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故事

树上的那只鸟
夜晚,一位父亲和他的儿子在院子里散步。儿子已大学毕业,在外地工作,好不容易回一趟家。父子俩坐在一棵大树下,父亲指着树枝上一只鸟问:“儿子,那是什么?”“一只乌鸦。”“是什么?”父亲的耳朵近来...查看详情>>
再奏一次那首母亲的曲子吧
笨重的大提琴盒子,看起来像个棺材,我提着琴向洛杉矶中央少年感化院礼堂走去时,真是万众瞩目。珍妮·哈里斯修女负责安排义工活动,把我抓来为少年犯表演。那些少年犯是一群所谓的“高危犯”,即非常危险...查看详情>>
一生的欠条
大学毕业那年,父亲求亲告友,在家乡小城给我找了份他认为蛮体面的工作,我却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决定到外面闯一闯。那晚,我和父亲深谈,描绘自己的理想抱负。父亲说我心比天高,母亲则在一旁抹眼泪,都苦...查看详情>>
失去的冷漠
风很大,很冷。呜咽如哭。他在寒风中蜷缩得像一只受伤的猫,靠着自己家的门,任伤心的泪在风里滴落成冰。与泪一起结冰的,还有他那颗渴望温暖的幼小的心。姨娘执勤回来,已是凌晨三点,见他在冷风中紧缩成...查看详情>>
打电话的乞丐
好不容易又是一年中的第二个长假了,毕成江决定不回家,他已经和女朋友杨红商量好了,利用国庆长假去贵州荔波的小七孔看看这个中国最美的地方。在约好的地方等杨红的时候,他听见旁边的电话亭上有人在打电...查看详情>>
天底下最难堪的母亲
天底下曾经最难堪的母亲却有着最柔软的心,她让我知道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她那如莲子一般苦的心,是母亲的心。我常常会看见那个老女人。她又老又丑陋,还脏。她提着个破袋子在我们楼前楼后拾破烂,谁家扔...查看详情>>
无字的明信片
屈指算来,父亲离我们而去已有好些年了。父亲生前最爱动笔耕耘。犹记得那年,我被某所女校录取,头一次与父母异地分居的情景。那时候,常常未满三天我便接到一封信,都是当时任某保险公司分社社长的父亲写...查看详情>>
儿嫌母丑
我的母亲是容貌丑陋的乡下女人,刚刚懵懵懂懂时,我就知道遮丑了。我不同母亲一块儿上街,喊在田里劳作的母亲回家时,我只是很快地跑到她的身边,低低地朝她喊一声,便飞快地、独自一人跑开了。别人家的小...查看详情>>
因为,我的父亲在家等我
星期三下午,老师照例要集中开会,学生们上了两节课就放学了。他和班上的两位同学欢蹦着走出校门,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离家不远的森林公园。一直玩到天黑,仍意犹未尽。“嘿,想不想吸支烟?”回去的路上,...查看详情>>
疤痕
她长得很漂亮。可是左边的眉骨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那时她还小。父亲推着独轮车,把她放在车筐的一侧。田野里到处是青草的香味,她坐在独轮车上唱着歌。后来她听到山那边响起“哞——”的一声,她站起来...查看详情>>
九岁的父亲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故事。我的这个朋友,现在已经是国内优秀的诗人,但故事发生在他九岁那年,那时候谁也看不出他会混成个人样,甚至谁也把握不准他是否能够长大成人。他是三岁时被父母抛弃的。他体弱多病,...查看详情>>
爱情像是一场戏
很久以前,也曾经期望,只想拥有一次完美的爱情,就让这个人陪着到白头。年岁渐长,爱情自己走来走去,完全不听凭任何人的摆布,这时候慢慢知道:戏有很多种,属于每个人的戏都不一样。你没法选择演不演或...查看详情>>
佳人是谁
在乡村,鸡叫过三遍后,她一直就没睡,等外面的天色有了亮光,鸡撒了,狗放了,也该拉着羊出去遛弯儿了。把封好的炉火捅开,让大壶里的水静静地烧。用桃木梳梳理着稀稀拉拉的白发,五十年的髻现在越盘越小...查看详情>>
做你的护花使者
我大学毕业那年,父亲60岁,退休在家。退休后的父亲出门过马路都爱要我来搀扶,更别说像以前一样在家里施行“中央集权”,粗声大嗓地干涉我的恋爱了。所以,当我在公司里被一个不爱的男人死缠滥打地追,又...查看详情>>
隧道
这列火车不偏不倚地停在了隧道里。糟糕的是,它的第一节车厢已开出了隧道,而最后一节却还没有进去。出乎意料地停车让许多乘客心中颇为不爽,只有最后一节车厢中的一位乘客不以为然,他甚至有点暗暗庆幸。...查看详情>>
简单去爱
