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败故事 > 人生在世

有这样一个天才面包师
有这样一个天才面包师,自打一生下来,就对面包有着无比浓厚的兴趣,闻到面包的香气就如醉如痴。长大后,他如愿以偿地作了面包师。他做面包时,要有绝对精良的面粉黄油;要有一尘不染、闪光晶亮的器皿;打...查看详情>>
感觉
一行人去玩赛车。都是头一次玩,除了兴奋,还不免惴惴。玩赛车就是玩速度。胆大的,几圈过后,就“飞”起来了;胆小的,任别人一再超过他,也不紧不慢。回来的路上,一行人仍谈论着赛车。有一位说:啊,今...查看详情>>
法国人的自我检测
在法国读书的一位中国留学生,某天晚上赶到地铁站,见车已进站,他急忙在打票机上打了票,并且清楚地听到了“咔嚓”一声。车到终点站时遇上查票员,他取出票来顿时傻了眼,刚才那台打票机并没有在他的车票...查看详情>>
巨人树
我在巨人树身边过了两天,这儿没有旅店,没有带着照相机的吵闹的人群,只有一种大教堂式的肃穆。也许是那厚厚的软树皮吸收了声音造成这寂静的吧;巨人树耸立着,直达天顶,看不到地平线。黎明来得很早,直...查看详情>>
侍弄生命
若干年过去了,城里的朋友决定去遥远的乡下看看这一家人。在朋友们看来,这家人一定生活得很凄惨。于是他们凑了一些钱,到商店里买了所有能够买到的东西,大大小小装了许多包,开始朝一个叫圪塄营的村庄出...查看详情>>
不只有你从贫穷
我不知道哪一个更令我羞辱,是得到低分还是被人揭了老底。回家以后,我把衬衣塞进衣柜的最底层。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在我高中的自然课上,每个学生都被要求熟练地解剖一只青蛙,以证明自己掌握了解剖学这...查看详情>>
一半的生命给妹妹
男孩与他的妹妹相依为命。父母早逝,她是他唯一的亲人。所以男孩爱妹妹胜过爱自己。然而灾难再一次降临在这两个不幸的孩子身上。妹妹染上重病,需要输血。但医院的血液太昂贵,男孩没有钱支付任何费用,尽...查看详情>>
越发狭窄的心灵
几个浙江大学的经济学家邀请了美国学者来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我去帮忙做事。由于是研讨会而不是讲座,我们只找到了一个能容纳七十多人的场所,为了防止太多人进入,叶航老师说最好是凭票入场。于是我和另...查看详情>>
购买一个希望
那年在国外,看到一个穷苦老人在购买彩票。他走到彩票售卖点,还未来得及说话,工作人员就手脚麻利地在电脑上为他选出了一组数字,然后把凭证交给他。他好像无家可归,没有什么固定的目标要赶赴,买完彩票...查看详情>>
挪动的帐篷
上世纪90年代初,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我和两名同伴去西藏采风。黄昏时准备就地安营扎寨,看到20米开外有一个小喇嘛也在忙着搭小小的帐篷。小喇嘛十二三岁的模样。大概是为朝拜而赶路的原因吧,他身上的衣...查看详情>>
为生命找出口
有一次上时间管理的课程,我问大家:“各位觉得自己的时间大多浪费在哪儿?”一位小姐递了一张纸条过来,上面写着:“我家住在桃园,公司在台北,每天来回必须花三小时在车上。虽然有座位,但是车上很吵,...查看详情>>
真善人
汤姆以爱鸟闻名,每当大雪之后,惟恐鸟儿们找不到食物,他总会在院里摆上一盘谷子,但令他邻人不解的是,只有漂亮的红冠鸟和蓝鹊常在汤姆的盘里安然进食,至于乌鸦和麻雀则往往吃不了几口,便惊飞而去。日...查看详情>>
超完美计划
我们一行人去西北旅游。我们的假期有限,财力也有限,但偏又贪婪,想尽可能多地玩。这就需要有个很好的计划。幸好我们中有一位是导游出身,他在出发前两个月就拿出了周密详尽的计划,之后五日一大修,两日...查看详情>>
他喝下含有细菌的培养液
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10月3日宣布,将200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两名澳大利亚科学家巴里·马歇尔和罗宾·沃伦。不提如何兴奋,而谈如何“受惊”,是本年度首批诺贝尔奖获得者之一罗宾·沃伦10月3日对...查看详情>>
大是大非
生命只有一次,比钻石还来得珍贵,每个人都须珍爱——有这样一种行为,我把它定义成大是:一位农民从外地打工返乡,乘车赶往自己的老家。到了离家五十多里的地方,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发热咳嗽。从新闻中...查看详情>>
