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 情感世界

鬼子母神的故事

在摩揭陀国的王舍城外,竹林精舍附近的一座山上,住著一个夜叉叫做娑多,。他因为住在影胜大王的领土上,所以,为了报答国王的恩情,曾经竭力拯救举国人民。由於这个缘故,全国上下都尊奉他为守护神。幸赖娑多守护有方,全国才能时降甘雨,润长稻禾,使四李顺调,五谷丰收,俗语说衣食足,才知廉耻,国人能享受丰富的物质生活,但不耽於享乐,他们也培养宗教的信仰,并能体恤穷人,全国一片善良风气。百姓无不赞扬这个太平盛世。由於好事传千里,人人知晓影胜大王的德政,致使他国的贫困、弧独者、无远弗届,蜂涌前来,祈求他的慈悲与同情。娑多夜叉对待异国百姓,也一视同仁地,给予护卫和安抚。

娑多夜叉已届成年,就娶了同族的女性为妻。婚後,夫妻同心协力,一如往昔地守护著摩揭陀国。

当时,摩揭陀国北边有一个建陀罗国。该国也住著一个名叫半遮罗的夜叉。它跟娑多一样,担任一国的守护神,热爱乡土,致使国家富裕又繁荣。跟娑多结婚的同时,半遮罗也娶了同族一位姑娘,组织美满的家庭。

有一次,各国的夜叉神,聚集一堂,加强友谊。当时,摩揭陀国的娑多,与建陀罗国的半遮罗两位夜叉神,由於宿世有缘,两位竟然一见如故,肝胆相照,结成知己。最後大家在和睦的气氛下,依依不拾地散会。娑多与半遮罗也愉快地,在互道珍重声中握别,各自回国。之後,二人借著互赠礼物,鱼雁往返,使彼此的交情日益深厚了。

一年後,在同座山上,又举行联谊会,彼此再度相聚,双方都庆幸自己仍健在。当时,两位夜叉的晤谈甚欢∶

「我们若死後,何妨将彼此的情谊让子孙持续下去,你有什麽妙策吗?」

「关於此事,我以前也想过,但却想不出好主意。」

「依我看,让孩子彼此通婚,结成亲戚关系,就能常来往了。」

「果然是妙策。倘若我生女孩,你生男孩,就让她嫁到你家;如果我生男孩,你生女孩,我们就把她娶回来当媳妇。」

「是否能按计划实行,不可得知,但这样做也能让双方的交情继续下去。」

两位夜叉彼此约好,决定将来让子女通婚,然後握别离去。不久,娑多的妻子怀孕,产下一位可爱的千金。在出生庆祝会上,父母招待待族属们前来,他们目睹这位初生貌美的女婴,都不自禁地生出欢喜之情,於是,一群夜叉兴高彩烈地为这个女要取名「欢喜」。半遮罗听说娑多已经生个可爱的女孩,也十分喜悦,就选些璎珞的衣服当做礼物,并送函祝贺,希望孩子平安成长。娑多生下女儿,当然也希望对方生下男孩,将来好结为亲戚,半遮罗的妻子,不久果然也如愿地生下男孩。身为父亲的半遮罗,当然喜不自胜,并为儿子取名半支迦。娑多听说好友生下男孩,更是喜出望外,也送上璎珞的贺礼。半遮罗按到礼物与贺函,也立刻回信说∶

「果然不负我们的愿望,只待孩子们长大,就履践前约,让他们成婚,以了结我们的心事。」

两位夜叉欣然看见孩子日渐长大,彼此的友情更加深了。

一年後,娑多的妻子又怀孕,并生下一男孩。初怀孕时,附近群山好像巨象吼叫般地震动;呱呱落地时,又发生山吼等怪事,所以,娑多为他取名娑多山。娑多拥有一男一女,内心喜悦地期待子女成长,但也仍专心於自身的职务--摩揭陀国的守护神。欢喜与娑多山姊弟俩,平安无事地日渐长大,姊姊的婚期接近。娑多山也长成了青年。不料,父亲娑多因为患病,竟来不及看到女儿结婚,就与世长辞。

