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因果报应 > 孝业故事

你的清白无需证明
在一个小城市的小宾馆,他坐在房间里,眉眼低垂,双手紧握,透出一贯的紧张。仿佛一把破旧的弓,稍微再加一分力,弦就会断掉。他已经57岁了。看上去甚至更老些。虽然头发剃得很短,指甲整洁,衣服旧却干干...查看详情>>
刻在树上的字
那棵树是他亲手栽的,在教室的后面。上课时,他一扭头就能看到那棵树,再一扭头就能看到坐在教室里的她。她在他的斜前方,他只能看到她的侧影,她的耳垂极白,弧线极优美,也许他最初就是因为爱了她的白皙...查看详情>>
很爱很爱你
高三的时候,别人还忙得昏天黑地,我父母就早早地替我办好了出国手续,只等我领到毕业证就goto美利坚了。我们班上有个人称大P的男生特能说,一般播音时间是早自习“体育快递”,课间插播“时政要闻”,午...查看详情>>
十年以后
恋爱的时候,男孩陪女孩去逛街。街上人很多,女孩敏感地问男孩:“街上人这么多,如果我们走散了,怎么办?”女孩猜想,他肯定会说:“我会去把你找回来!”女孩又想,如果他真这么说,我是不是要说:“好...查看详情>>
列车5点22分进站
沃尔特是麻省理工大学的教授,一年多以来,他每天回家都要乘坐下午5点22分进站的那列火车到林肯车站。每天,沃尔特总会在月台上遇见一个女人,他俩同一站等车也同一站下车,每次都会朝对方点点头,但从未...查看详情>>
第一个和最后一个
马来西亚一位名叫乌汀的古稀老翁不久前去世了,陪他走完最后一段旅程的是他的妻子卡迪嘉。少年夫妻老来伴,然后先后离开人世,这应该不是什么稀罕事,每一天,世界的每个角落,不知道要发生多少例。可是这...查看详情>>
鱼水情深
鱼说:“你看不见我眼中的泪,因为我在水中。”水说:“我能感觉得到你的泪,因为你在我心中。”这两句对白很经典,几乎谁都知道,但却很少人知道故事的全篇。鱼儿从小就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她从不像别的孩...查看详情>>
最后挂电话的那头
那个时候,女孩和男孩正处在恋爱的季节。每次打电话,两个人总要缠缠绵绵许久。到了最后,总是女孩在一句极为不舍的“再见”中挂断了电话,男孩再慢慢感受空气中剩余的温馨,还有那份难舍难分的淡淡情愁…...查看详情>>
三根手指,三个不同的方向
宋玉到锦城后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孟倩倩。当时,宋玉正肩膀上扛着行李,手里提着一只挺大的包,低着头通过锦城地质队的大门。那扇门只开了一部分,行李有些大而且挺重,宋玉像和行李摔跤似的,费了好大的劲...查看详情>>
爱情不可以回头吗
我和她的认识是在一次活动上。她当时有男朋友,直到一天我对她说要她做我的女朋友,她带着很惊讶的表情看着我,然后低下了头,我知道她答应了。但是我们的感情是不会平坦的,她的男朋友知道了,先是打电话...查看详情>>
梦断蓝屋(上)
人活着就会有梦想。我和Y的梦想是共同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蓝色小屋。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与Y结缘纯属天意。那是大三期末大考前,休闲了近一学期的学子们开始为学期末的“六十分万岁”冲刺。因为尽管玩昏...查看详情>>
梦断蓝屋(下)
仅仅一会儿,Y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教学楼门前的路灯下。我忙从树影下走出来,在确信Y已经锁定我后,我转身往东边林荫道后的假山走去。松树的枝蔓掩映着月光下的石凳,我和Y分坐在石凳的两侧。彼此漫无目的...查看详情>>
千年痕
在香槟、葡萄酒、咖啡等各种饮品绚丽缤纷的今天,茶虽淡淡的苦,却有沁人心脾的清香。这是我第N次来这个老茶馆喝茶了,从1996年春至今。8年前,我左手牵着润儿,右手提满牛奶薯片之类的东西,走进茶馆对面...查看详情>>
栀子花,白花瓣(一)
1大学校园里总是有着秘密的,对于细心的我来说,发现秘密其实不过是很容易的事情。刘莹总是跟我抱怨说,这个地方真是没劲,找不到一处好玩的地方。我听了,没有做声。其实我发现了一个很隐秘的所在,只是...查看详情>>
栀子花,白花瓣(二)
2方兴宇摘的那袋栀子花,很快到了一些女生手里,她们欢快地叫着,方兴宇,再给我一朵。于是他便眯着细长的眼,分发他手上的栀子花,一边分,一边安慰,别急别急,都有都有。那是他组织的舞蹈队,清一色的...查看详情>>
栀子花,白花瓣(三)
3大四下学期,方兴宇开始为找工作奔波,常常一连半个月不见人影。我有意无意地,会想想他,在抬头或低头的刹那,想起他的坏笑,他的英俊,还有他那温柔的声音,直到想得心疼痛。那些日子,天空总是蓝得很...查看详情>>
