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 情感世界

是我害死了疯子妈

      都说“女儿是妈的小棉袄”,可我从小就跟爸爸亲。因为打记事儿起,我妈就是个精神病。虽然平时她最疼我,可犯起疯来每次都把我锁进院里的小黑屋,任凭我嚎破嗓子也不放人……因为她这份疯,我缺了上百节课,降过两次级,直到十六岁才上了初中。 

  上初一那年,我无意中听说了自己的身世:原来我的亲妈早死了,现在的妈是我爸给我娶的后娘。这一发现令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她平时对我好,那全是装的呀!看看她每次犯病的时候吧,那后娘的狠心可就露出来了。想想这些年为了给她看病,爸爸累成了什么样?我更是穿得象丐帮长老,这个后妈真可恨啊…… 

  十六岁的姑娘可不小了,我出落得亭亭玉立,虽说比同学们大了几岁,咱可是算得上校花啊。青春少女哪有不爱打扮的,那年正流行一种体形裤,谁要是穿上得让我羡慕死,我多希望能有一件呀…… 

  没想到,我那个后妈还真给我买了一条,她说是正牌货,不是那种仿冒的次品。我心里这个美呀,也忘了这么久都没理她,亲亲热热又叫了她一声妈。看她当时那个高兴劲儿……唉,她要是我亲妈就更好了。 

  穿着体形裤上学,在女生的红眼和男生的媚眼中走过,我都快美死了。不料乐极生悲,放学路过那个工地,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条大狼狗,上来就咬我的腿。“妈呀!”我惨叫着本能的收腿,还好没咬到,可是体形裤被狗牙划了个大口子。一些神经质女生看到了直笑,“这狗都疯了半年多了,怎么偏咬你呀?是看见你穿了便宜货吧?什么破裤子一咬就破了,还臭美呢……”我气得满脸通红,一溜烟跑回了家。 

  进门我先把体形裤脱下来,当着妈的面扔在了地上。妈妈瞪眼睛看着我,爸爸忙问怎么回事?等弄明白原委,他非但不同情我还骂起来了:“你让狗咬了跟你妈来什么脾气?咬了就咬了,这么大丫头自己缝去!”我没好气的对爸嚷:“缝,缝,缝!你就知道缝!从小到大,我哪件衣服不是打了补丁的?都怪你,娶来了一个疯婆娘!” 

  妈妈在一旁呆呆看着我,嘴巴张了两下,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口。爸爸火了,拎起拖鞋就想打我,妈妈连忙把他抱住。我白了妈一眼,“别在这假慈悲了!你犯起疯病来咋对我那么狠呀?”这句话气得爸爸比妈还疯,我吓得饭也不敢吃就跑掉了。 

  下午上课我饿的肚子“咕咕”直叫,不料妈给我送饭来了,看她那个假模假式的样儿,再想到爸今天骂我的话,我心里真是恨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阴阳怪气地说:“你谁呀你?”妈生气了,“你妈你也不认识了。”“我妈?我妈早死了!大伙儿都看看啊,你们总笑我老大不小才上初中,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这个后妈!她经常装疯虐待我,把我锁起来不让出屋,要不我这么才高八斗怎么会降级啊……”妈气得直哆嗦,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最后放下饭盒走掉了。 

  接下来几天我撑着面子不理她,她倒是不记分,还帮我用热毛巾敷那条被狗咬青的腿。我心里是越来越后悔的,这些年她除了犯病时,对我真和亲娘一样啊……可是那句道歉怎么也没说出口。 

  没有多久,妈妈突然又犯疯了。这次她不关我了,而是自己躲在屋里不出来。这还不算厉害的,她脸也不洗,饭也不吃,连水都不喝一口!爸爸自然怪到我头上,说是我给气的。这时我的嘴又不饶人了,“她关了我那么多次,这次就当是报应吧!”妈妈在一旁听了,一边打哆嗦一边无限痛苦地看着我…… 

  爸爸抬手给了我一个大耳光,“你说的是人话吗?你这是对妈说的话吗?!”我气坏了,歇斯底里的哭喊道:“她不是我妈,我早就知道了,她是后妈!”话还没说完爸爸就急了,不由分说伸手揪住我的领子,象抓小鸡儿似的把我揪出了房门。 