而娑多山顺理地继承父业,当了一家之主,也负起守护国家的责任。

有一天,欢喜夜叉突然提议∶

「小弟,我想到王舍城一行,掠夺几个居民的孩子来吃,你觉得怎样呢?」

「大姊,你疯了吗?你可知道父亲保卫国土,才让百姓安居乐业,而我又继承父亲的职务,为什麽你竟有这样可怕的恶念呢?请你千万不能再怀有这种念头。」

娑多山很诚恳地把姊姊教训一番,无奈,欢喜由於前世发过这种邪恶的愿望,恶业难转,不肯接纳弟弟的忠言。当时,她愤恨的离去,几天後,她又向弟弟提出同样的建议。娑多山听到姊姊不断表示她那邪恶的愿望,也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无法控制姊姊的恶念,只好放弃规劝她的念头。不过,他知晓父亲在世时,曾经替姊姊指腹为婚,订了终身,他暗忖现在除了早日让姊姊完婚以外,别无他法了,於是,他即刻为信给建陀罗国的半遮罗,要求对方早日履行婚约。对方接信後,即刻为儿子选定吉日良辰,并备妥礼品,迎娶了王舍城的欢喜姑娘回来。

婚後,半支迦与欢喜的感情融洽,恩爱非常,半遮罗看见小俩口如此和睦,无限欣慰。有一天,这对年轻夫妻出门散步。边走边谈中,欢喜对丈夫说∶

「我想回到王舍城一趟,找几个城里的孩童吃。」

「你说什麽?王舍城是你的故乡,倘若有外敌侵犯王舍城的百姓,依你的身份尚且应慷慨救难,你怎会有如此酷虐的念头∶竟想要杀害故乡的孩童呢?希望你以後别有提这吓人的事。」

欢喜被丈夫教训一顿,内心反而对他起了憎恶感。不久,他们生下了孩子,欢喜年年怀孕,结果竟连生五百个孩子。第五百个孩子取名爱儿。五百个孩子逐年成长,欢喜目睹孩子的势力逐渐强大,自己也有恃无恐,总想实践昔目的恶念,乃再度找丈夫商量。不料,半支迦再三励她要停止恶念,但对於欢喜却是忠言逆耳。丈夫知道斩不断妻子久积的邪念,也不再劝阻了。欢喜庆幸丈夫不再阻止,为了达到自己的宿愿,她即刻前往王舍城。潜身於人来人往的大街,只要发现儿童,她就动手抓到暗处吞吃了。

王舍城的居民发现每天总有几个儿童失踪,痛失孩子的父母亲,哀伤欲绝到处打听孩子们的行踪。凡是家里有小孩的,也倍加小心,使得城里呈现一片哀愁凄凉。痛失爱子的父母,群起向国王控诉∶

「大王,我们的孩子被掠夺好几个了。到底什麽人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呢?请大王务必把我们的孩子找回来,也请把坏人逮捕归案。」

影胜大王听到城里屡失幼童的悲剧迭起,十分同情,立刻下令严守四个城门,以防恶鬼入侵。不料,有时连守卫的士兵也下落不明。於是,国王下令无论昼夜,都不允许儿童外出,才保障了儿童的安全,但是,孕妇失踪的恐布事件,却层出不穷。王舍城内外的抢案亦闹得天昏地暗。现在已不限於王舍城一处,举国上下都有相同的事例出现,诸大臣群集在国王宫殿里,商讨对策,决定请占卜师来推算原因。国王对他说∶

「你马上占卜王舍城近来发生的怪事。」

「大王,这是夜叉干的。只要调制丰盛的食物来祭礼鬼神,就能解除灾难。」

影胜大王听了,即刻下令∶

「不分主客,凡是城内居民都得调作饮食、香华,清扫街道,演奏出各种妙乐,来祭祀夜叉神。」

城内居民正在懊恼频发而来的灾祸峙,听到敕令也都欢喜地准备美肴佳馔;除了市街外,连近郊村镇也洒扫清净,虔诚地祭祀夜叉神,希望早日解除灾祸。但是,祭祀之後,灾祸依然未免除。这样一来,百姓更加忧心忡忡。人家正痛心疾首之际,王舍城的守护神,於睡梦中出现,并说∶

