——” 

  “你在我心中永远占有一席之地。”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说。 

  “这,我也就知足了。”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陪他起等车,相对都无语,车来了,她无法抑制的哭了,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上车了。她哭着挥着手沿着车走的方向跑,那一刹那,她仿佛感到再也见不到他了,那一刻,仿佛唤起了她沉封许久的心,又回到初恋的时候,那一时,她的心又只为他跳动,那一瞬间,她想与他天长地久—— 

  带着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回到屋里,风已在等她了,他从她的脸上读懂了一切,没有一句话,他默默的转身走了。 

  她觉得很愧疚,却很无可奈何,她现在很矛盾,两份爱摆在她面前,她都不想放弃,她无法取舍,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爱谁多一些。 

  她又一次打开匕首,剑身泛出一道凛冽的青色寒光,刺得她的心好痛,她不敢正视“心剑”那两个字,不敢正视剑柄上那如睛的宝石。心底那遥远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是你的心,我会好好珍惜的。”原来是自己当初的承诺。 

  “天!谁能救救我,我刻怎么办????”她无助地向天呼喊。 

(之四) 

  “能把那把剑还给我吗?那是我的心,留在你那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他拖着几乎要垮掉的身体,用冰冷的语调对她说。 

  “不,不要放弃我——”在内心深处她听到自己在呐喊。双手却无力地递过那把已毫无光泽的心剑。 
  他心疼地抚摸着那把剑,一滴泪悄然滴落在剑上,灰暗一扫而光,藏蓝的本色重新出现,淡淡的红光笼罩着他,轻抚他憔悴的脸庞,他断然而去,她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一节大课上,风独自坐在了礼堂的角落,愣愣地看着那把心剑,完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用手反复摩挲着剑身,突然他双手执剑,那坚硬无比的青铜剑鞘竟随着他的手形化作一个心形,同桌的女同学看到这一切吓得呆呆的,只见风冷冷的凄然一笑,“这是我的心,哈哈,这是我的心——”他将那心形剑鞘轻轻一按,又是一个奇迹,那剑鞘竟深深的嵌入了桌面内。风无法止住的泪水终于还是流出来了,滴落在那颗心上。他用剑尖轻轻的在那颗上刻了一行字:如果爱情有起点,那么站在起点的就是我们俩个;如果爱情有尽头,那么最后守在尽头的就会是我。当那把剑在你的心中失去光泽的时候,就是我们的爱情走到尽头的时候,也是心剑消失的时候,我也会在那爱的尽头而逝…… 

  写完,忽地,他用力将剑刺入那颗“心”里,剑没入至柄。风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啊——血!”就在他走出去没多久,坐在风旁边的女孩发出一声尖叫,所有的人都向这边看过来。只见那汩汩的鲜血正从刺着剑的心里冒出来。“快,把剑拔出来!”有人大喊。于是大家一拥而上,用尽了力却谁也动不得分毫。“快找风!”可谁又知道他去哪里了呢。这时她神情陌然地从人群中走出来,“我知道他在哪里。”说着她用手轻轻一带,拔出了匕首,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径自走了,大家赶快跟上。 
  来到“心语”前的长椅上,风静静的躺在那里,脸上挂着一丝苦笑。她轻轻的走过去,抱着他的头,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为什么总是在失去才知道他的珍贵,为什么我竟糊涂到不知道自己心里最爱的人是他。为什么?为什么?”泪悄然滑落,滴在风已经冰凉的脸上。然后她突然举起手,在众人还没来得用阻止下用力将心剑刺入自己的胸膛,刹那间,心剑化作一道彩虹消失在天际。只留下一对相拥的恋人—— 

  后来为了纪念这段传奇的爱情,在这所大学的花园里建了一座石碑,那嵌着心形剑鞘的桌面被镶在了石碑上。据说,有很多情侣都来拜它,但只要有一方心存有异,那心形剑鞘的伤处便会流血,有人说这是风在流泪——

  后记:心剑消失了,有人说,风和她前生就注定有这么一段缘。有人说,心剑是天上的星宿。也有人说,心剑是来考验人间的爱情的,它对人间的爱很失望,所以走了,但由于她的以死相殉,心剑认为人间还有一丝真爱存在,所以剑鞘留了下来。众说纷纭。但不管怎么说,心剑是一个灵物,从它在风的爱情变故中的几次颜色变化就可以看出。它最后还是消失了,但我想它还会回来的,也许,有一天,你就会碰上它——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