  在走廊里爸爸的眼睛红了,“你知道她不是你亲妈了?可是她哪样做的比亲妈差?她有病你不帮她治,还说这种话……”这时爸的那巴掌还在我脸上疼着呢,我疯狂的叫着,“她是个疯子,疯子!你听说过疯子能治好的吗?要不你象《范中进举》那样,给她一巴掌试试……爸的第二巴掌马上主来了,打的我眼冒金星。在金星里我看到爸爸突然流了泪,“这些年你烦她是个疯子,恨她是个疯子,可你知道她是怎么疯的吗?”我摇摇头,“关我什么事,我怎么会知道。”爸爸擦擦眼泪,“你亲妈生下你没几个月就死了,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带奶娃娃?你现在的妈不嫌弃我们爷俩,嫁进来就开始养育你……” 

  我一下子没了声音,原来是这样?爸爸说,“那时她多年轻啊,我也劝过她再生一个,她就是不干,说再生一个你就成了小白菜了。你是她一口一口喂大的,她是打心里疼你呀!三岁那年,你这个淘气包在奶奶家院里玩儿,不知怎么掉到了一口机井里。你妈当时就不行了,一口气闷过去,再睁开眼就不太清醒了。最后用了好长时间、好多办法总算把你救出来,可是你妈这病根算是落下了,一犯病就怕你丢怕你出事,非得把你锁起来才放心……” 

  听到这里我如遭雷亟,好半天都出不了声儿——妈妈,原来你一直这样爱护我?一直把我当成亲生女儿来疼的呀!可我却把你当成了仇人……我痛哭流涕,心里那份悔恨简直没法形容。 

  急急向屋里奔去,我要叫她一声亲妈,我要向她道歉,我要让她得到一个女儿最大的尊敬……可是我们惊恐的发现,妈妈已经昏倒在床边浑身不停的颤抖着。爸爸连忙倒来一杯水,妈妈睁眼一看顿时喊叫起来,还把那杯水打翻在地上…… 

  从此我的妈妈,她再也没有明白过一分钟!她颤抖,她哭喊,她发现野兽一样痛苦的声音……急急忙忙把妈妈送进医院,她已经不行了,来不及抢救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那一刻我哭成了泪人,妈妈呀,她在最后听到的声音竟然是女儿无情的讽刺,让我怎么对得起她?亲友们一边哭一边劝解着我,和妈妈长得最象的三姨更是把我搂在怀里。 

  守灵的夜啊又冷又长,三姨为我拿来被子围在身上。被子在今天的忙乱中刮开了一道口子,三姨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用针线默默地缝着……当她缝好了,把线头放在嘴里轻轻一咬就断开了线。我看着她熟悉的动作,“三姨,你真象我妈,她咬线头就这么利索。”三姨惨然一笑,“这个小动作还是你妈教我的呢,她做活儿可灵巧了……”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念头从模糊渐至清晰,突然出现在我脑中!顾不得是半夜,我双腿发软的跑到邻居家门口,疯狂的敲开门,径直奔到他家电话机旁边,哆嗦着拨通了生物老师家的电话,“老师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课堂上讲过,狂犬病不光通过破损的皮肤,如果人口接触了疯狗唾液也可能传播?”当听到那个肯定答案时,电话从我手中滑落,我一头栽倒在地上…… 

  听了我的话,第二天三姨要求了检验,我的妈妈,果然是因为狂犬病去世的!三姨哭着说,“怪不得她怕水怕光啊!可她从来没有被狗咬过,又怎么会……”我脸色惨白,默默走到衣柜前面疯狂翻找起来。亲友们都吓坏了,以为我受了刺激上来拉我。我挣扎着,什么也不管只是翻啊,找啊,终于被我找到那条体形裤——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上面,是妈妈整整齐齐缝好的针脚! 

  如果当时我不那么任性,如果当时我再体谅一点妈妈,那么她就不会给我缝这条裤子,也不会因咬线头而感染病毒,然而此时说什么都晚了,我的万千悔恨只能化成一句痛彻肺腑的——“妈妈!”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