「诸位的爱子全被欢喜母夜叉吞食了。你们如想消除这个灾难,只有去恳求释尊,释尊必能解除诸位的苦难,赐予平安的生活。」

许多人都做了同样的梦,同时认为∶

「欢喜为什麽这样残忍呢?把嗜杀孩子的夜叉,叫做欢喜母,实在不恰当。应改为诃利底夜叉(鬼子母)。」

那些痛失子女的王舍城居民,都相信守护神的梦士,故纷纷前去拜访释尊,叩头衷求说∶

「世尊,诃利底夜叉一直杀害我们的子女,折磨百姓。我们不曾得罪她,但是,她却满怀害心,掠夺我们的孩子。世尊,请您哀怜我们,为我们解除灾难吧!」

佛听到百姓的哀求,哀怜地默默地点头接受。众人知道佛陀默许,皆欢喜顶礼而离去。

次晨,佛陀到王舍城托钵饭食後,就前往诃利底夜叉的住处。此时,适逢诃利底外出去掠取儿童,家里只有她最疼爱的厶儿—爱儿和另外两个儿子正游戏著,佛用手上的铁钵,盖住爱儿小夜叉,运用神通不让其他兄弟发觉,把爱儿带回精舍藏匿。诃利底夜叉出外作恶,奈何窃偷不到儿童,败兴归来。平时一见母亲回来,就飞快跑来迎接的爱儿,居然不见踪影。母夜叉向迟迟回家的兄弟探问爱儿的行踪∶

「你们知道爱儿上那儿去吗?」

「我们都在玩著,爱儿好像也在这儿玩泥沙。」

兄弟们都不知爱儿的踪迹,忧心忡忡地回答。母夜叉一听失去了爱儿,立刻捶胸啕哭,悲号得声嘶力竭,精神迷乱地前往王舍城,寻遍大街小巷,果园池沼,和天庙神堂。可是,一直不见爱儿的踪形。母夜叉更加悲痛,以至发疯似地脱弃衣裳,一而大声哭叫∶

「爱儿呵!爱儿呵!你在那里?」

又出城逐村巡寻,不论走到那个村里,都遍寻不著爱儿的行迹,历经四山四海也没有结果,此时,因找寻而哭泣和懊恼得精疲力倦的诃利底夜叉,披发裸裎地,在地面绕转。後以肘膝行走,休息片刻後又行走,如此边行边歇的找遍了南胆部州的七大黑山、七大金山、七大雪山、无热池和香山等处,也依然不见踪影。疲劳与悲苦,有增无减,但见她仍顽强地找寻到北俱卢州,十六大地狱,并且,前往天界帝释天王的善见城。此时,职守城门的夜叉神,看见诃利底来了,却拒绝她进城∶「你不能进城。」

她总想进入多闻天去找,不料,只见她拖著疲倦的脚步,在万分劳累下,突然倒在大石头上。一面悲泣、一面苦苦哀求∶

「多闻将军,我的爱子不知被谁掠走?更不知他身在何处?请你指点我方向。」

「你不费太悲伤?应该先回家找找看。回想白天谁到过你家?」

「据说有位乔答摩(释尊)和尚去过。」

鬼子母夜叉本想竭尽所能,要从天界找到地狱,却在身心俱疲、失望悲叹之际,突然听见多开天的意见,好像绝处逢生,便很高与地向多闻将军感谢之後,就匆匆回家了,她马不停蹄地,又去拜访释尊。母夜叉从远处遥见兼备三十二相,与八十种好的庄严法身,全身散发出慑人的光芒,好像妙宝山圆满光明而闪耀的佛相,大吃一惊,昔日的恶行与迷惑,骤然雪亮。於是一种久逆的善心忽然呈现,满怀喜悦向佛陀恭恭敬敬地礼拜,并且恳求佛陀∶

「世尊,不知是谁夺走了我的爱子,至今仍然行踪不明,请您大发慈悲,指示我应如何找回我的爱儿。」

「原来你失去了厶儿。」佛陀问∶「你有几个孩子呀?」

「我有五百个孩子。」

「在这麽多子女里,今天只失去一个,你又何苦到处寻找呢?」

「我有一大群子女,而且个个可爱。但我今天若找不到爱儿,我将会哀痛死去。」

「你有一大群子女,只失去一个就如此悲痛,那你为何要盗杀别人的孩子呢?失去独子的父母,其悲伤的程度远胜过你。天下父母心,举世皆同一样。你为什麽要吃别人的孩子呢?」

「实在惭愧得很,我作了坏事。」

「你知道作了坏事?现在也体验到「爱别离苦」的滋味了?」

「这是因为我的愚蠢,请您教导我如何悔改?」

「若要痛改前非,就得发誓,布施予王舍城的百姓,只要你能实践誓约,我就送还你的爱儿。你能做到吗?」

「我今後一定会向城里的百姓施德,请您让我见见我的儿子。」

诃利底夜叉改过向善的心意,呈现在脸上,佛陀就把藏在铁钵中的爱儿释放出来,当她再度见到失踪多时的爱儿,喜出望外,并立时祈请佛陀为她授三皈五戒,且决心恪寸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等五戒,好让全城百姓安居乐业。