假如人生可以存档
我是一个喜爱电脑游戏的女人。虽然玩的游戏不多,但却上瘾至深。至今我仍清晰地记得玩第一款游戏《仙剑》时的投入与沉迷:找到灵儿时,我几乎热泪盈眶,仿佛自己就是仗剑行侠的李逍遥。游戏过程中,尽管早...查看详情>>
300美元的价值
阿伦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但是,说实在的,我并不喜欢与他待在一起太长的时间,因为此公是一个郁闷的人,如果每次与他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一个小时,我也会变得闷闷不乐。阿伦过日子精打细算,就像他现在或在不...查看详情>>
爱的呼唤
2005年元月25日清晨,一名叫“despair”(意为“绝望”)的网友在北京天通苑小区业主网发帖称,因为年初未婚妻和他分手,心情失落,自己创业也是一败涂地,“输了你,我输了世界,终于只能坚...查看详情>>
能行走的树
在秦岭的一道褶缝里,隐着一间茅屋和一个尼姑,这是我所见过的最荒凉的庵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游荡至此,用惊奇成问号的手指叩开了门扉。她有些迟疑地迎了出来,吃惊撞上了吃惊。她穿着绛色长袍,上面爬...查看详情>>
幸福刚刚好就好
近年来乐透彩券乐透了全台湾人的心,人人见面的问候语都变成了:“你买了吗?”有一天,国小五年级的女儿看我紧盯着电视上公益彩券抽奖节目,问我:“妈,你买了吗?”见我点头,她竟皱起了眉头质问我:“...查看详情>>
攀比
几十年前,《巴尔的摩哲人》的编辑亨利·曼肯说过,财富就是你比妻子的妹夫多挣100美元。行为经济学家说,我们越来越富,但是体会不到幸福,部分原因是,我们总拿自己与那些物质条件更好的人相比。科内尔...查看详情>>
平生第一次感到快乐
他是美国最富有的400人之一,却常常得不到快乐,他说:“一些人毕生都在追逐金钱,绝大多数时间却一无所获。另一些人挣的钱多得花不了,自己却活不过他们开的那些公司。这两种人都在朝着他们所认为的幸福...查看详情>>
迷失的热带鱼
阿勇和我同在一个系统,收入却是我的几倍,优越感自然也翻番,当我还在为新房做梦的时候,他已在自己的屋顶花园晒太阳了。因为掌握核心技术的缘故,阿勇的工作也不忙。他是传说中的有闲阶层,他常把自己比...查看详情>>
三十年的重量
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拥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实在...查看详情>>
细小不可怜
遇到细小,有些突然。年前回老家,看望母亲,刚进村口,她迎面走过来,着一件褪色的红色羽绒衣,脸庞瘦削,岁月风蚀的印迹很重。看见我,她眼睛里跳出惊喜,梅姐姐,你回来啦?我愣一愣,定定地看着她。说...查看详情>>
丢失的香柚
“大串联”时期,我从哈尔滨到了成都,住气象学校,那一年我才17岁,头一次孤独离家远行,全凭“红卫兵”袖章做“护身符”。我第二天病倒了。接连多日,和衣裹着一床破棉絮,蜷在铺了一张席子的水泥地的一...查看详情>>
圣凯瑟琳街头的背影
几天来,一个背影,一个普通魁北克人的背影,总在我的眼前晃动:他大约三十多岁,缩脖夹臂,在蒙特利尔著名的圣凯瑟琳大街的橱窗与寒风中渐渐走远……那天晚上我和朋友看完电影沿着圣凯瑟琳大街寻地方喝咖...查看详情>>
走出阴影
当我告诉别人我要环美国行走的时候,很多人说:“哇,说说都需要勇气。”还有一些人说:“你办不到的。”但体重181公斤的我背着重重的背包,已经走了489公里。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但肥胖困扰着我。...查看详情>>
下一次
童年时,我曾进入到北京隆福寺的毗卢殿,仰望过那精妙绝伦的藻井,一瞬间,也曾闪过念头,那就是下次再进去时,要把家里那只手电筒拿来,好看得更真切一点。但后来我再不曾进去过。到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整...查看详情>>
被人相信是一种幸福
一艘货轮在烟波浩淼的大西洋上行驶。一个在船尾搞勤杂的黑人小孩不慎掉进了波涛滚滚的大西洋。孩子大喊救命,无奈风大浪急,船上的人谁也没有听见,他眼睁睁地看着货轮托着浪花越来越远……求生的本能使孩...查看详情>>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