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 情感世界

我的父亲

今天打电话回家,妈妈悄悄的告诉我:“今年冬天家里特别冷,你爸爸的手冻烂得很历害,前几天感冒了,也不去看医生,总说喝点开水就会好````”听到这里,总忍不住热泪盈眶。
   不知何时,父亲头上的白发忆争先恐后的冒出来了,炯炯有神的眼睛也越来越找不到焦距了;更不知何时,皱纹已爬上了他刻满沧桑的脸庞;那笔直的脊背也开始向前弓了;走路也不如以前那么铿锵有力。父亲老了, 是的,他老了,为了家,为了两个没出息的儿女,父亲已经心力交瘁了。未满五十岁的他,已经苍老得看不出真实的年龄。
   奶奶有九个儿女,父亲排行第三,在六十年代,有那么多兄弟姐妹的家庭,可想而知生活有多么拮据,因此,小学一年级都未读完的父亲就缀学了,有时饿得不行就帮别人干些农活以换碗饭吃,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别人的旧衣服改了又改。我还未出生时,父亲就因为工作失误导致右手的食指切了一半,中指也显弯曲形状,每次看到他吸烟时手指少一半,心里就酸酸的。记忆中,父亲总是闲不下来,白天,去工厂上班,晚上,撑着小船去打鱼,清晨才一脸疲容回来。因为工厂不景气,很多时候不用上班,遇到狂风暴雨时,鱼也不能打,父亲就绞尽脑汁想办法找事情做,有时下乡贩谷,或者骑三轮车载客,偶尔也去帮大伯渡船```他像一台永不生锈的机器,不分昼夜不停的工作,又像一颗屹立不倒的松树,用瘦弱的身休支撑着在风雨中摇摆不定的家。
   父亲读书很少,但家里的什么东西坏了,他只稍一看,就一目了然了,有些专业的人士对此都佩服不已,父亲对朋友也是两肋插刀,哪个朋友家里经济危机,父亲总是借钱给他们,也不在乎他们是否能偿还得清。为此还和我妈吵过几次。有次父亲的一个朋友别人借他钱不还,还用砖头砸伤了父亲的朋友,父亲二许不说,操起家里的菜刀就去找那个人,当时我和我妈吓得一身冷汗,幸好最好没发生什么事。二伯的儿子从小就桀骜不驯,有次因为一个西瓜在我父亲的手臂上连砍三刀,共缝了二十多针,事后二伯带着儿子来负荆请罪时,父亲也用微笑宽容了幼小无知的他。
   父亲对奶奶特别孝顺,左邻右舍的邻居都夸奶奶有个好儿了。父亲只要一听到奶奶有什么头热脑痛的,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送她去医院,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也第一时间送过去。奶奶经常去县城看姑妈,车程只有半个小时,但奶奶身体不好,晕车很严重,为了让奶奶不受车劳之苦,父亲总是骑着那辆没挂牌的摩托车在鸡未报晓时就轰隆隆去接送奶奶了,每次我们回家,父亲也在电话里再三叮嘱:“记得帮奶奶买点营养品之云云”而问他要不要买些衣服什么的时,他总笑着回答说我有我有。回家之后才发现父亲身上的衣服依然是几年前叔叔给他的军大衣,而买给他吃的东西也都让他搬到奶奶家了。
   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父亲也不例外,他读书又少,因此更知道知识的重要性,对我们的学习要求很严格。只要一有空就督促我们多看看书,可他往往力不从心,工作实在分不开心,而我和我哥总是想尽办法逃过他的法眼,他稍不留神我们就跑出去玩,对他苦口婆心的劝说更当是耳边风。有时偶尔看见我自觉的在一旁看书时,不苟言笑的他总会舒心的笑开了。可他去不知道,我手中的书,不是言情小说,就是故事会。而那些真正的教科书,不知让我扔到哪个爪哇国去了。因为我对学习的态度如此消极,九九年中考的分数连最起码的中专都没考上。哥也初中未毕业就把书包一扔,我不读了,无论老爸怎么打怎么骂也不去了。父亲又动之于情,晓之于理的劝我复读,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可年少无知的我又怎能明白父亲的一片苦心?总是好奇外面的世界为什么那么精彩,天蓝会不会比家里的更蓝些呢?不理父亲对我的期望,更不敢去看他对我失望的眼神,收拾几件衣服,义无反顾登上了开往广东的列车。
   在外打工的我总是不断的跳槽,钱没赚到,倒总是向家里要车费。去年父亲帮我在家找了份工作,收入虽不高,但是很轻松。正好在广东的工作也想辞了,就回家去试试父亲口中称心如意的工作,可才上一天班,我就发誓再也不去了,原因是因为习惯了外面你讹我诈,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一下子循规蹈矩的回到平波无澜的生活,实在适应不了。那次第一次听到父亲对我说:“你怎么那么没出息呢”我分明看到他眼角的泪花了。可我依然,再一次登上了南下的列车,不敢去想父亲心痛的眼神,更不敢去想父亲对我这个女儿到底失望到什么程度了。
   今年过年父亲又催我回家,可因为我学历太低的原故,工资一直都很低,而又不断的跳槽。所以经常闹经济危机,死要面子的我没钱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也不会回家。一听我今年又不回去,父亲黯然神伤的说:“在外面过年自已凡事要小心一点,冷记得多穿衣,晚上不要玩得太晚,没钱就向家里说,别太省了,工作不如意就辞职回家玩一阵,有时间记得经常打电话回家,别总是几个月没消息```”
   这就是我的父亲,他没有才高八斗,没有家缠万贯;更没有权高位重,可他却用他最平凡的的真情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用他最朴素的处世为我铺垫美好的道路。他能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雪中送炭,他含蓄的感情让我在浮沉的红尘中找到一丝丝温暖。我为有这们的父亲而骄傲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