「世尊,我今後绝不再杀生了。但是,我和一群子女要吃什麽呢?」

「我佛门弟子吃饭时,必定在钵盂里装满食物,当叫出你们的名字时,就可以来吃食,可是,你今後仍要不舍昼夜地守卫我们的精舍才行。」

「好极了,我一定会守卫精舍。」

诃利底夜叉从此担负精舍守卫的重任,高高兴兴地回家上。

佛门弟子听到佛与欢喜母夜叉之间的谈话,就问起有关她生下五百个子女,及其罪业的问题。

『王舍城的百姓受到诃利底母夜叉的侵害,彼此之间系由於前世的罪业所致,并不是偶然的恶行,也不是无穷尽的灾难。现在,就从过去世的因缘谈起。

从前,王舍城里有一枚牛人家,妻子在婚後不久怀孕,当时,他们在山里过著平静的生活。有一位独觉罗汉,深信供养世上诸佛,就能得生福德,而且躬亲实践。有一次,这位独觉来到王舍城所举行盛人的宴会。城里有五百人听到这样的宴会,都盛妆而行,并带著上好饮食,随著音乐,正浩浩荡荡往会场花园去。途中,遇见牧牛者的妻子,正拿著牛奶瓶走来。

「姑娘,你与我们一块儿去跳舞作乐如何?」五百人诱劝她。她被欢愉气氛所感染,竟忘了自已身怀六甲,而答应了。

五百人手上都有乐器,即刻开始奏乐。她随著韵律起舞,手舞足蹈,尽情享受舞会的欢乐。由於临盆的身体受到剧烈的运动,以致流产了。五百名玩伴见了大吃一惊,竟然不管地上受苦呻吟的女人,纷纷溜之大吉。牧牛者的妻子独自躺在地上,只怪自己一时大意,才会如此受苦,现在该怎麽办呢?对於那五百个无情汉的行为,又该如何报复呢?她正苦恼不已时,正好有一个水果贩从旁边经过。她把他叫住∶

「如果我这瓶牛奶能买到五百个芒果,你肯卖吗?」

对方当然答应卖给她了。此时,有一位觉者态度严肃地走来。牧牛者的妻子看见这位威风严肃的觉者,心生敬佩,不禁一面朝他的脚礼拜,一面供养色香味美的芒果。觉者接受这个苦恼妇人的供养,为了表示谢忱,乃为她说法,同时大显神通,想给她些好处,只见一苹巨大的鹅王,展开双翼,在天空翱翔,变化诸神的面孔。妇人目睹这样的异事,对於眼前的觉者更佩服得五体投地。她伏地表示一个恐布的恶愿∶

「我供养了五百个芒果给这位觉者,但愿这份功德,使我来生能将王舍城百姓所生的子女。全部杀来吃。」

那位在路上发下恶愿的牧牛者的妻子,就是现在诃利底夜叉的前生。她施五百个芒果给觉者而发了恶愿,现在出生王舍城,为了实践恶愿,生下五百个儿女,杀害城里的孩童。

我平日常说黑业(恶业)有恶报,杂业必有杂报。白业(善业)也必有善报,就是指上面的事情。所以,你们必须要修习善业,远离杂恶两业才好,因为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佛很诚挚地劝告弟子,弟子们听见佛说,才解除了疑惑。

之後,那个曾为恶鬼,百般侵扰百姓的欢喜夜叉,也在佛的告诫下。发心向善,保护乡土居民,仿效先父的作风,当然,佛也常常提供饮食给五百夜叉,实践誓约。曾经惊慌不断的王舍城,终又重见光明了。

诃利底夜叉所生子女,虽然多达五百名,只失去一人,就像发疯似地到处搜寻,殊不知这是真正的母爱。至於只生一两个子女的母亲,一旦发觉孩子被鬼子母吃掉,当然更是哀痛欲绝。由此可知,不论爱或苦,只是程度深浅的差别,而绝对不能消除的。

在佛的教化下,那位子女众多的鬼子母,自古以来,就被印度人尊称为安产之神,在北传佛教的国家,至今亦有人尊他为天女。像她这样的鬼神尚能被佛陀感化,只要她能实践佛的教诫,同样能被後人尊敬为神的。

《毗奈耶破僧第三十一》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