幸福的榴莲(一)
一失恋的滋味我尝过,虽不致命,但也并不是什么好滋味。本来只是想去南方旅行,没出息地想着顺便可以疗伤,谁知道身上带的银子很快就花光了,又不想回去,于是,干脆在南方旅途中开始找工作。我是学外语专...查看详情>>
幸福的榴莲(二)
三我没有指着杜言的鼻子骂他,已经是给他天大的面子了,可是他得寸进尺,隔三差五便送来一个臭榴莲,放到我的写字桌下面,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有时候他会说是路过,顺便上来看看我;有时候他什么都不说,...查看详情>>
瓦解
听着歌声在继续,你的笑容在挽留,渐渐消失在人群中.歌声慢慢的疏远,你的笑容不在对着我.想着,看着,挽留着,而你却以远远的离开.,我不习惯你这样对我的冷漠.是我没有珍惜你,还是我不懂的留意,一切早已成熟....查看详情>>
我在天堂等你(上)
躺在病床上的君,拿出手机,犹豫良久,终于拨出了那个熟悉而又让他心动的电话。“你好,君,有事吗?”是薇的声音。“我在市人民医院,我想见你,你能来吗?”君不待对方回答,就迅速挂了电话,望着窗外飘...查看详情>>
我在天堂等你(下)
时光就这样一年,两年地过去,眼见得同学一个个升官发财,君心里很不平衡,特别是薇的老公,这么差劲的人如今也成为了一校之长,君的心里忿然、窝火,当夜便把自己在教学上获得了奖状撕得粉碎,并把一瓶泸...查看详情>>
女人一样的痴心
二年前的那一幕浮现眼前‘雨,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要怪就怪我吧!我还是不能习惯两个人的那种生活。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不想受束缚!我…我…’!“小白,不要再说了!”雨听到这些话,快要疯掉了。泪如雨...查看详情>>
离婚
王静娟和徐建国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妇,两个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夫妻恩爱,他们有一个儿子,四岁,静娟长得高大,漂亮,建国温文尔雅,学识渊博,虽然他们有时是对方眼里的最爱。建国去国外留学静娟在国内带...查看详情>>
手电筒
这是一个十分偏僻的山村,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的孩子挤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跟着一个刚满十九岁的王老师在读课文。朗朗的读书声打破了山村的沉寂。房子里发着红红的火光,孩子和老师都用含有丰富松节油的松...查看详情>>
爱情曾经来过
如果早知道那次上岳麓山会认识扬扬,我想,我肯定不会去的……那天,似乎是个阴风习习的周末,我揣着一本速写薄,在街上四处闲逛,准备随便吃点中餐便去博物馆看画展。刚踏进一家饺子馆,手机响了,是中南...查看详情>>
结婚照里的秘密
李达和俞馨是一对恩爱的夫妻,结婚十几年了,没有拌过一次嘴。晚饭后,夫妻俩都会出双入对去散步,雷打不动,像新婚夫妇一样,有说有笑,引来了一双双羡慕的目光。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没有想到,...查看详情>>
不舍得留下你一个人
她爱猫,画出来的猫咪栩栩如生,亲人们都叫她“咪咪”,可是她从来没看过自己的画。她是先天性白内障,只有光感,可以辨别颜色。在盲校,她遇到他。她学钢琴调音,他学中医按摩。爱情之于他们,同样是幸福...查看详情>>
我在天堂,你在人间
又是这样的夜晚,静静的,那皎洁的月光凄凉地撒在我的身上,你又去加夜班了。临行前你匆匆地放下笔,揉揉僵硬的手指吃一口冰冷的泡饭。看着你走进风雪中的背影,我的心痛得无以复加。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爱惜...查看详情>>
大学的角落,没有我的爱情
小学几年中,几乎是在玩中度过。对于读书,从未上过心。学校只是孩子的集中地,热闹、好玩。在打打闹闹中混过了5年,到了第六年开学。第一天班主任领来了一位新生——女生,一身城市打扮,扎个小马尾辫,...查看详情>>
田田印象
田田长得不高,也不是很帅,不过这是我后来才发现的,在那之前,他已经不知不觉跑到我心里去了。田田是个很害羞的男生,他总是低着头,即使不低头,他的眼睛也会瞅着地上看,以至他漂亮而深邃的眼睛,总是...查看详情>>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3 下一页

Copyright 2014,功德海佛教网 www.gongdehai.com 京ICP备13045513号-8