深冬的一天,我在一个寂寥的车站等去学校的117路车。远远地,52路车驶了过来。车门打开,一些人下来,一些人上去,彼此行色匆匆,却没有谁多留意对方一眼。从车上走下一个头发花白、拎着一只蛇皮袋的老人...查看详情>>
母亲的作业
驱车从千里之外的省城赶回老家。“我母亲得了什么病?严重吗?”他急切地问主治大夫。大夫看看他说:“胃癌晚期。老人的时间不多了……”杨帆顿时泪如泉涌。出了诊所,杨帆立即用手机通知副手,从今天起由...查看详情>>
路上撞上一个陌生人。“真对不起!”我真心表达歉意。他说:“也请你原谅我……我竟没有留意你。”我们都客客气气,那位陌生人和我自己。然后我们道了声再见,各自离去。但是回到家,我们却变了脸。想想我...查看详情>>
乡下没有母亲节
母亲节那天,在商场里转了几圈,姐妹们都为自己的妈妈找到了心仪的礼物,只有我,仍傻傻地跟在人家背后,两手空空。“小蒋,你也给你妈妈买件礼物寄回去呀!”曹姐捧着一束美丽的康乃馨对我说。我望着她茫...查看详情>>
为生命祝福
爷爷来看我时总会带来礼物,他的礼物永远与众不同,不是洋娃娃,不是书也不是毛绒动物。我的洋娃娃和毛绒动物半个多世纪前就不知去向了,但是爷爷给我的许多礼物仍伴随着我。有一次他带来一个小小的纸杯,...查看详情>>
每一个脚印都是你自己走的
6岁那年,他得了种怪病。肌肉萎缩,走路时两腿无力,常常跌倒,且每况愈下,直至行走越发困难。他父母急坏了。带他走遍了全国各地有名的医院,请无数专家诊疗,甚至动过让他出国治疗的念头。每一家医院的...查看详情>>
欠父亲一声“谢谢”
在动物园,看到两只猴子在荡秋千,儿子格外兴奋,站在猴山旁边的铁围栏外久久不愿离去。不知是谁突然扔出一瓶可乐,两只猴子立刻停下玩耍,拼命去争抢在地上滚动的可乐。儿子好像记起自己也口渴了,说:“...查看详情>>
此爱绵绵
一个大学二年级男生,在校外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死时年仅二十岁。事情非常突然。学校电告他家中,请速速来人。几天后,学校在火车站上只接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和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儿,两人穿戴极为破...查看详情>>
爱的细节
一次,在一位朋友家小坐,发现他给父母打电话的时候,总是拨两遍号码:第一次拨过之后,铃响三声就挂断;然后再拨第二遍。“第一遍占线吗?”我很好奇地问他。“不是,”他解释说,“你不知道,我爸妈都是...查看详情>>
儿子与母亲的谎言
孩提时,儿子张着小手对母亲说:“妈妈,我腿疼。”母亲急忙抱过儿子,问:“乖,哪儿疼?”儿子在母亲的怀抱里,蹬了蹬小腿说:“噢,不疼了。”但刚把他放下,他就嚷:“又疼了。”母亲明白了:儿子原来...查看详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堂
从前,有一位学者,为人虔诚正直。而他的父亲却嗜酒如命,经常喝得醉醺醺地跌到臭水沟里,是个远近闻名的酒鬼。儿子为父亲的堕落觉得很不光彩,因为他深深地爱着父亲。他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看到父亲出...查看详情>>
窗外
小时候,我在乡下。母亲去生产队劳动,没人照看我,就将我锁在屋子里。屋子里有扇窗户,好大,好亮,还好美。我喜欢搬张小板凳踩在上面,将脑袋紧紧挨着窗户朝外望。傍晚母亲回家,看到我凑在窗口的脑袋,...查看详情>>
感恩
母亲说,你三岁那年,差点儿没了。为什么呢?想到我可能夭折,这繁华热闹的世界与我完全无关,我不禁打了个冷战。你的大腿弯儿里长了一个鸡蛋大的筋疙瘩,疼得你呀,没白没黑地哭,嗓子哑得都没声了,你的...查看详情>>
欣赏
第一次参加家长会,幼儿园的老师说:“你的儿子有多动症,在板凳上连三分钟都座不了,你最好带他去医院看一看。”回家的路上,儿子问妈妈,老师都说了些什么,她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因为全班30位小朋...查看详情>>
搪瓷白缸
一向身体健朗的他生病了,老年痴呆,来势汹汹,雪崩山倒之势。先是不认识回家的路,辨不清两个女儿,随后记不得自己的名字,再后来发展到不得不住院治疗。住院的他,每天除了打针沉睡之时平静一会儿,其它...查看详情>>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